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入主刘家
    刘双喜还未说话,刘大夫人尖声喊着:“谁说这是刘家的家产了?这是我的嫁妆和这些年做生意攒下的体己,如今我们三石失踪不见了,你们这些人就惦记着刘家的家产,我一个妇道人家能怎么做?只能先把自己的嫁妆运走,免得到时被人给昧了。”

    刘一妙也在旁哭道:“你们也太欺负人了,虽说我爹不在了,可当初也给我留下不少嫁妆,你们怎么说抢就抢?”

    刘家子弟不满这母女俩强辩,七嘴八舌地骂她们睁眼说瞎话,嫁妆再多能有多少?当初刘大夫人嫁过来时可只带了五箱嫁妆,其中还有不少是衣服衣料,如今这箱子里可是满满的都是金银珠宝,难道这些年刘家的家产都被她当成体己攒了?

    就她做生意的手段大家都看在眼里,一个如意坊开了一年,结果赚了几个钱?还好意思说这些都是她做生意攒的,要不要脸?

    五爷举了举手,刘家人闭上嘴,目光落在老头身上,刘双喜虽然知道五爷他们是在帮她,可设身处地还是怪同情刘大夫人的,在这个时代里,没了儿子的女人也确实是够难的,攒再多钱别人一句话说抢就抢。

    就好比郑三娘,这些年把丈夫留下的米粮铺经营得红红火火,早不知翻了多少倍,后来又同她一起开铺子,若不是郑三娘强势,想必也保不住那些家产。

    就是如今还总有亲戚来要把自家的儿子过继给郑三娘,还不就是图她的钱?郑三娘索性与亲戚们撕破了脸,若不是靠上白夫人这层关系,早就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刘大夫人也看着五爷,虽然心里愤恨,却还是不敢同五爷大闹,对五爷见了个礼,“五叔,您在刘氏族里最有威望,今儿这事儿还请您能秉公处理,我当年嫁进刘家时,也是带了嫁妆来的,这些年里除了刘家的生意,我自己也有一些生意,攒些体己怎么了?再有我家一妙年纪也大了,若不是老爷过世,一妙去年就出嫁了。可虽说老爷过世,可一妙的嫁妆也都是早就置办下的,不能因我儿子失踪了,我的嫁妆和一妙的嫁妆就要都给了别人吧?”

    五爷哼了一声:“侄媳妇,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什么叫给了别人?虽说三石失踪了,甚至可能已经不在了,但我那侄儿可还有四喜这个亲儿,别说的像别人都图谋你的银子似的。当初你分家时占了双喜和四喜的份,当时我们就没说话,想着毕竟都是我那侄儿的孩子,也没给了外人。可这一年来我们都看在眼里,你就不是个会做生意的料,把好好的生意做得一日不如一日,我看也该是时候换了个来打理这份生意了。既然今儿大家都在这里,待会儿就把家产交接一下,该四喜的往后就都归到四喜名下,我想四喜是个好孩子,你这做嫡母的将来就等着他给你养老就是。至于说你的嫁妆,当年你嫁进来时,刘家族里似乎也有一份嫁妆单子,有多少就按嫁妆单子上算,刘家也不会强占了你的嫁妆。一妙的嫁妆……就按着历来刘家嫁女的规矩先置办出来,大家都没异议吧?”

    五爷说完,众人附和着点头,五爷看向刘大夫人,“侄媳若有异议,尽可到衙门去告,到时县令大人怎么断我们也全听大人的。”

    刘大夫人心里恨,却也无可奈何,陈奇瑞摆明了向着刘双喜和刘四喜,她真去告了,恐怕更讨不得好。

    范家虽然还有个范乐章在京做官,可也管不到山长水远的梅西镇。

    再说范乐章要脸,刘家只要做得不过份,他也不会管这件事。

    刘大夫人想着刘四喜还小,只要刘双喜不参与进来,她或许还能笼络住刘四喜的心,到时也不会太亏,过几年早些给刘四喜娶个性子绵软的媳妇,等生了儿子,就让刘四喜去陪他那个老爹,刘家的家产还不是在她的手里?

    刘大夫人想得好,听五爷又问了一遍她可还有异议,摇头道:“全听五叔的,不过,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想往后刘家的事情最好双喜就不要参合了吧?”

    不等五爷开口,刘双喜表态,“这个自然,我整日又是照顾生意,又是照顾孩子,也没时间管太多。”

    刘大夫人刚松了口气,又听刘双喜道:“不过四喜毕竟年纪小,还要读书,生意上的事情还是要找稳妥之人帮着,尤其是账目上的事情就不想劳秦账房了,刘家的事儿秦账房往后也少管一些。”

    秦账房刚要发火,被刘大夫人拦下,“双喜所言甚是,往后我就在府里安心养老,生意上的事情也不插手了,一切都听四喜的安排。”

    刘双喜满意了,让彩云吩咐彩月摆几桌,大家开开心心吃一顿。

    听说要有酒席吃,刚刚喝多了粥的便忍不住后悔,早知不喝那几碗粥了,双喜快餐的菜好吃,若是待会儿吃不下可不就亏了?

    吃饭的时候刘双喜敬五爷:“五爷,日后四喜回到刘家,一切还要靠五爷多多费心,不懂之处也要向几位堂叔请教,到时几位堂叔可不要推辞。”

    刘双喜一句话便表明了,往后刘家的生意要仰仗刘家人帮忙,听得大家都甚是满意,连说应该的。

    自从刘财主死了,刘大夫人把原本刘家人的好处都收回了,可是大大地失了人心,不然今日也不会大家这般齐心地来落井下石了。

    刘双喜适时让人把刘四喜叫过来,又对着一桌爷爷叔叔挨个道谢,那乖巧的模样让刘家人很满意,直夸刘四喜将来定会大有出息,往后有什么事儿就找爷爷叔叔们,大家都会替他做主。

    刘大夫人和秦账房、刘一妙坐在一桌,看着那边气氛和谐,脸越来越黑,秦账房几次去扯刘大夫人的袖子都被刘大夫人甩开,如今儿子不知所踪,若不是还有刘四喜在,她这个刘家大夫人都得被刘家人赶出刘府,她还能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