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人人有份
    刘禄跪在地上就把他这两年来怎么在管着的铺子里做假账,怎么利用进货和出货的漏洞取巧中饱私囊统统都招了。

    他每招一样,彩云便做势在本子上划一道,更是让大家觉得彩云的那个本子里记的都是他的罪状。见彩云神色一直凝重,刘禄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都招了,并将自己这些年记的一小本账也呈上,最后,抱着刘四喜的腿哭诉:“老爷,奴才一时鬼迷心窍,做出对不起刘府的事,可这些年贪的这些银子有一些已经花掉,奴才想还也还不上了。”

    刘四喜笑得和蔼,“老爷说了,既然给这个机会让你们主动出来认罪,之后便既往不咎,老爷就说话算话,你又是第一个出来认罪的,老爷更会给你恩典,你去把还剩下的都交出来,花掉的老爷就不同你计较,还让你继续做如今的管事。”

    刘禄听了傻了会儿,这才趴在地上给刘四喜磕头,“谢老爷恩典,奴才定当做牛做马地为老爷办差。”

    刘四喜笑眯眯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见到有的人不以为然,有的人一脸悔恨,心里便有了数。

    这一折腾太阳就已经爬起很高,院子里晒得人要冒油,刘四喜干脆回到廊下太师椅里一坐,“老爷还是那句话,机会摆在这里,谁主动出来认罪,老爷都不同他计较,待到黄昏时还不认罪的,老爷就只能公事公办了。行了,府里的下人都散了吧,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其余人只要乖乖招了,老爷也不追究。”

    刘四喜话音一落,府里的下人便纷纷退下,只剩下铺子里的大小管事,也足有三十几人。

    彩云用托盘装了几碗在井水里镇过的西瓜,将一碗递到刘四喜手上,刘四喜叉着西瓜一口一口吃得痛快。乐乐在旁边看的直流口水,刘双喜让彩云再给端一碗不凉的西瓜汁来,孩子小,肠胃弱,吃不得太寒凉的东西,就是西瓜汁也不能多喝。

    刘四喜对刘禄招手,“刘禄你过来,看你这人老实,老爷赏你一碗凉西瓜!”

    刘禄赶紧跑到刘四喜身边,从刘四喜的手里接过西瓜,刘禄眼圈都红了。

    其余人瞧着眼馋,可想到或许刘四喜并没有证据,不能为了一碗凉西瓜就把手里好不容易攒下的银子吐出去,一狠心又坚强地在院子里杵着了。

    刘双喜喂了乐乐吃了四勺西瓜汁,剩下的便自己喝了,瞧着天也热了,乐乐在怀里就有些不老实,刘双喜同刘四喜打了声招呼,带着乐乐回去歇着。

    梅西镇不比临县到处都铺着石板路,太阳晒在地面上也不似临县那么热,窗外有一片竹林,小风从竹林吹过,进到屋中时便是徐徐的微风。

    刘双喜昨晚对了一夜的账,早起才睡了那么一会儿,天气又热,此时已经困得睁不开眼,陪着乐乐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醒来时已过了午时,阳光当头晒着,躺在吹着小风的屋中都热得一身汗,想来太阳下面晒着的人得遭不少罪。

    刘双喜将门外守着的丫鬟喊了进来,“前面如何了?还有谁也招了?”

    丫鬟回道:“刚刚奴婢去打听过了,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刘禄管事招了,其余人还在顽抗。不过老爷发话了,若是有知情者举报有赏,若是帮着隐瞒同罪论处,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能有人招了。”

    刘双喜笑了笑,刘四喜这一年在青山学堂也没白读书,这话说的一套套的,或许还真能让他把账都捋平了。

    “你去找彩月,让她多做些凉粉,下午拿来当零嘴儿吃。”

    彩云彩月是刘双喜身边的红人,在刘府里自然是水涨船高,一应小丫鬟都围着彩云彩月叫姐姐,自然彩月也不会主动做了好吃的给这些小丫头们吃。

    可昨晚请五爷他们吃的那顿饭,满府都飘着了不得的菜香,尤其是五爷他们一边吃一边夸,那些只能看着吃不着的下人们个个都馋的要流口水,可彩月身份不比从前,再馋也没人敢开口和彩月说让她给做个菜。

    如今虽然只是一个凉粉,小丫鬟已经期待彩月的好厨艺了。

    彩月得了令后就窝进厨房,做凉粉并不难,将兑好的绿豆淀粉放到开水中搅拌成糊,再倒进桶中、沉入井中镇着,成型后切成条状,拌上辣油等调料,吃起来冰冰凉凉、酸酸辣辣,既开胃又消暑。

    做好之后,彩月用托盘给刘四喜端去四碗。刘四喜已经让人搬了一张塌小睡了一会儿,刚刚醒来还有些迷瞪,端过凉粉就觉得食欲大开,顺手又递了一碗给刘禄。

    刘四喜边吃边对彩月道:“凉粉多不?待会儿再给我送几碗过来。”

    彩月笑,“多,小姐吩咐让多做了,府里人人都有份。”

    再看院子里站着的那些很可能也算在人人有份的一员,此时却因负隅顽抗而没有口福的众人,彩月道:“奴婢还腌了不少肉,小姐说晚上府里所有人一起烤肉吃,不过吃不吃还得看大家的表现。”

    ‘吸溜’,不知谁狠狠地吸了下口水,紧接着大家的口水就都有些止不住了。

    刘四喜摆手道:“行了行了,你也别在这里馋我了,记得再腌几只鸡,老爷最爱吃烤鸡,抹上一层蜜,那滋味,绝了!对了,秘制五花肉也不能少。”

    彩月答应了下去,刘四喜一勺一勺地吃凉粉,清凉的凉粉刚从井里提上来,凉丝丝的吃进肚子里暑意全消。

    刘四喜一边吃一边摇头晃脑,“刘禄,凉粉好吃不?”

    正蹲在刘四喜旁边吃凉粉的刘禄立马点头,可想到这么和老爷回话似乎不妥,赶忙把嘴里的凉粉咽下去,“好吃!太好吃了!”

    刘四喜满意了,对院子里被太阳晒得东倒西歪的人道:“老爷人人都给了机会,要不要就看自个儿了,把握住了,就坐过来一起吃凉粉,把握不住……呵呵,侍书,再给刘禄端碗凉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