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自己招吧
    见刘四喜过来,刘四喜从椅子里跳起来,跑过来要抱乐乐。刘双喜叮嘱他小心之后把乐乐交到刘四喜的怀里,刘四喜先在乐乐的脸上亲了几口,又坐回太师椅里,换刘双喜坐在太师椅里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

    将所有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也让所有人都心里忐忑不安,比起年幼的老爷,这位能支撑起一个双喜快餐的小姐就让人不免心生敬畏。不知小姐和老爷喊他们过来是要发作他们,还是只为了敲打,一个个大气儿都不敢出。

    刘双喜看完了,对众人的反应甚是满意,扭头看刘四喜,见他和乐乐玩成一团,被乐乐抓着脸蛋疼的呲牙咧嘴还呵呵地笑,压根就没把心思放在这些人身上。

    刘双喜拿帕子放在唇边轻轻地咳了声,刘四喜压根就没听到,刘双喜又咳了声,刘四喜还在和乐乐玩,刘双喜沉声道:“四喜!”

    刘四喜茫然地看向刘双喜,刘双喜朝下面站着的下人努了努嘴,“身为老爷,你是不是该说些什么?”

    刘四喜只顾着和乐乐玩儿,闻言笑道:“我没啥说的,你替我说吧!”

    刘双喜皱了皱眉,刘四喜忙站起身,把乐乐往刘双喜的怀里一放,背着小手在众人面前走了两趟,这才清了清嗓子,“要说老爷我刚刚接手家业,按说也没什么好说的,可不说些什么,难免有一些眼皮子浅的会觉得老爷我年纪小好欺,我今儿就把丑话说在前头,如今既然是老爷我接手了刘府,往后就别拿范氏在时那一套来应付我,什么阿谀奉承、投机取巧,若是被老爷我发现了绝不轻饶!”

    刘四喜顿了下,又接着道:“今早你们也该有所耳闻了吧,铺子里查出不少账目对不上,那些觉着我年纪小,还想用从前一套对付我的,往后就都息了不该有的心思,一旦被我发现是背主的,有卖身契的我就把人卖到最下作的地儿。没卖身契的也好办,大家也该知道我与陈县令家的二少爷是同窗吧?陈县令可是个为民做主的好官,想必陈县令也不会容许他管的地界出那种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吧?到时是抄灭家产,还是下狱发配,咱都按律法来!”

    说完,刘四喜的目光在众人脸上再次扫过,突然喝道:“刘安,你先来说说你管的铺子吧!”

    被刘四喜点到名的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个子很是高壮,看起来倒像是个忠厚老实的,闻言先笑道:“少爷,不该叫老爷了,请问老爷,我管的铺子有啥事儿?”

    刘四喜‘呵’了声,“老爷给你机会自己先说。”

    刘安苦笑道:“我手下管了一间胭脂铺和一间布庄,这些年都兢兢业业不敢有所懈怠,如今听老爷这么说,不知情的还不得以为我做了啥亏良心的事?老爷不带这么吓人的。”

    刘四喜扬着下巴,抬头看着刘安,微眯了眼,“你和谁‘我我’的?”

    刘安自知情急之下失言了,也是他从前没把刘四喜放在眼里,一时没改过来口中,照着自己的嘴巴扇了两下,“瞧奴才这张破嘴,老爷您大人有大量,别和奴才计较。奴才往后定会长记性。”

    刘四喜点了点头,“成,往后若是不长记性,仔细你的皮!行了,下去吧!”

    刘安愣愣地道:“这就完了?”

    刘四喜斜了他一眼,“不完了还想怎么着?这么多人呢,每人给一次机会,你完了就换别人了,自己不把握住了,难道还要浪费老爷的时间?”

    刘安心里便打起了鼓,不知刘四喜说的机会是已经掌握了他这两年在账上做手脚的证据,只想给他一个自己招认的机会,还是在诈他。

    见刘四喜又朝着下一个人走去,刘安冲动之下便想不管不顾地招了,但很快又清醒过来,他是刘家的家生子,若是招了说不定就要被发卖到最下作的地方,若是不招,没准刘四喜什么都不知道呢。

    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哪有吃进嘴里再吐出去的道理?

    才回来两天,再有本事也就是个十三岁的少年,还真能这么快就把账目都理清了?

    刘安心安理得地退回去,却没发现他脸上变来变去的神色已经被刘双喜看在眼里,对身后的彩云低声道:“这个刘安待会儿回去好好查查他的账。”

    彩云答应一声,在手上的本子上记下刘安两个字,虽然她识字不多,记个人名看个账本还是足够了。

    接下来,刘四喜又连着问了几个人,有了刘安的前车之鉴,一个个都硬着头皮什么都不肯招,可那一脸心虚的模样让彩云的本子上又多了几个名字。

    眼看要问的人都问过了,刘四喜怪遗憾的,就没一个胆子小的主动招?刘四喜道:“这可是老爷我给你们的机会,若是现在招了,只要把贪了的银子交出来,老爷我保证既往不咎,若是还想负隅顽抗,被查出来可就不是这么说话了。大家都应该知道,老爷我是年纪小,可我能报了父仇,又夺回被仇人霸占的家产,大家心里应该琢磨一下,这些是靠运气还是老爷的真才实学,青山学堂出来的学生,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刘四喜话音刚落,他面前的人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爷,奴才招,奴才都招。”

    刘四喜面露喜色,“刘禄啊,快起来说话,你和老爷好好说说你都招什么?看看和老爷本上记的能对得上不,若是都对,你把从前贪墨的交回来,老爷保证绝不罚你,还会让你和从前一样体面。”

    一听刘四喜本子上还记着了,大家纷纷偷眼看向还在本子上写写划划的彩云,心里都没了底,只有刘禄觉得他的选择对了。而那些之前还抱着侥幸心理的,好几个都后悔了。

    可刘四喜说过机会只给一次,他们再站出去哀求,刘四喜会不会说机会错过了就没了?反正已经错过了,就先看看刘禄的结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