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女人都爱买买买
    虽说火锅店火,但夏天天气热,这时代又没有空调,火锅一吃保准能汗流浃背,吃完了绝对是痛苦并快乐着。

    虽然火锅店生意好,那也得再等些时候,到时天稍稍凉些下来再说,但技术可以先教给彩月。

    毕竟什么时候说不准她就要离开了,虽然章太妃和表小姐那边再没有别的动作,可随之再来一次动作她和乐乐还有没有命在?要跑是必须的了。

    可那一天真希望越晚越好,最好永远都不到来。安逸富足的生活她真不想放弃。

    因为说了第二日每个来双喜快餐吃饭的人都会送一碗羊汤,下午没事儿的时候刘双喜就带着彩月和喜悦出去逛街,顺便定几只羊,景礼自然是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了。

    影一影二都不在,为免意外发生,刘双喜和景礼商量后,决定往后送餐的活就都交给那些雇来的女人,地都种下了,那边用不了那么多人手,女人们也愿意多干一些赚点外快,如今大家都知道在铺子里做事可比种地赚得多多了。

    冬天的两个多月,她们只在临县卖海鲜就赚了不少工钱,现在只要说是双喜快餐的活,哪怕天再热她们都愿意去做。

    可人多,活就没那么多了,于是,往后就让那些女人轮换着到铺子里来帮忙。

    这几日双喜快餐不开,郑三娘的铺子忙过中午就关门,没有刘双喜在她说话都找不到人,天再热,人就蔫蔫的,听说刘双喜要去买羊也就跟着出来了。

    一路上,大大小小几个女人在前面有说有笑,景礼则默默地跟在后面,顺便帮着提些买来的东西,想要低调地不被任何人注意到。

    可这几个女人,郑三娘干练泼辣,清秀中透着英气;彩月娇憨可爱,笑起来甜美可人;瘦下来的刘双喜更是美得让人移不开眼;再跟着一个机灵漂亮的小喜悦,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景礼就是那个护花使者了,被无数双眼睛羡慕嫉妒地欻欻着,景礼只能假装视而不见,不然还能怎么着?冲上去打一顿?人家不过是看两眼,打人就有点过了。

    刘双喜和郑三娘这两个富婆都不是见了东西就管不住荷包的女人,可家里人多,要用的也多,一路走来景礼的两只手也都占用了,彩月和郑三娘手里也拿了不少,郑三娘大呼:”早知道要买这么多,就该带两个婆子出来了。“

    可这时候再回去找人也麻烦,好在刘双喜带彩月到一间药材铺买能用到火锅里的药材,药材铺的掌柜很会做生意,见刘双喜等人都拿了不少东西,便让伙计把刘双喜刚买的药材送上门,不然几个人还真拿不了那么多。

    郑三娘更是让人帮着把之前买的东西也一并送回去,掌柜自然都答应了,怎么着都是送一回,如今在临县谁不知道郑三娘和刘双喜这俩女人有钱?不过帮个小忙,往后她们没准就会多来买几回东西呢。

    东西送回去了,瞧瞧手里空空的景礼,郑三娘笑:”这回看来又能多买些了。“

    景礼的脸顿时就黑了,想着下次再跟她们出门,要不要直接推架车了?刘双喜抱着乐乐走累了还能歇一歇。

    走着走着就到了城北,在临县,城北可以说是难民区,但这里做买卖的人却不少,尤其像卖肉这类买卖常常要弄得地上脏水横流,惹来大家的嫌弃,富人最见不得这些脏乱,于是很多人就将摊子设在城北,倒也渐渐形成了一片商业区。

    刘双喜先看了一些羊肉摊,上面的羊肉有些小贵,自己买几斤吃着还行,若是放到铺子里大量使用肯定是不合算,还不如买羊回去自己杀。

    可问题来了,羊买回去谁杀?杀鸡宰鱼她和彩月都行,羊这种大件的还真搞不定,如果让她拿刀来宰羊,她倒觉得把羊脑袋拧下来更容易。

    刘双喜正犯难,一旁装了半天布景板的景礼道:“掌柜,我认为与其买肉回去,不如买羊回去自己杀,刚好我杀过羊,这些倒也不难。”

    刘双喜闻言大喜,只要把羊宰了,扒皮剔骨就容易了,不过想想景礼或许连人都杀过,杀羊肯定不在话下,看景礼的眼神就带了崇拜。

    景礼心里小小地得意了下,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于是,本来想要和羊肉摊说好明早送肉的刘双喜便决定买羊回去自己杀,这样还能多买几只养着,什么时候想吃羊肉了,铺子里还能卖份羊汤。

    等人走了不远就看到几份卖羊的,有些是从乡下收来倒卖的,也有自家养的想要多卖几个钱牵来的,区别在于大多倒卖来的都皮光水滑、毛色洁净。

    而那些自家来卖的多半都是被倒卖羊的人挑剩下不好卖的,或是不会倒卖羊的那些手段,打理的不够干净。

    刘双喜买羊是为了肉,羊皮倒是不在意,看来看去觉得自己来卖的羊虽然不好看,也有肥肥壮壮的,价比倒卖的低一些,就决定买这些人的羊,大不了回去好好打理打理,虽然手里不缺银子,可能省的地方也不能大手大脚。

    挑了五只羊,眼看这一圈买下来也没什么再需要的,刘双喜就让人帮着牵到双喜快餐去,他们也一路跟着卖羊的人往回走。

    走着走着,就见路上有人围了一圈指指点点。刘双喜抱着乐乐不想往人堆里凑,郑三娘和彩月却都是好热闹的性子,让喜悦在刘双喜身边待着,她们踮着脚从人群往里看,可前面的人个子太高,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什么,最后便气馁地退了回来,郑三娘道:“啥也没看到,就听说是有人活不下去了,要自卖自身,这世道人活着都难啊。”

    刘双喜闻言‘哦’了声,倒也没多想什么,正如郑三娘所说,这世道人活着都难,如果到街上绕一圈,差不多每天都能看到有人插着草标卖自己,若是都同情了她也养不起那么多人。

    反正也没看到是怎样的人,就让别人来做这个好心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