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刘大夫人被一群婆子绑了手脚关进柴房看管起来,只等着明日早起就扭送进县衙。

    刘一妙知道刘大夫人和秦账房害死了刘财主,也知道她和刘三石不是刘财主亲生的,听婆子们说事发了,心里便开始不安,见刘大夫人被婆子押走却没有理会她,稍稍松了口气,想着或许说的事发,是刘大夫人害死刘财主的事儿,而不是她的身世。过了近二十年富贵日子,她可不想被赶出去。

    忐忑地过了一晚,早起听丫鬟来报刘大夫人被扭送去了县里,刘一妙更是坐立不安,想跟着去看看,又怕去了结果不是她想要的。

    与其最后被赶出刘府,还不如自己带上值钱的东西跑了。于是,趁着众人扭送刘大夫人去县衙,刘一妙将自己值钱的东西一收,带上丫鬟绿莺就从后门溜出了刘府。

    刘一妙打算先躲一阵子,若是没她什么事儿再回刘府,若是她的身世被揭穿,带着这些金银细软她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一大早,就有人跑到双喜快餐砸门,起床做早饭的彩月打开门,看到外面站了一个跑得呼哧带喘的小厮,彩月疑惑地道:“刘升?你怎么来了?”

    刘升是刘府的下人,与彩月在刘府时就认得,这一大早上跑过来,看样子还有急事,彩月便有些急了。

    刘升一边喘一边道:“四喜少爷让二小姐……收拾……收拾……去县衙。”

    彩月大惊,抓着刘升的衣襟用力地摇,“少爷怎么了?为何要去县衙?”

    刘升被彩月勒着脖子,更是说不出话,眼看人就要翻了白眼,小喜悦跑出来,“彩月姐姐,你再用力就把他勒死了。”

    彩月才知道自己着急了,赶紧松开手,把刘升带进院子,让他在院子里的桌边坐好,喜悦又给端了一壶水,喝过了刘升才缓过劲儿,对彩月道:“秦账房昨晚把大夫人如何害死老爷的事都招了,五爷和里正带着一群人把大夫人扭送到衙门了,让小姐过去看看。”

    彩月一听喜上眉梢,“那毒妇终于要遭报应了,待会儿到堂上我再把她当初怎么威胁我加害小姐和四喜少爷的事儿也说了,绝对不能让她好过。”

    刘双喜从后院过来,闻言苦笑道:“那事儿就不用说了,我又没事儿,没得把你和彩云也牵扯进去!”

    彩月一听知道刘双喜是为了她和彩云好,可就这么放过刘大夫人真不甘心。刘双喜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如今你是我的丫鬟,即使说了也没人信,再说,她投毒害死我爹这个罪名一旦成立,她也别想好了,也不差这一件两件事儿。”

    彩月不甘心地点点头,随即喜笑颜开,“小姐,那你要不要去衙门一趟?”

    刘双喜点头,“要去,待会儿我写个告示你贴到门上,今儿咱们不做生意了。”

    彩月觉得不做生意就要少赚一天钱,真有些舍不得,可想到要亲眼去看刘大夫人被审判,觉得少赚一天钱也值得了。

    刘双喜歪歪扭扭地写了个告示,彩月用面搅了浆糊贴到大门外的墙上,收拾好后几人就奔着县衙走去。

    刘升是先一步往临县跑来给刘双喜报信,刘四喜他们人多走得慢,等刘双喜抱着乐乐,带着彩月和喜悦来到县衙时,刘四喜等人也刚刚击鼓。

    刘四喜简单地把昨夜秦账房招供的与刘双喜一说,刘双喜眼前一亮,悄声问刘四喜:“你这是打算让他和范氏在堂上狗咬狗了?想不到四喜这么聪明!”

    刘四喜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反正他是不会说给他出主意又出力的是钱安康。

    被刘双喜弹了个脑瓜崩,“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赶紧上堂吧!”

    陈奇瑞听说是刘四喜击鼓告状,立即让人升堂,陈礼从外面跑进来,陈奇瑞一边换官服一边斥责道:“昨夜去了哪里?小小年纪倒学会夜不归宿了。”

    陈礼对他挤眉弄眼,挨了陈奇瑞一鞋底子才苦着脸道:“昨晚我和钱兄去了梅西镇四喜家,还帮了四喜一个大忙呢。”

    陈奇瑞就觉得刘四喜在外面击鼓这件事,和自己的儿子也有关系啊,一边往前衙走一边问陈礼到底是什么情况,待将情况了解之后,也到了堂外,挥挥手让陈礼一边去,心里却已经有了计较。

    上得堂上,见刘大夫人被人按着跪在堂下,在堂外还站了十几个人。刘四喜一见陈奇瑞升堂,往地上一磕,“青天大老爷,草民刘四喜,状告毒妇范氏谋杀亲夫,你要给草民做主啊。”

    陈奇瑞想说不让刘四喜跪,可刘四喜一没功名,二没封号,上了堂按律当跪,陈奇瑞想要徇私也开不了那个口,何况若是为了跪不跪的问题让人觉得他偏心刘四喜就不好了。

    于是,受了刘四喜的跪,脸上也面沉似水,将惊堂木一拍,“大胆民妇,刘四喜所告可属实?”

    刘大夫人心里想着陈奇瑞会不会偏心刘四喜,却也不敢不回陈奇瑞的话,对于杀人,她深知不能认罪,一旦认罪就是死路一条,“大老爷,民妇冤枉,民妇怎会谋杀亲夫?我那丈夫是重病而死,是刘四喜他想要独得刘家的家产,才会诬告民妇,求青天大老爷给民妇做主。”

    陈奇瑞又问刘四喜,“刘四喜,你说范氏杀了你爹,可有人证物证?”

    刘四喜道:“有,有,与范氏有私情的秦账房已然招供,供罪书现在里正手里,还请大人过目。”

    本来站在一旁等着随时出场的里正立即把昨晚秦账房写下名字的供罪书呈上,有衙役接了递给陈奇瑞。

    里正道:“这份认罪书是秦账房亲口供诉、签字画押,当时我等十几人都在屋中,亲耳听到秦账房供诉,绝无威逼利诱之嫌。”

    陈奇瑞接过供罪书,虽然对上面的字迹有些微词,但上面的内容却完全没有问题,问道:“供诉人秦账房何在?”

    秦账房被推搡着上了堂,跪到了刘大夫人身后,若是可以他真不想上这个堂,可做为供诉人,这个堂可不是他说不上就不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