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太妃是不是缺心眼
    刘四喜被刘双喜郑重的神色感染,不由得跟着点头,刘双喜又挣扎了片刻,才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与刘四喜一一道来,听到最后刘四喜眼睛都瞪得圆圆的,“刘双喜,你真把刘三石弄死了?”

    自从瘦下来之后,刘四喜的小脸变尖了,眼睛也变大了,这一瞪整张小脸上,一双大眼甚是醒目,看起来别提多可爱了。

    刘双喜忍不住在刘四喜的小脸上捏了一把,然后叹道:“所以啊,你姐我随时可能要带着乐乐跑路,这些你心里有数就好,侍会儿你跟我过去一趟,我给你留些银票防身。这事儿你就当不晓得,知道吗?”

    刘四喜低头想了想,抬头对刘双喜道:“这也不能怪你,他没安好心,你杀了他也是活该,再说这事儿不是没别人看到吗?还有我觉得这事儿未必是你那个婆婆派人做的,哪有当婆婆的会给自己儿子戴绿帽的?还有你想啊,怎么说乐乐也是她亲孙子,就算再不喜欢,也不可能真想让人给弄死对不?说不定就是她身边那个女人搞的鬼呢。”

    刘双喜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人家是青梅竹马的表姐,还有个就想认她这个媳妇的姨母,我算什么?哪怕被算计了,过后人家还是亲亲热热的一家人,我死都白死,还不如先躲起来,免得碍了别人的眼。等躲个两年三年,风头一过,我就来接你一家团聚好不?还有,虽说没人看到我杀刘三石,可刘三石是他们找来的,到了我这里就没踪影了,他们若想要借题发挥也麻烦。”

    刘四喜想说‘不好’,可看着刘双喜,他就这么一个亲人,若真因他的自私死翘翘了,后悔都晚了。

    刘四喜点头,“成,你要跑就跑吧,店里我替你撑着,就不信他们再不要脸还能把我怎么的?总不会拿我来威胁你吧?”

    “你不说我还没想到,他们不会真拿你威胁我吧?”刘四喜说者无心,刘双喜听了却甚有意,这事儿貌似人家真做过,当时不就是掠走刘四喜才引走的景礼吗?

    可为了不让刘四喜担心,这件事刘双喜并没有说,但被刘四喜一提醒,表小姐没准真能做出这种事来。

    刘四喜不以为然地道:“你不是说了希望我去青山学堂寄宿?明儿我就去找白山长,我就不信我住在学堂里,有白山长护着他们还敢乱来。别看白山长平常怕媳妇的怂样,在外人面前还是很强势的。”

    刘双喜点头,这也是她想让刘四喜到青山学堂寄宿的真正目的,就算不信任陈奇瑞,但白山长和白夫人她还是信得过的。

    想到那个让人糟心的表小姐,刘双喜咬牙,“你说这女人咋就那么能呢?那个太妃是不是也缺心眼?一个儿子娶她没娶成,再换个儿子来娶?她咋就那么香饽饽?”

    刘四喜‘呵呵’笑道:“所以说啊,刘双喜你可有得学了,不过这事儿还真羡慕不来!”

    刘双喜一翻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羡慕了?”

    刘四喜也翻着白眼,“我哪只眼睛都看到了,哎呦,那酸的!”

    “刘四喜,这么说你姐我,你找死是不?”

    “不服咬我啊!”

    姐弟俩打闹了一阵,倒是把心里的烦闷给一扫而空,又说了一会儿话,刘双喜让刘四喜跟她回屋,刘四喜知道她是要安排跑路以后他的生活,也就乖乖地跟着了。

    刘双喜打开装银票的钱匣,从里面数出一百张,“这些你好好收着,若真有个大事小情也能应付一些时候,切不可被人骗了。”

    见刘四喜张嘴想要表达他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不满,刘双喜又凶巴巴地道:“还有,别让人一忽悠就都捐出去了,说不定我真有个意外,这些就是你这辈子的依仗了。”

    刘四喜嘴动了两下,乖乖地点了头。

    刘双喜将钱匣收好,拉着刘四喜的手道:“你也别想太多,或许我也不一定真要跑,只要他们不来抢我的乐乐,我们一家还能继续安安稳稳地住在这里,幸幸福福过我们的小日子。”

    刘四喜叹了口气,刘双喜总是这么乐观,真不好!

    几日后,刘双喜起床后发了会呆,自从刘四喜住到学堂后,早上听不到他打拳的声音,竟像是少了些什么。

    发了会呆穿衣起床,抱着乐乐要到院子里坐坐,顺便把早饭吃了。彩云从前面跑到后院,“小姐,离咱们不远的那口水井里发现一具男尸,都泡的看不出模样了,有人说刘三石失踪了好些日子,现在都在怀疑死的是刘三石呢。”

    刘双喜心里清楚刘三石的尸体已经被景礼扔到城外,景礼也表示绝不会被人发现,城里发现的肯定不会是刘三石的尸体,可这话她不能说,只是水井里发现尸体,这口水井基本上就是废了,附近好些人家家里都没有井,往后吃水都要走得远一些了。

    好在自家后院里有水井,倒是不受影响。

    因为发现死人的水井离双喜快餐很近,双喜快餐的生意便受到影响,比平日少了一半多,天气又热,备下的食材用不完,眼看就要坏掉。刘双喜便让彩月都给做了,除了自家吃,剩下的都让女人们送到城北去。

    天热之后,景礼和影一影二的活也多了不少,那些因为天热吃不下饭的干脆就不开火,每天就在双喜快餐点些开胃的饭菜,虽然比平常简单,但送得多了,打赏的小费也多了,虽然热了点儿,三人的腰包却越来越鼓。

    下午,刘双喜坐在后院的树下哄乐乐,小乐乐伸着小手抓刘双喜的头发,刘双喜宠爱地看着他,心里也是无比的满足。

    母子俩正温情满满时,就见一群人大嚷着闯进后院,带头的几个人刘双喜倒是认得,都是刘家的长辈,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哭哭泣泣的刘大夫人和刘一妙,还有那个一脸阴沉的秦账房。

    刘双喜皱了皱眉,想到早上在井里发现的据说看不出模样的男尸,刘双喜大概猜出他们的来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