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让刘四喜回来接收家产
    抱着乐乐起身,对走在前面的几个人见了礼,一个个地叫了人:“五爷、七爷、三堂叔、五堂叔、六堂叔、七堂叔……是什么风把您几位吹来了?”

    听刘双喜还算客气的语气,几人面色和蔼了几分,年纪最长的五爷道:“双喜,今早在离你家不远的井里发现一具男尸,你嫡母去衙门里认了,确认那就是你弟三石,对此你怎么看?”

    刘双喜看向刘大夫人,“大夫人说是就是吧,不过我们分家时都没惊动几位爷爷和叔叔,大夫人若是想让我去奔丧,派个人送信就是。”

    刘大夫人手里拿着一方帕子,脸上带着一块纱挡住被毁容的脸颊,指着刘双喜怒火中烧地道:“刘双喜,你莫要在这里装糊涂,为何我家三石会在你们家铺子附近找到?是不是你杀了他扔进井里的?就算你恨我抢了你的生意,可三石是你弟弟,你怎么下得了手?”

    刘双喜‘呵呵’冷笑,“大夫人真会血口喷人,离着我家近就是我杀的?这附近住的可不只是我一家,再说谁杀了人会就近抛尸?换了是你不扔得远远的?要说是我杀人,你拿出证据啊,不然别怪我去衙门告你诬陷!至于说你所谓的抢了我家生意?呵呵,明眼人都看得到吧?我们家的生意可是那么好抢的?”

    刘大夫人被噎得没话,大家却都觉得刘双喜此言在理,那具尸体因在水里泡得久了,早就胀得看不出模样,刘大夫人却为何一见就咬准那是刘三石?虽说刘三石失踪了有半个多月,可没准是拿了银子去哪里玩儿了,不好说就一定是死了。

    可刘大夫人却不肯松口,“那就是我儿三石,就是你想要霸占我们刘家的产业,才会把他害死了。”

    刘双喜撇了撇嘴,“大夫人,你不说刘家的产业我还没想到,如今你咬准那具尸体是三石的,刘家可就三石和四喜两个少爷,如今三石死了,刘家的产业可不就是四喜的了?彩云,你待会儿派个人去青山学堂把四喜喊回来,让他去接收刘家产业去!”

    彩云在人群后挤不过来,听了刘双喜的话,脆生生地答应一声就往外跑,这回刘大夫人可傻眼了。

    她之前一见那尸体就觉得是她的儿子刘三石,尸体又离双喜快餐近,她便觉得是刘双喜害了刘三石,就一门心思去找刘家人过来给她主持公道,却忘了刘三石一死,刘家的产业可不就是刘四喜的了?

    刘双喜对几位长辈道:“五爷、七爷,几位堂叔父,今日大夫人既然认定那具尸体是我三石弟弟的,那我爹留下的家业可得重新分分了,我一个出嫁的女儿自然不会再肖想家产,可我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总不能让这份家业改了姓对吧?”

    几位长辈纷纷点头,自刘财主死后,他们就听到不少关于刘大夫人和秦账房的传言,若是这次他们再不拿出个主意来,估计用不了多久,刘家这些产业不是要改姓秦就是得姓范,到时他们这些刘家的旁枝就再难捞到好处了。

    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次他们也得站在刘双喜和刘四喜这边了。

    五爷看了眼刘大夫人,“侄媳,你看清了那具尸体就是三石了?”

    刘大夫人犹豫了,她其实也没怎么仔细看,实在是尸体腐烂的太厉害,她没靠近就要呕出来了。

    只是看到衙役从那具尸体上翻出一块玉佩是刘三石佩带过的,他就认定那是刘三石了,可如今被五爷等人一逼问,再想到刘双喜的话,她若是承认那是刘三石,且不说人是不是刘双喜杀的,她图谋了这么久的刘家家产可就真归了刘四喜了。

    刘大夫人不甘心放过刘双喜,却也深知这时候坚决不能承认那具尸体是刘三石了。

    刘一妙在后面拉了拉刘大夫人的袖子,刘大夫人烦恼地一把甩开,没有理会刘一妙瞬间黯淡的神色,恨恨地瞪着刘双喜,却是对五爷等人道:“之前在衙门时我只顾着伤心,倒没仔细地看,既然大家都疑惑那是不是三石,我这就再去看看,也不能冤枉了双喜。”

    刘双喜淡淡地笑,“对啊,不管是不是三石弟弟,总是要好好地看看,毕竟一个大活人,也不能大夫人一句话就给说死了。”

    刘大夫人哼了一声,带着人离开,刘双喜却对五爷等人道:“五爷,七爷,几位堂叔,你们也难得来临县一趟,这大热的天,走来走去也辛苦,不如就先歇歇,我让人置办一桌酒席,吃过了等太阳快下山了再走。”

    五爷七爷的老脸就觉得烧,他们之所以这么久了都没到双喜快餐来看看,也是因为当初刘大夫人赶刘双喜姐弟出门时他们明知道那个家分的不公,却怕管多了刘大夫人记恨他们,往后再难从刘大夫人那里得到好处,才选择了视而不见。

    可毕竟心虚,哪里还敢来双喜快餐?听刘双喜一说,几人虽然觉得臊得慌,心里却对刘双喜满意几分,这孩子心胸开阔啊,没有因当初的事情记恨他们,估计也是能理解他们的难处。

    而且,刘双喜瘦了之后模样变漂亮了,看起来就很讨喜,又有个日进斗金的双喜快餐,若将来刘四喜入主刘家,他们还要仰仗这姐弟俩过日子,自然刘双喜说什么是什么?

    再说,双喜快餐的酒菜贵啊,他们平日想吃都舍不得,刘双喜要请客,他们便假意推脱一下便欣然入座了。

    这边酒菜刚摆上,刘大夫人就派人来了,说是那具尸体她又去辨认了,仔细看过后并不是刘三石,至于那个玉佩,却是早就被刘三石给遗失了,估计那人不是偷的就是捡的了。

    五爷闻言一拍桌子,“这范氏越来越不像话了,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得?我看那就是三石,她怕保不住家业连亲生儿子的尸身都不想收殓,有这么做娘的吗?”

    “这算什么?我可是听说,早在堂兄还在时,她就和秦账房不清不楚,没准三石真不是堂兄的儿子呢,不然认尸这种事都是带着管家或是下人,谁家还带个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