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你这头猪
    酒足饭饱,刘双喜让刘四喜跟五爷他们回去梅西镇,刘四喜不舍地拉着刘双喜的手,把人带到外面,酝酿了半天情绪,难得情真意切地道:“刘双喜,你让我跟他们走,是不是不要我了?”

    刘双喜翻着白眼,“又不是三岁五岁的小屁孩,别弄得跟没断奶似的。放着刘家家产你不去接收,留着便宜别人?还是说你要和乐乐抢家产?”

    “刘双喜,你这头猪!”刘四喜气得把刘双喜的手一甩,跺着重重的脚步回到屋中。

    刘双喜摇了摇头,这小子竟然还想煽情,可也不想想,平日他也是住在学堂,回不回有区别吗?他要回来她还能赶他出去不成?何苦弄得像生离死别?

    刘四喜和众人带上几只大箱子回了梅西镇处理刘府的家产分割,除了刘大夫人的嫁妆和刘一妙的嫁妆,明面上的她们母女俩也占不到多少好处,但暗地里还有什么,因账本被烧也说不清楚,但只明面上这些,也已经不少了。

    做为梅西镇两大财主之一,刘家的家产可不是小数,刘四喜所能得到的家产足以让很多人眼红。

    而做为出嫁的女儿,刘双喜已经表了态,自然不会参与到刘家的家事中,但她却让影一和彩云跟着。

    影一武力不俗,若有人想伤害刘四喜和顽抗,影一通通都能解决了。

    彩云则是个算账的好手,心眼也多,当初又是刘大夫人的丫鬟,对刘府熟,没准还能发现一些别的。有这两个人在刘四喜绝吃不了亏。

    而五爷也表态,他们会一直留在刘府,直到刘四喜将刘府的一应事务统统接手。

    知道刘四喜不会有事,刘双喜静下心来就在想自己的事情了,虽说刘三石死后,没再有什么人来要她的命,但据景礼观察,总会有心怀不轨之人到双喜快餐来,是谁派来的不知道,但显然有人在暗中打刘双喜的主意。

    如今影一影二都被派了出去,刘双喜觉得她是否可以考虑带着乐乐离开了?可真要离开吗?好不甘心呢?

    因刘家出了事儿,刘四喜连着两日告假没去学堂,放学了陈礼和钱安康坐着马车来到双喜快餐,进门就找刘四喜,被告知刘四喜回了梅西镇,于是,同刘双喜打了声招呼便奔着梅西镇赶去。

    看着这两人对刘四喜热情如故,刘双喜不知他们是真心与刘四喜结交,还是为了云珞才与刘四喜结交,又或者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

    刘双喜原本就不是那么灵光的大脑,突然就觉得打了结,果然她这脑子就不适合玩政,没准什么时候被卖了还得帮人数钱呢。

    刘四喜到了刘家,先回自己当初住的院子看了看,仰天长叹几声,煽够了情才带着彩云和影一直奔刘财主活着时住的院子而去,如今他是刘府的主人,自然是要住在主院。

    再看看主院旁边刘大夫人的院子,刘四喜‘嘿嘿’笑了两声,吩咐道:“彩云,你去大夫人那里说一声,既然如今我是刘府的大老爷了,就请她搬到偏院去养老吧,她那院子我瞧着不错,回头给我媳妇留着。嗯,就搬到大小姐院子旁边的那个院子吧,也便于她们母女俩谈心。”

    彩云答应一声,带上府里的丫鬟直奔刘大夫人的院子,把刘四喜的话一传,刘大夫人气得就砸烂了一套茶碗,可面对如狼似虎的丫鬟婆子,她想不收拾也有人帮她收拾。

    能在后院侍候的下人哪个不是人精?当初刘大夫人得势时把刘四喜姐弟赶出府,如今刘四喜回来,刘大夫人便是再无翻身之力,惯会踩低捧高的人,谁还看不出时候?

    刘大夫人骂骂咧咧地搬出了主院,和赶过来安慰的刘一妙抱头痛哭,刘四喜站在为远处的假山上看,心里说不出的痛快!接下来,就该是给亲爹报仇的时候了。

    居高临下看着住了十几年又被赶出去的刘府,心情既雀跃,又有些失落,人是回来了,却物是人非,在意的人都不在,在的人又恨不得啃了他的骨头。

    秦账房在前院的小院里如坐针毡,刘四喜搬回刘府后就禁止他再去后院,他半点刘大夫人的消息都得不到。

    想到被他和刘大夫人害死的刘大财主,秦账房就更是不安,刘四喜回来了,会不会想要给刘大财主报仇?先软禁了刘大夫人就是信号。

    要不他跑了吧?可又不甘心经营多年的心血,或许刘大夫人还有手段收拾刘四喜呢。到时把刘四喜赶出去,他一准就把刘家搬空,带着金银珠宝跑路,才不侍候那个毁了容的丑女人。

    正想得出神,有人敲响了秦账房的屋门,秦账房将门打开,看到夜色里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一身家丁打扮,却是他没见过的生面孔,难道刘四喜手脚这么快?刚回刘府下人都换过了?

    少年将一块金子塞到秦账房的手里,秦账房先是一愣,少年对他使了个眼色,“我是少爷身边的小厮,少爷说了,只要你乖乖地把当初怎么与范氏合谋害了老爷交待清楚,不但不要你命,还会给你足够后半辈子花用的金银。”

    在秦账房愣神时,少年又朝秦账房使了几个眼色,秦账房便恍然明白,刘四喜这是要对付刘大夫人,而他这个疑似参与其中的账房,最多只能算是从犯,若是肯老实招认,刘四喜就会放他一马。

    可,杀人是死罪,更何况还给主家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刘四喜的话真能信吗?

    少年在秦账房的肩上拍了拍,“你只管将范氏如何害老爷,你又如何劝说不听都说出来,少爷最是宽宏大量。何况,你也该知道,少爷既然已经认定是范氏害了老爷,自然手里也是有证据的,与其最后你陪着范氏一同给老爷偿命,还不如实话实说,少爷不会为难你!”

    秦账房眼前一亮,“对,对,得知范氏要害老爷时,我劝过她多次,却不想她竟一意孤行,因没能救下老爷,我这心里一直不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