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我不在乎名节
    影一影二时刻盯人,竟发现刘双喜与景礼的目光只要一对上,不是会心一笑,就是眉来眼去。

    兄弟俩一碰头,讨论出来的结果让他们后背都凉了,难道就在这两天,景礼趁他们不在时,和王妃发展出超乎寻常的友谊了?

    不,不可能!有王爷金玉在前,刘双喜岂能看上别的男人?

    于是纠结的影一影二时刻盯着景礼的一举一动,稍稍见他与刘双喜走得近一些,便会以各种理由横插一杠,挨了刘双喜无数白眼后依然死不悔改。

    刘双喜原想让景礼出去送餐时顺路留意一下可有刘三石的消息,可被影一影二这样盯着,问话的机会都找不着。

    好在景礼猜到刘双喜的心思,给刘双喜投来无数个安慰的眼神,结果也被影一影二当成了眉目传情,盯人盯得更加紧迫。

    夜里,刘双喜抱着乐乐回房睡觉,影二趴在房梁上还在琢磨,若是景礼敢大晚上进刘双喜的屋子,他绝对会拔刀相向,虽然大概是打不过,可拼了命也要弄死丫的,敢打王妃的主意,真当他们兄弟是病猫了?

    可在房顶躺了半夜,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影一悄悄摸了过来,影二与影一交换几个手势,便起身抻个懒腰,打算回去再睡个好觉。

    懒腰刚抻了一半,耳边听到一阵破空之声,影二向后急闪,袭来的暗器被躲过了,却一脚踩空,整个人朝后倒去,‘扑通’一声摔进了郑三娘家的院子里。

    好在他身手敏捷,掉到地上之前一个拧身,摔得并不重,大概只是屁股青了,他的心理素质也很好,摔下来都没发出任何惊呼,可这一吓也甚是了得,影二惊出一身的汗。

    再回到房上,影一朝影二做了个手势,影二一脸无奈,想不到景礼也有这般顽皮的时候,可他什么时候到的,他竟然一无所知,可见与景礼相比他们兄弟俩的实力差得远了。

    知道是景礼袭击了他,影二也无可奈何,同影一招呼一声,打算回去先睡一觉,有什么明天起来再说。

    影一也很无奈,显然景礼是信不过他们兄弟了,不然从前他们在这刘双喜这里的时候景礼可不会过来,如今景礼藏在暗处是防有人要害刘双喜呢?还是防着他们兄弟俩?

    想到刘双喜看他们的眼神,影一真怕景礼这两日在刘双喜面前说他们兄弟俩的坏话呢。

    连着几日夜里都无事发生,刘三石的尸体也没被人发现,可刘双喜却越来越睡不安稳,生怕一计不成对方再生一计,如今她能信得过的只有景礼,影一影二她都会怀疑是不是得了章太妃的命令回来害她的。

    这日,趁着影一影二都出去送餐,刘双喜把景礼叫到后院,四下瞧着无人,刘双喜悄声问:“景大哥,你说我现在如果带着乐乐跑路,会不会被人怀疑?”

    景礼犹豫着道:“没这必要吧?刘三石已经失踪多日,刘家早晚会发现他失踪了,你若这时跑路……”

    虽然景礼没再说下去,刘双喜知道,他的意思是说她跑了就是不打自招,刘双喜也很无奈,早知道在云珞离开后,她就收拾收拾换个地方生活,哪有这么麻烦啊?

    可后悔也晚了,章太妃和那位表小姐就像悬在头顶的两把剑,她都不知到底是哪把剑尖是指向她的,或者是两把剑都想要她的命。

    刘双喜叹了口气,景礼道:“小姐,你也莫怕,有我在绝不会让人伤害到你和乐乐。”

    刘双喜摆了摆手,她想说就算景礼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子?人家可是定北王老娘,混得再差,手底下也是人才济济,若真铁了心想弄死他们这些平头百姓,顽抗是没有用滴!

    彩云从前面跑进来,对刘双喜道:“小姐,前面陈县令派人来说,晚上要在咱们铺子里招待从京城来的巡抚大人,要把咱们店给包了。”

    刘双喜为难道:“包了?那得得罪多少客人?要不你同人家说,包店肯定是不成,若是陈大人不嫌弃就到后院吧,如今天也热,在屋子里吃多闷?不如后院凉凉快快的好。”

    彩云答应一声到前面去了,不多时带了定金回来,“那位差爷说也成,但晚宴一定要做得丰盛一些,银子不是问题,反正也是巡抚大人出。”

    刘双喜笑:“这话说的,好像我们开门做生意就是为了宰客,不管是谁来了,只按菜钱收就好。不过,若是巡抚大人想要吃霸王餐,也记得给陈县令一个面子,别让巡抚大人太下不来台。”

    彩云答应着出去,刘双喜抱着乐乐对景礼道:“晚上后院要招呼客人,我也不便留在这里,待会儿就去三娘家里躲躲,你帮把院子帮我看好了,免得让什么闲杂人等都溜进屋子。”

    景礼一脸为难地道:“不如你让那兄弟俩守院子吧,我跟你到那边盯着点儿。”

    刘双喜摇头,“不好,三娘一个女人,若是被人发现了于名节有碍,你一个男人不方便过去。”

    景礼眼中有奇怪的光闪过,“那你呢?你也是个女人,就不在乎名节吗?”

    刘双喜愣了下,笑道:“嗯,我不在乎!”

    景礼想问她是不在乎名节,还是不在乎名节因他有损?但还没等他问,刘双喜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景礼说道:“女人活在这种世道里本就不易,若还不能由着性子活不是更累?比起名节,我更愿意活出自我!”

    说完,刘双喜似乎放下什么心结,整个人都轻松了,对景礼点了点头,便抱着乐乐朝与郑三娘家相通的小门走去。

    景礼却在回味刘双喜的话,‘若还不能由着性子活不是更累?比起名节,我更愿意活出自我!’

    “活出自我吗?”景礼喃喃地道,说完整个人也轻松下来,若之前他还在纠结他在刘双喜心中是怎样的位置,可在知道刘双喜的真正心意之后,景礼觉得,与其纠结刘双喜心里有没有他,还不如用他的方式为刘双喜撑起一片能够让她活出自我的天空。

    或许他不如云珞权势滔天,但他能让刘双喜活得快乐,活得无拘无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