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让你杀人,敢吗?
    大半夜里刘双喜在院子里一站,小手那么一勾,身边就多了两个人。

    虽说如今入了夏,到了夜里也不会冷,可大晚上房上趴两个男人,刘双喜夜里总是睡不安稳,生怕一时不慎就走了光。而景礼更是白天在铺子里忙,晚上又守着她,个中辛苦她想想都过意不去。

    刘双喜前头进屋,景礼和影二互相瞪着对方跟了进去。

    刘双喜往桌边一坐,先看了看景礼,这才看向影二,直到把影二看得浑身不自在了才慢幽幽地开口:“影二,我还能信任你吗?”

    影二立马直起腰板,“掌柜放心,影二对掌柜忠心不二。”

    刘双喜点了点头,“那我让你替我去杀人,你敢吗?”

    影二毫不犹豫地道:“掌柜让影二杀谁?影二这就去杀!”

    刘双喜嘿嘿地笑道:“还挺忠心的,我看那位表小姐甚不顺眼……”

    影二一愣,他以为刘双喜终于看刘大夫人碍眼,想让他去杀了刘大夫人,可没想到刘双喜会让他杀解卉兰,虽说解卉兰表里不一,私底下手段并不干净,可毕竟是章太妃的外甥女。

    章太妃对这个外甥女比亲闺妇还亲,再看她在章太妃面前尽心尽力地讨太妃欢心,王爷都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哪能一直容忍她?

    可解卉兰让王妃不高兴了,虽说这个任务有些为难,可王妃给他的第一个任务,他若是完成不好或是拒不完成,王妃会不会就不信任他了?

    影二艰难地点头,声音有些生硬地道:“掌柜放心,我这就去,绝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说完影二就要往外走,刘双喜道:“慢着!”

    影二转身回来,刘双喜道:“你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

    影二苦哈哈地看着刘双喜,生怕刘双喜会让他把章太妃也一并干掉,虽然王爷交待让他们兄弟一切听王妃的,可太妃和表小姐不同,刘双喜真让他去杀章太妃,他就是把自己干掉,也不敢动这个手啊。

    好在刘双喜只是淡淡地道:“我只说看那位表小姐不顺眼,可没让你去杀她,最多就是她惹了我,你替我出口气去,比如揍她一顿,或是……干脆你把她的头发剪了吧,拿回来给我瞧瞧,这能做到吧?”

    “能,能,属下保证完成任务!”影二悄悄地松了口气,虽说刘双喜坚持他也会去把解卉兰干掉,但毕竟是王爷的表姐,这事儿还是得知会王爷,但如果只是揍一顿,或是剪个头发,他自个儿就能做主了。

    只是太妃和表小姐都回了华阳城,这一趟去得有点远,他还得和影一说一声。

    见吩咐完了影二还不走,刘双喜看了他几眼,“去啊!还等着掌柜请你吃一顿吗?”

    影二为难地看着景礼,他这一走就没人看着景礼,他万一赖在王妃的房间里不走怎么办?夜半三更、孤男寡女……

    景礼被他看着却好像没事儿人一样,直到刘双喜疑惑地道:“还有事吗?”

    影二摇头,刘双喜不悦地道:“没事还不快去?还是你压根就不想去?”

    为表忠心,影二只能一步三回头地出了门,直到后来见景礼也从门里出来,才一纵身从房上出了双喜快餐,直奔他与影一住的宅子而去。

    将影一从睡梦中叫醒,说了刘双喜吩咐他做的事情,直到影一飞奔向双喜快餐,影二才急匆匆地出了城,奔华阳城的方向疾步而去,脚程之快比马儿有过之而无不及。

    影一赶到双喜快餐时,景礼已经躺在房上仰头望天,虽然只是影二离开的一会儿,刘双喜已经把她的安排同景礼说了。

    她信不过影一影二,若是表小姐或是章太妃还想对她动手,她能信任的只有景礼,到时影一影二没准还会帮着章太妃对付她。

    她不敢拿乐乐冒险,那么就只能选择离开,去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而这件事也只能和景礼商量。

    景礼很高兴刘双喜信任他,前些年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景礼倒真知道一些不错的藏身之所,只要远离了定北王的管辖,云珞再有本事也无法一手遮天,有他的保护谁也别想打刘双喜的主意。

    而刘双喜只是当局者迷,她所担心的却不是景礼要担心的,景礼相信云珞对刘双喜的真心,留下影一影二两个人也是为了保护刘双喜,刘双喜完全可以信任他们。

    但是,他是不会对刘双喜说这些,刘双喜愿意相信他,相信他选的地方,是不是就说明刘双喜心里他与别人很不同?

    他也不期待刘双喜把他和云珞放在同样的地位,能守在刘双喜的身边已经很好了,或许长长久久相处下来,刘双喜就能看到他的好呢。

    同情地看了一眼守在对面屋顶,把自己当成敌人一样防备的影一,在刘双喜身边保护了一年,也没得到刘双喜的信任,还真是可悲呢。

    刘双喜夜里没睡好,早上就犯懒不想起,喂饱了乐乐又躺回床上想再睡个回笼觉。彩云却跑过来回禀道:“小姐,小姐,五老爷他们带着人在外面敲门。”

    刘双喜瞧了瞧外面的天色,这也太早了吧?不知道他们又有什么事儿。

    穿衣下床,洗漱过后带到前院,五爷和七爷正带着刘家的一些人在东厢里坐着,每人面前都摆着碗筷,吃的都是郑三娘铺子里卖的粥和包子,还有几样小菜。

    粥的口味甚合胃口,年岁最长的五爷也喝了三碗,又吃了几个包子。

    而在墙边放着几只大箱子,还绑着几个人,刘大夫人和秦账房,以及刘一妙都阴沉着脸坐在一旁,面前空空如也。

    刘双喜一进来,除了五爷和七爷,其余人都站了起来,七叔更是朗声道:“双喜,昨儿半夜,他们想要把刘府的家产转走,幸好被我们刘家的人看到拦下了,只不过他们一把火把账房烧了,是否被他们转走一些就不得而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