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咱们家没姑爷
    景礼目送着一行人离去,已经有人在议论章太妃这些人的来历,见离去时把影一影二都带走了,更是议论纷纷。

    彩云一跺脚跑到后院见刘双喜:“小姐,那些人都是什么来头?我怎么听意思说是姑爷的娘亲?”

    刘双喜心里正不痛快,若不是云珞态度不明,章太妃会带人过来为难她吗?没准就是娘俩个一条心呢。

    尤其是那个表小姐,跟在章太妃身后的态度完全就是把自己当成正室了嘛,章念真真是一点都没说错她。

    刘双喜道:“往后别再提姑爷,咱们家没姑爷。”

    彩云从来没见刘双喜发这么大火,显然是气得不轻,可当时她又不在后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很可能是那位大户人家的老太太没看上她们小门小户的小姐。

    可她们家小姐用得着别人看上吗?错过了这么能干又漂亮的媳妇,那是姓云的损失!

    姓云的再牛,当初不也是被小姐买回来的上门女婿?还轮得到他们家人挑三拣四?

    彩云最是崇拜刘双喜,在她眼里刘双喜就是无所不能,无所不会,聪明美丽又善良。

    可瞧那老太太来历不凡,万一想要把小少爷从小姐身边抢走怎么办?媳妇可以不要,亲孙子可不能不要啊。

    彩云道:“小姐,我看那老太太身份不凡,咱们要不要防着她抢乐乐小少爷?”

    刘双喜闻言怔了下,随即也不免担心,以云家的身份岂能让骨肉流落在外?若真想要抢她的孩子,以她的身份哪里护得住?难道真要带着孩子跑路吗?天下之下又能去哪里?唉,她怎么就招惹了云珞那么个麻烦呢?

    “彩云,你去雇辆马车到后院来,要带车棚的那种。”

    彩云哭笑不得,“小姐,就算要带着少爷跑路也不急于一时,或许那老太太也没这么想。”

    刘双喜摇头,“不是要跑路,我是想把铺子里的银两都送到钱庄寄存,若是真逼不得已要跑路,好歹能拿起银票就跑,免得都便宜了别人。”

    彩云闻言点头,“好,奴婢这就去叫车,小姐你也别太担心,或许那老太太也就是来瞧瞧您和小少爷,我看姑爷对您是真好,他不会是个忘恩负义之人。”

    刘双喜却摇头,“你不懂,他人好又怎样?自古婆媳关系最难相处,老太太一看就是那种事事都要管,又什么都不让份儿的。她看不上我,嫁过去也是个受气,与其整日水深火热地小心应对,还不如我带着乐乐过得逍遥快活。”

    彩云想说过日子哪有勺子不碰锅的,只要姑爷对她好比什么都强。再说,就算婆婆不好相处,过不到一块儿,也没必要跑路,老太太总不会敢动手抢孩子吧?

    可这时候刘双喜都钻了牛角尖,她知道再劝也没用,反正也不是立马扔下快餐铺子跑,银子在家里堆着也不安全,放到银庄里也好。

    彩云出去不多时把车找来,直接赶到后院,刘双喜亲自一箱箱把银子都搬上车,车夫本来是想要帮忙的,被彩云给拦下了。

    不是她瞧不起车夫,实在是箱子太沉,一般两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抬着都费劲,也就她们家小姐能一个人搬得动,与其让他去碍手碍脚,还是小姐自个儿搬得快。

    从银庄回来,刘双喜把这些时候赚的银票都拿出来,不算这些时候花出去的,从年前到现在,半年时间竟然赚了一小匣子百两的银票,怎么也有几十万两了,看着心情就好。

    刘双喜从里面拿出十张递给彩云,“这两张你收着,若我不得不跑路,你和彩月就继续在这里把铺子维持下去。若是有人为难你们,铺子开不下去了,这十张银票你们和四喜也能好好过日子。等风声过了,我安顿好之后,会回来接四喜,到时对你和彩月也会另有答谢。”

    彩云‘扑通’一声跪下,“小姐,你不要奴婢了吗?奴婢不要留下,奴婢要跟在小姐身边侍候小姐。”

    刘双喜摇头苦笑:“我又不是去游山玩水,人越多越麻烦,还不如我带着乐乐两个人目标小。再说这一去不知还要遇到什么事情,我只带着乐乐还能保护他,却无力保护你们这么多人,还不如你们好好地留下。”

    彩云知道刘双喜说得在理,可想到刘双喜带着个孩子四处奔波,便忍不住心酸,还想说什么,刘双喜却一摆手,“你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既有银子又有力气,带着乐乐不会有事。你留下来还要替我照顾四喜呢。”

    彩云只能勉强点头,刘双喜又道:“你也别多想,说不得等将来小姐我找个地方安顿好了,你和彩月愿意跟着我,我再接你们过去就是。”

    彩云闻言才露出笑容,“小姐,您可要记着说的话,不许骗奴婢!”

    刘双喜想说,她先是假设一下,彩云岂能当成承诺?可看着彩云扬着小脸一脸期待,点了点头,“不骗你!可这话你先不能和彩月她们说,知道吗?”

    彩云答应了,彩月那性子,听风就是雨,若是知道小姐要被逼得逃跑,估计会拿菜刀去跟老太太拼命,好歹也是云珞的娘,彩云还是希望事情好好地解决。

    可姑爷啊,你娘都打上门来为难你媳妇了,你人在哪儿呢?

    自从陪刘大夫人去慈宁庵上香回来,刘三石脑子里就总转着刘双喜的影子,想到打小时候起刘财主就对刘双喜和刘四喜比对他好,刘三石就想毁了刘双喜和刘四喜。

    而生完孩子后的刘双喜身段更美,人也更娇艳,让他想忘都忘不掉,嫉妒、怨念和自知是病态的想要占有,刘三石这些日子没少往双喜快餐跑。

    可几次都被下人给拦着,别说见刘双喜,就是后院的门都没摸着,让刘三石很郁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