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信任
    刘双喜从没有像这一刻这么庆幸自己力大无穷,可若她挣脱绳子的同时,刘三石趁机伤害乐乐,她杀了刘三石也无济于事,为了孩子她不敢当着刘三石的面就挣断绳子。

    于是刘双喜对刘三石道:“既然非要死在你手里,我也无话好说,可好歹我们也做过一场姐弟,哪怕相处的不那么愉快,我这死都要死了,你能否满足我最后的一个心愿?”

    刘三石想了想,道:“你说说看,我满足你心愿,你给我什么好处?”

    刘双喜道:“我墙边的箱子里放了一个匣子,里面放的都是我这些日子攒的银票,反正我要死了,银子也没什么用,只要你满足我的心愿,那些就都是你的。”

    刘三石有些犹豫,可看刘双喜在床上被绑得娇弱无力,想来也闹不出什么花样,若那里真放的是银票,也省得他事后再翻箱倒柜地找了。

    刘三石颠颠地朝着箱子走去,还不忘威胁刘双喜:“你老实点儿,若是敢喊,我先要了你儿子的命。”

    “放心,放心,我都被你绑着了,哪能拿我儿子的命开玩笑?钥匙就在箱子后面的墙洞里,你自己伸手就能摸到。”

    刘三石放心地去箱子边,开始时还小心翼翼,直到他摸到钥匙,打开箱子和里面的匣子,再看到里面多得数不清的银票时,他整个人都兴奋了,从没想过刘双喜会赚这么多,这里面怕是要有几十万两了吧?

    兴奋中的刘三石没有发现,在他沉浸在数不清的银票中无法自拔时,刘双喜已经悄然用力,将捆着她的绳子挣断。

    忍着被绳子勒火烧火燎地疼的手臂,刘双喜伸手摸了摸乐乐,发现孩子呼吸正常,或许只是吸入了和她同样的迷烟才一直没醒,刘双喜松了口气,目光再转向刘三石,却如同看死人一般。

    这男人要杀她和她的儿子绝不能留,如果之前她还相信陈奇瑞因为云珞的关系照顾他们母子,可如今想要她命的人不同,陈奇瑞会怎么选择都不好说,毕竟影一影二都能听话地跟着章太妃走了,她已经不知道还能信得过谁。

    所有想要他们母子命的人都得死,他们才能活得更好!

    因刚刚受到的惊吓和孩子或许会被害的阴影,刘双喜的心理已经有些扭曲了,只要孩子好好的,她不怕杀人!

    刘双喜从床上走下来,一步步朝着刘三石走去,刘三石却完全没有发现这些,当他感到有人靠近时,再想喊已经来不及了,刘双喜不会给他那个机会。

    嫩滑的小手捂住刘三石的嘴,纤长的手臂缠上刘三石的脖子,一个用力就听到颈骨折断的声音,刘三石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软倒在刘双喜的怀里。

    刘双喜却不肯松手,她怕刘三石没有死透,她一松手就会跳起来去伤害她的孩子。

    眼睛看着床上躺着的乐乐,为了孩子她不怕杀人,不怕下地狱,她只想要她的孩子好好地活着,不被任何人伤害。

    刘双喜的胳膊越勒越紧,若不是景礼适时从屋外进来,刘双喜会把刘三石的脑袋从脖子上勒下来。

    可第一次杀人,刘双喜虽说已经忘了怕,却怎么也无法让自己保持冷静,在看到景礼时,还受惊吓地用另一只手指着景礼,“你也是他们派来杀我和我儿子的吗?”

    景礼被眼前状似疯癫的刘双喜和脑袋已经不自然地耷拉着的刘三石震惊了,轻声道:“双喜,我是景礼,不是坏人。”

    “景礼?”刘双喜唤了一声,并没计较景礼对她的称呼从‘掌柜’变成了‘双喜’。睁着一双无措的大眼,盯着景礼看了许久,脸上才现出一个似哭又似想笑的表情,“景礼,我杀人了,他要杀我和我儿子,我不得不杀了他,还有别人也要杀我们,我该怎么办?”

    景礼道:“没事儿,一切有我,你先把他放开,他已经死了。”

    刘双喜仿佛才想到她还勒着一个死人,吓得一松手,刘三石便倒在地上,脖子仍然是松松垮垮的。

    “你帮我看看,乐乐怎么还不醒?”刘双喜跑到床边,抱起还未醒来的乐乐,递到景礼面前,却又很快地抱回怀里,“你真是来帮我的?”

    景礼没有在意刘双喜眼中的不信任,他知道刘双喜是真的怕了,她已经不知道谁能信任,朝刘双喜伸出一只手,“相信我,我是不会害你和乐乐的。”

    刘双喜侧着头,盯着景礼看着,最后还是将怀中的乐乐递过去,却没有松开抱着的手,只要发现景礼也是和那些人是一伙的,她就是拼命也要保护好乐乐。

    景礼假装没看到刘双喜的紧张,伸手探了探乐乐的鼻息,安慰道:“无事,他只是吸入了些迷烟,睡得沉了些。”

    此时刘双喜已经没有什么主见了,景礼就像她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听他这般说,刘双喜稍稍平静了些,可看着地上躺着的死人,刘双喜不知如何是好。

    她再强悍也不过是个女人,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没杀过人,虽说是为了自保,但杀了人也不是说当成没事儿就真没事儿了,而刘三石的尸体要如何处置也是个难题。

    景礼道:“尸体你不必担心,我会替你处理好,可留你和乐乐在这里我也不放心……”

    想到他被人引开,耽误了这么久,虽然把刘四喜救了回来,却险些让刘双喜和孩子出事,景礼就难免后怕,若刘双喜如一般柔弱女子一般,他真不敢相信后果。

    刘双喜坚定地道:“我和你一起!”

    景礼点头,除了这样他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法。

    刘双喜拿了一床薄被给乐乐包好,抱着乐乐跟上景礼。景礼扛起刘三石,趁着夜色打开了后院的门,一路小心地躲开巡城的差兵,很快便来到了城门边。

    刘双喜想说她就在这里等景礼,就感到怀里的乐乐小小的身子动了动,嘴里也发出‘吭唧’‘吭唧’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