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果然是他想多了
    刘双喜幽幽地看着郑三娘,难道她表现的那么明显吗?郑三娘自然不会知道被她猜中了,笑道:“好了,好了,我不过是同你开个玩笑,你那是什么眼神?天儿不早了,你快带乐乐回屋睡觉吧,铺子里有我盯着。”

    刘双喜信得过郑三娘,稍稍迟疑了下便回房间,再怕也不能不睡觉,可今晚景礼还会守着她吗?

    昨晚一夜没睡,虽然听彩云说景礼一天连着送一天餐看起来还很精神,可连着几晚是个人都吃不消了。

    可这一整日刘双喜也没见到景礼,不免心里挂念着。

    前面的铺子打烊了,彩云彩月洗漱过后也都各回房间,又待了会儿,估摸着大家都睡了,刘双喜起身,抱着熟睡的乐乐轻手轻脚地来到院子里,对着空气轻声道:“在吗?”

    旁边彩云在房间问道:“是小姐吗?奴婢这就来。”

    说完,传来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刘双喜忙道:“别别,你睡!你睡!我就是看看院门插好没。”

    彩云‘哦’了声,却还是从屋子里面出来,今日一整天刘双喜都紧张过了头,彩云只当她是怕老太太带人来抢孩子,轻声道:“奴婢睡前已经仔细看过了,门插得好好的,不会有人跳进来!”

    可看刘双喜还是一脸紧张,彩云想了想道:“小姐,奴婢觉着我们应该养条狗,来人了也好示个警,不然晚上睡着了还会担心有人跳墙进来。”

    “好啊,明日你就去街上看看,有卖狗的就买几条回来。”刘双喜眼前一亮,之前她怎么没想到这点?若是养几条狗,刘三石能那么容易摸进来吗?

    “几条?”彩云觉得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虽说她们卖快餐,每天都能剩下足够养几条狗的剩菜剩饭,可养几条狗要不要那么夸张?只不过是防云珞的娘,可那老太太再横也不会做出半夜入宅抢孩子的事儿吧?

    可看刘双喜一脸紧张,彩云点头,“是,明日奴婢就上街看看。”

    刘双喜摆着手,“你回去睡吧,夜都深了,明日还要早起做生意。你们这一年多都没怎么歇过,确实太辛苦,等过几日咱们就关几天门,你们也好好歇歇。”

    彩云答应着回屋去了,可总觉着刘双喜紧张的太过,真是因为担心呢?还是昨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想到夜里那声‘走水了’,真有可能是她错过了什么。

    打发走了彩云,院子里寂静无声,刘双喜又站了会儿,怕乐乐被寒意浸着,转身回房,结果一进门吓了一跳,就见屋子里多了个人,当看清是景礼后,将到了嘴边的尖叫咽了回去。

    景礼没想到刘双喜这么轻易就被吓到了,知道她此时就像个惊弓之鸟,便有些歉意,“是景礼冒失了,吓到了小姐。”

    刘双喜感动的差点哭出来,这时候的景礼就好比一根救命的稻草,“无妨,我还当你今晚不在。”

    景礼道:“只要小姐需要,景礼一直都在。”

    刘双喜眨了眨眼,这话说得太煽情了,她的态度是不是让景礼误会了什么?

    但见景礼一脸正气,刘双喜只当是她自己误会了,对景礼道:“我琢磨着,景大哥每日送餐辛苦,夜里还要守护我与乐乐母子的安危……不如……”

    刘双喜有些为难地看着景礼,景礼不知刘双喜要说什么,疑惑地看着她,心里却隐隐有些期待。

    刘双喜一咬牙,“景大哥不如明日起白天就不必在到铺子里送餐,我想白天也不会有人来害我和乐乐,晚上养足精神也免得身子吃不消。”

    景礼嘴角抽了抽,果然不是他想的那样,还以为刘双喜良心发现要让他晚上住到屋子里呢。

    见景礼面色古怪,刘双喜弱弱地道:“景大哥也不必担心工钱,如今你做着保镖的活,自然不会按伙计的工钱算。”

    “知道了,小姐且放心!”说完,景礼转身出门,顺手还把屋门关上,听到刘双喜从里面把房门插上,景礼的嘴角又有些不受控制,不知刘双喜插门插得这么急,是防坏人呢?还是防他。

    刘双喜插好门,抱着乐乐回到里屋,将乐乐放到床上,瞧着小乐乐乖巧地躺在床上扳着自己的脚丫子玩,心里既幸福又辛酸。

    这都算什么事儿呢?虽说她和云珞生下乐乐,她也从未觉得自己吃亏了,可她原本就没想跟云珞过一辈子,被人秋后算账真是冤。

    刘双喜从箱子里将装银票的匣子翻出来,抱在怀里又觉得这样拿着不安全,似乎她一直过得太平和了,连个防身的家伙都没想过要准备一个,像顶门栓、烧火棍,和普通人打架时看起来威风八面,若是真和武林高手打,估计还不够人家一刀砍的。

    刘双喜觉得,明日她要去趟铁匠铺,不说寻个神兵利器,一把佩剑必不可少。

    一边躺着儿子,一边摆着钱匣,刘双喜稍稍安心一些,至少跑路也有资本了,有景礼在外面守着,刘双喜睡的也甚是安心。

    一早起来,刘四喜已经在院子里打起了拳,刘双喜洗漱过后,抱着乐乐搬了把椅子坐在一边看刘四喜打拳,不时出言指点两句,刘四喜鄙夷道:“像你也会似的,哄你的孩子去吧!”

    刘双喜知道,他还记着昨日没让他戳乐乐小脸的仇呢,可孩子的小嫩脸哪是能随便戳的?尤其刘四喜练拳之后手上更是没轻没重的。

    刘双喜道:“你这些日子在学堂里可还习惯?”

    刘四喜道:“我都念了一年多书了,你才想着问我可还习惯?你是我亲姐不?”

    刘双喜翻了个白眼,“你管我叫过几声姐?我还真忘了是你姐这件事儿了。”

    说到这个,刘四喜有些心虚,他似乎对刘双喜很没礼貌啊,可叫惯了刘双喜,让他突然改口还怪不好意思的,这又不是遇到什么让人感动又激动的事儿,那声姐顺口就能喊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