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会不会脸先着地?
    刘双喜悄悄将后窗推开,示意景礼赶紧跳窗出去,虽说这样做好像有些对不住景礼,但这时候她也不能让景礼大摇大摆地走门。

    若真那样做了,估计刘四喜就能嚷嚷的大家都知道他姐姐又有相好的了。

    景礼也没让刘双喜为难,起身向窗边走去,可刚走了一半,就听刘四喜嚷嚷着由远及近,“姐,姐,你起来没?”

    话音刚落,外屋的门就被推开了,脚步声也进到屋里。

    昨晚回来后,刘双喜一直心神不定忘了将门从里面插上,景礼怕刘双喜怀疑他的动机,也不好提出关门的建议,刘四喜便大摇大摆地从外面进来,边走边道:“刘双喜,你胆子真大,睡觉都不插门吗?当心哪天睡半夜觉让人捉走了做压寨夫人都不知道!”

    刘双喜一惊示意景礼快走,景礼便一个纵身从窗口跃了出去,刘双喜‘啪’的一声将窗户关上,一回头刚好看到刘四喜站在里屋门前一脸的不解。

    “刘双喜,你站在窗边做啥呢?”

    刘双喜挥了挥手,将脸上的热意挥去,差点被刘四喜逮到,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还好景礼的速度快、身手好,不过那样直接扑出去,会不会脸着地呢?

    刘双喜没好气地看着刘四喜,“大早上跑我屋子里做什么?”

    刘四喜嘿嘿笑了两声,跑向床边,看着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乐乐,怎么看怎么稀罕,伸出手刚要在乐乐的脸上戳下,就被刘双喜把手抓住,“乐乐睡得好好的,你闹他做什么?”

    刘四喜见每次偷袭乐乐都被刘双喜发现,没趣地收回手,当看清刘双喜眼下的黑色时,惊呼:“刘双喜,你昨晚做贼去了?瞧那眼圈黑的。”

    刘双喜伸手摸了摸眼下,“真那么明显吗?”

    刘四喜点头,“真的,一看就知道你一夜没睡。”

    刘双喜摆了摆手,“行了,你快出去吧,我睡个回笼觉,不许吵我。”

    刘四喜只当刘双喜是一整晚在哄乐乐,知道她辛苦,也就乖乖地出去了,顺便还告诉已经起床做饭的彩月,饭做好后别去喊刘双喜,让她多睡会儿,什么时候起床了再吃。

    吃过饭,刘四喜去了学堂,临走时又吩咐了一遍,大家得了命令路过刘双喜的房前时都放低了脚步,就怕吵着她睡觉。

    刘双喜这一觉睡得也极不安稳,先是乐乐睡了要吃奶,刘双喜迷迷糊糊地喂饱了乐乐,又迷迷糊糊地睡着,可眼睛一闭就是刘三石要摔死乐乐,最后又被她掐死的画面。等睡醒了后,感觉比没睡之前还累。

    瞧着外面爬得老高的日头,刘双喜慢慢起身,先洗了把脸,再把乐乐打理清爽了,才自己换上衣服,简单地梳洗之后抱着乐乐出来晒太阳。

    发生了昨晚的事儿,刘双喜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一步都不肯让乐乐离开自己。

    彩云见刘双喜起床,跑过来问:“小姐,您饿了吗?我这就给您把饭菜端房里。”

    刘双喜‘嗯’了声,想问外面发生什么事情没有,又怕问了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最后张了张嘴又把话吞了回去。

    彩云等刘双喜吩咐,见她嘴动了半天一句话没说,奇怪地看着刘双喜:“小姐还有吩咐吗?”

    刘双喜摆了摆手,“没了,我饿了,你去把饭菜端来吧!”

    彩云应了声退下,不多时从前院把彩月刚做好的饭菜端来,照例每顿一碗汤,外加两个菜,一碗饭。

    刘双喜正吃着,彩云抱怨道:“小姐,影一影二跟那位老太太走了,铺子里送餐只有景大哥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刘双喜手一僵,“景大哥……还好吧?”

    彩云只当刘双喜问的是他在那样强度的工作量下还好吗?不免露出敬佩的神色,“景大哥真厉害,一个人送三个人的份还能应付自如,奴婢就觉得当初雇影一影二真是浪费了。”

    刘双喜淡淡一笑,她现在很不想提起影一影二,只要一想到他们,就会想到悬在头上的这把刀,可如今敌在暗、我在明,她若是带着乐乐跑路,很可能是把自己母子二人送到别人的刀子下面,能做的只是静观其变。

    不过,景礼昨晚也是一夜没睡,又如此强度的工作量,身体吃得消吗?

    刘双喜对彩云道:“你让彩月给景大哥做些好的补补身子。”

    彩云没有任何惊讶,在她看来小姐就是怕景礼高强度的送餐累坏了,没有别的意思!

    一天刘双喜的神经都过于紧张,即使是郑三娘抱着乐乐,刘双喜都会在旁边眼睛不眨一下地盯着,生怕下一刻会跳出个什么人把乐乐抢跑。

    郑三娘不乐意了,“你这是咋的了?我还能把乐乐摔了不成?”

    刘双喜尴尬地对郑三娘笑,可之后还是眼珠都不错一下地盯着,盯的郑三娘直翻白眼,把乐乐递到刘双喜的怀里,“行了行了,我把宝贝儿子还给你,不抱成了吧?”

    看着乐乐在自己怀里扬着小脸‘咯咯’地笑,刘双喜的心这才踏实下来,抱歉地看着郑三娘,却不好和她解释她为何这般紧张。

    郑三娘看她这副模样也不好同她计较,而刘双喜的态度让她不免怀疑,“双喜,你这是咋的了?难道是姓云的他娘不想认你这个媳妇?还要抢走乐乐?”

    刘双喜脸上讨好的笑便僵住了,咬着嘴唇不说话,她也想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找个人倾诉,但她更知道,知道这些对郑三娘没有好处,甚至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刘双喜摇头,笑道:“三娘想啥呢?乐乐是我生的,谁也抢不走!”

    郑三娘狐疑地盯着刘双喜,见她神色僵硬,对自己的猜测便多了几分确定,只是刘双喜不向她求助,她只能暗中多留心一些了。

    夜很快又到了,刘双喜更是坐立不安,她真不想回到那个亲手杀了个人的房间,在那里她会做恶梦。

    郑三娘道:“瞧你这模样,若是不晓得的还当你杀人放火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