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恶作剧
    景礼原本不想追,可看着被黑衣人夹着远去的刘四喜,皱了下眉若是被刘双喜知道他看着刘四喜被掠走而不追,不和他翻脸,也绝不会给他好脸色。若刘四喜再丢了小命,这辈子刘双喜都不会原谅他!

    或许是对自己的功夫太有信心,景礼稍稍犹豫了下便追了上去,想着快点解决了麻烦,回来也不会太迟,但离开也不能说走就走,景礼大喊一声:“走水了!”

    景礼这一声运足了力气,传出很远很远,随着他的这声大喊,不但双喜快餐的人被吵醒,周围的邻居也纷纷被吵醒,景礼听着声音,放心地追了下去。相信就算有人真对刘双喜出手,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速战速决,把刘四喜夺回来就可以再保护刘双喜了。

    景礼放心地追着黑衣人跑了,被吵醒的人们披上衣服就往外跑,可看来看去也没看到一个火星。

    好好的被吵醒,众人的心里都不痛快,一边骂着八辈祖宗,一边打着哈欠回去补眠,只当那声大喊是无聊人的恶作剧了。

    刘双喜站在院中觉得那声喊很耳熟,像是景礼的声音,可景礼会无聊到半夜不睡觉出来扰人清梦?

    好在孩子们睡得沉,小喜悦和侍书压根就没醒,乐乐也睡得正香,要不然大晚上孩子不睡觉才叫闹人呢,彩云彩月也骂了两声回去睡了,完全没有发现没有出来看热闹的刘四喜并不是睡得熟,而是丢了。

    刘双喜回到屋中还在想那声是不是景礼喊的,总觉得景礼不是那么无聊的人,难道这是示警?影一影二被章太妃带走了,他就来保护他们娘俩的安全?若真是示警,难道有人要害她吗?

    刘双喜警觉了许久,也没再有什么事情发生。突然好像闻到一阵甜到腻人的香味,人就有些迷糊了,虽然心里警觉了脑袋却越来越晕,最后还是无力地倒回床上……

    刘双喜是被冷水泼醒,感到手脚都被用绳子捆着,一惊便整个人清醒过来。睁眼看到自己还躺在床上,面前站着黑影,手上抱着乐乐。

    小小的乐乐还在睡,黑影却啧啧地笑,“刘双喜,你还真是不走运,嫁个男人拐了你的钱跑了,还给你留了这么个小东西。要不我发发善心,帮你把这小东西弄死,也省得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惹人口舌,就是嫁人都因这小拖油瓶而不好嫁。”

    刘双喜愤怒地瞪圆双眼,想要骂人,可嘴被堵着,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被刘双喜的无能为力取悦了,刘三石将手上的孩子高高举起,“我只要这么用力一摔,你儿子就要去见阎王,不过我给你个机会,你乖乖地躺好,把我侍候舒服了,我就放过他怎样?”

    刘双喜难以置信地看着刘三石,想不到他竟然对自己有这心思,怎么说也做了十几年的姐弟,这人真和他那个娘一样无耻吗?

    刘三石笑,“你不是应该知道了,我们不是一个爹,你长得这么好,直接弄死怪可惜的。”

    说着,刘三石右手托着乐乐,伸出左手在刘双喜的脸上摸了摸,嘴里更是啧啧连声:“瞧这小脸嫩的,若不是有人逼我来要你的命,你不死就得我死,我还真舍不得弄死你。”

    刘双喜想要将脸转开,刘三石举了举手上的乐乐,刘双喜只能不甘心地任他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掐出一个又一个手印,大概是觉得只在刘双喜的脸上掐着不过瘾,刘三石舔了舔嘴唇,“你乖乖的不叫,我就把你嘴上的肚兜拿开好不好?不然你叫一声我就摔死这小东西!”

    刘双喜这才知道堵着自己嘴的是什么,好在不是她身上穿的那件。‘嗯嗯’地点着头,刘三石便将乐乐放到床边,伸手将刘双喜嘴上堵着的肚兜拿开。

    刘双喜的嘴一得到自由,便问道:“你说是有人逼你来要我的命?”

    刘三石‘桀桀’地笑,“可不是,要不我哪舍得要你的命?再说,你家那三个伙计,我想你那么久了也讨不到便宜,若不是有人把他们引走,我进得来吗?”

    想到那声‘走水了’,刘双喜确信那就是景礼喊的,目的就是把人都喊醒了不给刘三石或是别人伤害她的机会,可到底发生了什么能把景礼引走之事?刘双喜心里更是担忧不止,生怕被引走的景礼已然遇害了。

    而要自己命的人能把景礼引走,却为何不亲自动手杀她?刘双喜觉得显然自己被痛快地杀掉,和被刘三石侮辱了再杀掉是不同的,而刘三石动的手也与别人无关。

    什么人想要自己的命似乎已经很明了,不然为何凑巧到有人来了,就有人想要她的命?

    刘双喜眼神一黯,果然有些人是没有人性的,她相信这不是云珞的主意,可那又如何?一把刀已经悬在她和孩子的头上,谁的主意都是云珞招惹来的,果然那男人是该远离的祸害。

    刘双喜道:“刘三石,是谁告诉你,我们不是亲姐弟的?”

    刘三石奇怪地看着刘双喜,“这事儿你不是早就该想到了?你爹是被我娘和那男人杀的,刘四喜当初去家里放火时不就嚷嚷了吗?这时候你和我说你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假?想让我饶你一命也不是这么装傻的。”

    刘双喜又问:“那你杀了我,真会放过我儿子吗?”

    刘三石在刘双喜的身上捏了一把,狞笑道:“这就要看你是否把我侍候舒服了。”

    刘双喜觉得刘三石这话就是糊弄人的,就算她牺牲了自己,最后他要杀乐乐,完全可以说她没侍候好,所以刘双喜对此并不抱任何希望了。

    刘双喜暗中运气撑了撑身上的绳子,虽然是很粗的麻绳,一用力就勒得她浑身像要断开似的,可为了乐乐,为了自己的小命,就是把肉都勒烂了她也得自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