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听说你在打刘双喜的主意?
    今晚不出意外地刘三石又到双喜快餐坐了会儿,见不到刘双喜好歹也能吃顿好的,刘财主留下那么多家产,没得都让刘大夫人给秦账房败,他好歹还挂着刘家大少爷的名,花起钱来也理直气壮。

    与往常一样,这一次刘三石还是没有见到刘双喜,吃过喝过付了银子,刘三石失望地出了双喜快餐,奔着如意坊走去。

    自从刘大夫人毁容之后,就很少再抛头露面,再对如意坊的生意也没什么盼头,刘大夫人便很少再来临县,整日窝在梅西镇,如意坊便成了刘三石的窝。

    刚走出不远,刘三石猛的被人拉进旁边的小巷,还没等他大喊,就听耳边个凶狠狠的声音道:“想活命就老实点儿!”

    刘三石虽然浑了些,胆子却不大,真到了性命攸关之时自然不敢乱来,低声哀求:“这位大哥,你放了我吧,我身上有银子,都给你。”

    那人沉声道:“呸!谁要你的银子?我是有话要和你说。”

    刘三石赶忙道:“您说,您说,我听着呢。”

    那人沉吟片刻道:“听说你是刘双喜的弟弟?”

    “是,是,大哥想问什么?”刘三石就知道这人是奔着刘双喜去的,总算长出口气,既然是打着刘双喜的主意,他应该是安全吧,最多就是把刘双喜卖了。

    那人道:“听说你最近每日都在双喜快餐,莫不是打刘双喜的主意?”

    刘三石虽然是这么想的,可被问了却不能承认,只是叹了一声:“大哥,你可别乱说,她可是我姐,我能打她什么主意?”

    那人‘呵呵’道:“当初你们母子把刘双喜姐弟赶出来时,可是连脸都不要了,你打她主意还有什么不好说的?不就是看上她赚了钱,想要再据为己有吗?”

    刘三石便知道是他想左了,毕竟外人眼里他还是刘双喜的亲弟弟,自然不会有那种心思,原来人家是当他图刘双喜的财产。

    虽然他也图,但他更图刘双喜的人。

    那人见刘三石不开口,那人松开钳制刘三石的手,让他转过来与自己面对面,刘三石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原本普通的相貌却因从左额头经鼻梁骨贯通右颊的一道刀疤显得狰狞可怕。

    刘三石打着哆嗦,直觉这个男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弄不好自己的小命要交代在这里。

    那人很满意刘三石对他的惧怕,却让神色和蔼几分,利诱道:“我就是来同你谈一笔买卖,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将来双喜快餐就都是你的。”

    刘三石皱着眉,“你这话说的有点大,她刘双喜有县令和白夫人做靠山,岂是你说怎样就怎样的?”

    那人撇着嘴,“不过一个县令罢了,他有多大本事?若刘双喜死了,刘四喜也死了,他们又没别的亲人,你是刘双喜的弟弟,自然能接掌双喜快餐。”

    刘三石闻言面露喜色,“你说真的?”

    那人点头,“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弄死刘双喜和她的孩子,这一切都唾手可得。”

    刘三石盯着男人看了一阵,虽然心动,可他长这么大别说是人,就是鸡都没杀过,他能下得了手吗?而这个男人突然跳出来让他杀人,这是同刘双喜有多大的仇?会不会事成之后杀他灭口?

    刘三石道:“你不会骗我吧?等我把人杀了,你再来杀了我?”

    男人道:“你杀了人之后会到处乱说吗?”

    刘三石摇头,“杀人是死罪,我又不傻。”

    男人笑,“可不是,你不会乱说话,我何必要费事再去杀守口如瓶的你?大家都得了好处,往后你也不会再见到我。”

    刘三石便信心十足了,可一想到双喜快餐那三个送餐的男人,刚刚燃起的信心又没了,“可是那三个男人我一个都打不过,想杀刘双喜难!”

    男人道:“那三个男人我来解决,你只管动手就是,我保证不会让他们坏了你的事儿。”

    刘三石犹豫地看着男人,男人道:“你又不是第一次去双喜快餐,就按着计划过去,若我没能做到,你转身就跑,最多就是被他们再扔出来一次。”

    刘三石觉得男人的话有理,他是抱着杀人的心,可别人不知道啊,又不是第一回去纠缠,还能要了命不成?

    男人见刘三石愿意去杀刘双喜,又同他说了一下安排,待刘三石从计划中回过神时,男人已经不见踪影。刘三石愣了半晌才深吸口气:“娘的,有这身手还让我去杀人,没猫腻谁信?”

    耳边便传来男人阴森森的声音,“你若是敢反悔,我现在就一刀砍了你!”

    刘三石一哆嗦,刚刚动摇的心瞬间坚定了,不管杀完刘双喜后会不会被灭口,他若不去杀刘双喜却肯定会被灭口,晚死和立即死,他选择了晚死,没准还能有一线生机呢。

    想想刘双喜赚的那些家底,刘三石的脚步更加坚定了。

    夜深人静,景礼坐在屋檐上,他也不是第一次在夜里来保护刘双喜,只是知道有影一和影二这两个影卫后,才悄然隐退。

    如今影一影二被章太妃带走,景礼自然不会放任刘双喜处在危险之中,谁知道那位章太妃会不会为了绝了云珞对刘双喜的心思而动手除去刘双喜。

    就算章太妃不派人,景礼也不相信她身边的那个看起来柔弱无害的女人。行走江湖多年,他深知,很多时候真正柔弱的人是活不久的,那个女人能被章太妃如此疼爱,虽说是缘于至亲,可手段也必是不俗,这种女人害起人来才是真正的心黑手狠。

    景礼想是帮刘双喜把面前的阻碍都一一铲除,还是让这些阻碍来得更猛些,待刘双喜对云珞失望之后,他就可以乘虚而入。

    突然听到一声轻响,院子里便多了个黑衣人。景礼眼神一凛,提起放在身边的长剑纵身跳到院中,而发现景礼的黑衣人脚下不停,飘身进到刘四喜的房间,捞起睡得正香的刘四喜从后窗跃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