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最好别招!
    “是!”跟在刘四喜身后不显山不露水的侍书脆生生地答应了,端了凉粉给刘禄递过去,“禄叔,你慢慢吃,也别吃多了,晚上府里要烤肉,你可得留着肚子多吃肉!”

    被这么个小不点叮嘱不要多吃,刘禄脸上发烧,边往嘴里扒凉粉边点头。

    刘四喜将手上的碗往桌上一放,抬头看了眼还在半空中的太阳,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既然大家都不招,我也不能让都在这儿晒着,我先回去歇着了,你们再好好想想!嗯,别让我等太久哦!”

    原本见了刘禄待遇后已经动摇着想要招的人便急了,可见刘四喜头也不回地走了,站在那里傻怔怔许久,一跺脚便有人奔着刘四喜如今住的主院追去……

    刘四喜笑眯眯地看着桌上彩云刚刚记下的一摞纸,上面都清楚地记着有谁谁侵占了刘家多少银子和多少货物,十几张纸上的总额加在一处,少说也有一万多两,这还是主动招的。

    彩云将昨日对账时发觉有问题的地方也都圈了出来,与纸上这些对比之后,虽然数量并不太多,可比他们之前想像的还要严重。

    只是这些人还打算负隅顽抗,接下来就得他们多费心思查证,相信总会有查明的一天。

    而这些主动招供的,刘四喜也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对他们不予追究,但这些人不但有贼心有贼胆,还动了贼手,刘四喜再有一颗宽宏大亮之心,也不可能真心实意去养一群心术不正之人。

    只是目前他手上也没有可用之人,只能让这些人先在铺子里风光,待到日子慢慢架空就是。

    刘四喜自认在青山学堂这一年多,不但学识蹭蹭往上涨,心眼也比从前多多了,同赵八不咸不淡地接触这么久,在他身上真是学到不少呢。

    虽说如今大家都说赵家唯利是图,是小人中的小人,可比起一些伪君子,刘四喜觉得与小人接触更轻松,大家都把利益摆在台面上,合则两利不合则分。

    刘四喜决定去找赵八请教请教生意上的事情,若是有他相助,不过几间铺子罢了,还怕被人坑吗?

    太阳落山了,刘四喜一声令下,刘府架起了一只只大大小小的炉子,炉子不够又用石头垒了几个,上面摆满了全鸡全羊,还有一些肉串,都是刘双喜带着彩月煨制出来的,味道自然是好得不用说。

    招了的都被请到炉边吃烤肉,最后也没招的五个人就在旁边瞧着,在院子里晒了一天,此时都是又累又饿又渴,瞧着这边又吃又喝都羡慕得很,可刘四喜不发话他们还不敢离开。

    有人甚至想要站出来招了,刘四喜却厉目一挑,指着走出半步的人道:“日头落山了,机会已经没了,招与不招都是一个结果,你最好还是坚持下去吧!”

    于是,走出一半的人又渴又饿又疲又急,身子一软,便昏了过去。

    刘四喜眉头都不皱一下,只是让人把倒下的人送回他自己家,又对着剩下的四人冷笑几声,之后便大口大口地吃起了肉。

    因为顾及他大老爷的身份,刘双喜也难得的没有在下人面前管着他,这肉吃得真爽!

    而与之相比的则是没吃没喝,只剩下绝望的四个人。但想要在刘四喜面前讨好的人多了,他们招与不招又有多少差别呢?

    刘府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正如刘双喜所说,做为出嫁的女儿,她不想多参与刘府的事情,又在刘府住了两日,一早刘双喜就带着彩月和喜悦回了双喜快餐,景礼自然是默不作声地跟随,看得要被迫留在梅西镇的影一很是羡慕。

    虽说景礼守在刘双喜身边,刘双喜会很安全,可同样景礼在刘双喜身边,对王爷也是个威胁。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影一一直都知道,可惜王爷一直没信,他再急也没用。影二被派出去好些日子了,要回来还得好些日子,但愿这些日子不要出事啊。

    刘大夫人与秦账房毒死刘财主的事情已经在临县传开了,原本不知道梅西镇刘财主的如今也都知道了,更知道了如意坊与双喜快餐的恩恩怨怨,难怪刘大夫人会在这么近的地方开一间如意坊与双喜快餐打对台,原来是恶毒嫡母看不得继女好啊。

    当刘双喜一回临县,路上很多认得她的人就过来打招呼,刘双喜并不知道大家是因为那桩案子,还当大家是盼着双喜快餐开业,于是,对每一个打招呼的人都道:“明儿双喜快餐开业,每一位来铺子吃饭的客人都会送上一碗消暑羊汤,欢迎惠顾啊。”

    待刘双喜回到双喜快餐时,明日双喜快餐再开业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真就好比过节一样,每日都吃双喜快餐的美味,这几日吃不到了,嘴巴都淡得没味儿了。

    依着彩月的意思,他们一回到双喜快餐,就可以出去采购些菜然后开门做生意,刘双喜却不同意,“反正歇也歇了这么久了,也不急于一时,何况你一辛苦就是大半年,多歇歇也无妨。”

    刘双喜甚至想要再培养一个厨艺好的手下,毕竟只靠着彩云一个大师傅做菜也属实辛苦,王氏几人虽然也能做些简单的菜,但稍稍需要诀窍的菜就无法上手了。

    那么如果把双喜快餐的经营方向改一改,比如做成火锅店一类只要把秘方握在手里就不怕被人偷学去的店呢?

    这样一来彩月也不至于小小年纪就累成黄脸婆了。

    刘双喜怜惜地拉着彩月的手,“彩月,我琢磨着你整日在厨房里忙碌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你看这小脸都让炉火烤干巴了,要不咱们做些别的卖,你只管掌握着一些重要的秘方,其余的活都给别人做如何?”

    彩月先是惊喜,随即又担忧地道:“我知道小姐信任我,可做别的会赚钱吗?”

    刘双喜嘿嘿地笑,前世多少家有着秘制配方的火锅店都大火特火,在这里还没听说有一间专门卖火锅的店,若真开一间有多火她完全可以预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