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到底还卖不卖了?
    知道与自己无关,也不是什么好瞧的热闹,几人又要往回走。可还没走出几步,刘双喜就被旁边冲出来的一个人给拦下了。

    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左右岁的妇人拦在刘双喜面前,“你就是双喜快餐的掌柜吧?”

    刘双喜见她神色中带着鄙夷,显然拦下自己不是为了套近乎,而是想要找岔,对她的态度自然也不会多好,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正是!不知这位大嫂有何赐教?”

    妇人道:“听人说刘掌柜乐善好施,最是看不得别人受苦,为何见到那边有人自卖自身却不闻不问?”

    刘双喜惊讶道:“原来那边是有人卖自个儿啊?我还真没瞧见。”

    妇人刚想说刘双喜在装蒜,却听刘双喜又道:“可这又关我何事?我店里如今又不缺人。”

    妇人一口气噎在喉咙里,见刘双喜白了自己一眼就要走,妇人上前就要拉刘双喜的袖子,“你不是有钱吗?为何不帮帮别人?就忍心见那样如花似玉的一个姑娘卖入那种地方?”

    见那边围着的人群已经都向这边看来,还有不少人跟着起哄,而那妇人脸上明显现出得意的神色,刘双喜眼神一黯,觉得这似乎是针对她的一场戏,可目的是什么?

    想了想,刘双喜点头道:“这位嫂子说的对,我这人确实是心善了些,之前只是路过,并未看清那边发生了什么,如今听嫂子一说,却是有个美貌的妹子要卖身吗?唉,做女人难啊,做个漂亮女人更难,来,大家让让,我看看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几乎所有人都认得刘双喜,听刘双喜一说主动让开一条路,刘双喜就看到里面跪着的那位自卖自身的姑娘了,一身淡青色的棉布衣服,头上还罩着个帕子,瘦瘦弱弱的跪在那里还真有几分可人怜惜的模样。

    此时听到刘双喜的声音,姑娘抬头看了过来,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清秀,勉强也算得上如花似玉。

    但刘双喜不是男人,并不懂得怜香惜玉,尤其是那妇人的几句话明显是有目的的,刘双喜再看跪着的姑娘,怎么看怎么觉得人家是在算计她。

    刘双喜抱着乐乐,一步步走入人群,居高临下看着跪着的姑娘及在她面前放着的那张纸,洁净的白纸、缭乱的字迹和崭新的墨痕更让刘双喜确定自己的猜测。

    这张纸没准就是知道她在这边,才赶紧写出来的呢。

    刘双喜看了一会儿,见姑娘不舒服地动了动腿,夏日穿的都薄,或许是临时起意,姑娘膝盖下面也没垫个什么,临县的路面都铺着硬实的石板,薄薄的衣料完全不起作用,估计跪这一会儿腿已经硌红了,也怪可怜见儿的。

    妇人跟着刘双喜身后,见刘双喜许久都没开口要买下姑娘,心里发急,“刘掌柜,你到底买是不买?”

    刘双喜道:“瞧把你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你妹子呢,人家自己都没说啥,你倒是巴不得赶紧卖了人拿钱走人。”

    刘双喜一句话说得妇人哑了声,旁边看热闹的也都七嘴八舌议论起来,甚至有人已经怀疑妇人和姑娘是一起的了,没准就是想玩仙人跳什么的,不然为何从前没在临县看过她们?

    若说人家姑娘是投亲不遇,才不得不走到这一步,这么热心,又认得刘双喜的妇人,为何没有一个人认得她?

    有人劝刘双喜:“刘掌柜,你如今家大业大,难免被人盯上,还是稳妥着点儿,别像之前那个做糖的方子一样被人偷了去。”

    刘双喜见有明白人了,朝提醒自己的人谢道:“多谢何爷提醒,听何爷一说我也觉着事有蹊跷,唉,有时候难免有人会利用别人的善良做些坏事儿,我都不是第一次被骗了。”

    说着一脸无奈地对众人笑了笑,换来一片善意的笑声和感叹。

    妇人急了,“你们这些人怎么就都长了一副铁石心肠呢?我不过就是见姑娘怪可怜的,才想要帮她说句好话,怎么到你们嘴里我也成了别有用心?行了,好人不好做,我走成了吧?”

    妇人说完跺着脚就走了,刘双喜眼角余光就见到跪着的姑娘不自在地动了动,嘴角也紧紧地抿了下,显然是有些急了。

    可这又关她什么事儿?难道别人明显在算计她,她还要上赶着给人算计吗?看热闹的都看出这两个女人有可能是合着伙要坑她,她再凑上去给人坑就是傻了。

    刘双喜对众人道了谢,又把那句明日开业送羊汤的话说了,这才抱着乐乐和郑三娘几人往回走。

    等刘双喜走远了,便有人调笑着上前用手指勾住姑娘的下巴道:“姑娘,人家刘掌柜走了,你还卖不卖?要卖的话跟我走,我给你五两银子。”

    原本跪着可人怜惜的姑娘把眼一瞪,一巴掌把面前男人的手拍开,“拿开你的脏手!”

    说完从地上站起来,膝盖被青石板硌得生疼,晃了两下才站稳,见刚被拍开手的男子伸手要扶她,抬起一腿就朝男子踹去,踹完了人看也不看就跑掉了。

    被踹的男子弯着腰,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掉,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奶奶的,这俩娘们真是合着伙要坑刘掌柜啊!”

    众人哄笑,“看出来了还想占人家便宜?活该被踹,赶紧回去看看伤没伤着命根子,可别让你家那俩媳妇守活寡。”

    男子咒骂了句,总算过了疼劲直起腰,嘴上却不肯让步,“就这姿色,我还占她便宜?就是看她不像好人,逗她玩儿,要占便宜也占刘掌柜的啊,那才是咱们临县一枝花呢。”

    别人打趣道:“就你这小身板还占刘掌柜的便宜?刘掌柜一巴掌就能把你扇出十丈远去。”

    男子撇了撇嘴,“别说我,一巴掌把我扇十丈远,换了你得扇二十丈远。”

    “反正都是一样被扇,十丈二十丈有区别吗?不过我对刘掌柜是欣赏敬佩,可没你那些不堪的心思。”打趣之人鄙夷地看了眼男子便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