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捧得越高、摔得越重
    陈奇瑞和钱巡抚傍晚时分到了双喜快餐,几个帮忙的女人已经将后院收整好,一张大桌子摆在院中的平地上,太阳下山后,坐在院子里还有轻风徐徐吹过,确实有几分惬意。

    除了陈奇瑞和钱巡抚,还有几位当地的乡绅小吏陪同,做为乡绅的代表,赵老爷也在座陪同。

    做为主角的钱巡抚更是带上他的爱子钱安康,而钱安康的到来自然不能少了这几日与他几乎形影不离的陈礼。

    一进后院,陈礼就奔着刘四喜的房间跑去,把在里面温书等晚饭的刘四喜逮了出来,和钱安康一边一个拖着走到桌边。

    刘四喜虽然在青山学堂读书后学了不少礼仪,可哪见过这阵势?人家一群大老爷吃饭,他一个孩子上桌算怎么回事?被带到桌边时,刘四喜还不住地推辞,可架不住钱安康和陈礼力气大,硬是被按在他们二人中间,想逃都没机会。

    而陈奇瑞和钱巡抚看刘四喜都笑眯眯的,态度看起来就和蔼可亲,让一众陪同的小吏和乡绅对刘四喜姐弟两个更是另眼相看。

    能坐在这个桌上吃饭的都不傻,从陈奇瑞之前对刘双喜的态度上他们就嗅到了不同寻常,如今这态度更是摆明了对刘四喜的看中。

    若是为了刘双喜赚到的这些家业,刘家姐弟就要倒霉了,所谓捧得越高、摔得越重。

    可若是为了别的,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或许这里面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弯弯绕绕呢。

    因是陈奇瑞请客,为了让他更有面子,一桌除了平常在双喜快餐卖得最好的几个菜之外,还有几个是从未出现过的,吃得刘四喜都不住点头,果然刘双喜还教了彩月不少好菜,平常都不拿出来,连自家人都瞒,真是小气!

    刘双喜和郑三娘坐在桌边等刘四喜过来吃饭,结果小丫鬟过去一看,刘四喜已经坐在桌边,同陈礼和那天来铺子里闹事的巡抚少爷一起又吃又喝起来。

    刘双喜不知陈奇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不好把刘四喜从酒桌拽下来,只能担心地直皱眉。郑三娘却笑道:“四喜这孩子还真有些本事,在学堂里同陈二少爷相处得极好,如今又与巡抚家的少爷感情深厚,或许真是走仕途的料子。”

    刘双喜笑得心不在焉,郑三娘道:“你担心什么呢?我看陈大人清正廉洁,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一向对你和四喜也多有照顾,还能让四喜吃了亏了?”

    听郑三娘说了,刘双喜也只能往好了想。

    陈奇瑞等人一直吃到华灯初上,桌上的酒席都换了三遍,才意犹未尽地起身离开,如之前彩云所说,这顿酒席是由钱巡抚请客,虽然彩云也不明白为何要让远道而来的巡抚请,而不是由陈奇瑞尽地主之谊,但只要给钱,她也不管是谁掏的银子。

    只是对客人散了才赶回来的刘双喜道:“小姐,你说这顿是由巡抚出钱请,是否想要暗示我们这顿我们应该识趣地不收钱呢?”

    刘双喜只顾着想刘四喜为何被拉上桌吃喝,听彩云说起才觉得或许真有这个可能,一桌上好的酒席在双喜快餐十八两,这三桌虽然不都是最贵的菜,可每桌也少不下十两,彩云虽然只收了三十两,但那位巡抚会不会嫌贵?

    但收都收了,再往回送就不是三十两了,刘双喜索性心一横,“我们开店做生意,吃饭给钱天经地义,谁给的银子不管,反正我们没有宰客。”

    彩云闻言点头,“嗯,结账时我都说给抹了好几两银子,钱巡抚当时还说愧不敢当,想必不会找后账吧?”

    刘双喜不想再管那些,来到刘四喜的房间,对酒足饭饱,倒在床上不想动的刘四喜道:“刚刚你咋还上桌了?”

    刘四喜看了刘双喜一眼,便将脸转回去,一边拍着肚子,一边道:“同窗太热情了,我也是盛情难却不是?你不知道,那个钱安康竟然到我们青山学堂读书了,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进了我那班,瞧他那样子也不像没读过几天书的,你说他是不是有啥目的?”

    说完,直直地盯着刘双喜,见刘双喜紧皱着眉,刘四喜道:“你就同我说实话吧,我那个姐夫到底是什么来历?还有你那个婆婆,虽然人我没见着,可从她来了你就这般紧张,是不是她为难你了?或是暗中做了什么?”

    刘双喜被刘四喜看着,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刘四喜见刘双喜还不肯说,哼了声,“你当我真傻吗?其实他的身份我早就猜到了,一个什么身份的人能让县令对他的妻儿甚至是小舅子都照顾得近乎巴结?还有那个钱安康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若是我还猜不到他的身份,那就是真傻了。”

    见刘四喜说完,便将脸扭向床里不再搭理她,刘双喜心里也有些别扭。她一直知道刘四喜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没心没肺,其实他聪明着呢。

    自从一怒之下火烧了刘家之后,刘四喜就开始变得成熟隐忍,因此她还担心刘四喜压抑太久性格会变得扭曲。可见他还如从前一般该说说、该笑笑,才把担心收起。

    可她万万没想到刘四喜竟有这么细腻的心思,若不是她这些日子表现得太过紧张,刘四喜或许也不会提这些。

    刘双喜突然觉得,有些事一个人藏着真累,有个人能分担真的很好!

    刘双喜咬了咬嘴唇,若她在逼不得已之时真要选择跑路,或许该给刘四喜提个醒,与其信任彩云,她更应该信任的不是刘四喜吗?

    刘双喜轻轻坐到刘四喜的床边,对刘四喜道:“你起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刘四喜刚要赌气说不想听,见刘双喜的小脸有些苍白,嘴唇也被咬得青白,知道刘双喜定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心便软了。

    撑着身子坐起来,刘双喜将嘴凑近刘四喜耳边,低低的声音道:“我接下来同你说的话你都要记在心上,但切不可对外人言,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