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你儿子长得像我姐夫
    初见景礼提着个女人进来,刘双喜吓了一跳:“景大哥,你这是在哪儿抢的女人?”

    景礼脸色黑了下,把女人的脸抬起来,刘双喜虽然早就猜到那两个女人有问题,可真正见到还是有些惊讶,“你在哪儿把她抓来的?”

    景礼道:“就在门外,她鬼鬼祟祟的不知在看什么,就抓了过来。”

    刘双喜走上前,摸了摸姑娘鼻息,见她呼吸均匀,并不像是受了伤才放下心,虽然这姑娘来历不清,动机不明,但也不好说杀就杀,不过,若是真被景礼弄死了,大不了就埋了吧。别人的命虽然也是命,但有可能威胁到她和乐乐的生命,她也不会圣母地说让景礼都放过。

    但如今人还活着,景礼又给带进她的屋子里,显然是想要当着她的面审问姑娘的来历和目的,但不知为何,刘双喜就是不想让景礼来审这个姑娘,“景大哥,要不这个女人我来审?你先到外面?”

    景礼略有些担心地望着刘双喜,见刘双喜朝他扬了扬手臂,意思说她有力气,景礼笑了笑伸手在姑娘身上摸了一遍,摸出小刀一把,飞刀六把,药粉两包,又用绳子把姑娘捆上,这才退了出去。

    这个姑娘虽然来历可疑,但刚刚那一掌他就已经确定她的身手并不怎样,再把她身上藏的东西都搜出来了,用绳子也把人捆上,依着刘双喜的力气,她真再想做什么,刘双喜一巴掌就能废了她。

    而刘双喜从景礼搜姑娘身时就想捂脸,一直她都以为景礼是个守礼的君子,可君子有这么对一个女子的吗?看来一切都是假象啊,估计在景礼的心里也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原则。

    景礼出去后,刘双喜先把姑娘的嘴堵上,再用一碗凉水浇在姑娘脸上,打算把姑娘弄醒后好好地审问审问。

    至于说会不会惊动别的人,刘双喜倒不担心,如今这里就住着她和彩月喜悦,彩月心大,睡下雷打不醒,喜悦更是年纪小觉多,只要不弄出惊天动地的声音,郑三娘那边又远,不会被人发现。

    一碗水浇下姑娘没醒,刘双喜又浇了一碗水,姑娘还不醒,刘双喜自言自语道:“怎么还不醒?难道是被打得太重了?不知扇十个八个耳光会不会醒呢?”

    刘双喜便抬起手准备给姑娘几个耳光,结果还没等刘双喜手掌落下,姑娘已经醒了,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刘双喜,眼神里都是控诉。

    刘双喜问:“你刚刚在我们家门前想偷看什么?”

    姑娘赶紧摇头,刘双喜把手一举,姑娘便怯怯地点头。刘双喜满意了,果然还是耳光好用。

    “我把你嘴上堵着的东西拿开,你不许叫知道吗?”

    姑娘想了想点头,刘双喜便将她嘴上堵着的布拿开一些,见姑娘果然没叫,便将布扔到一边,可刚把布扔了,姑娘便张嘴要喊,刘双喜反手就是一巴掌,姑娘的脸顿时就肿起来了,救命也没喊出来。

    刘双喜满意地看着姑娘,揉了揉刚刚扇了人的手背,“呵呵,下次再不听话,可就不是一成力气了,你这张小脸虽然长得一般,可也不想变猪头吧?”

    但凡是女人都喜欢别人说她长得好,尤其是这姑娘一向被人说漂亮已经习惯了,听刘双喜说她长得一般,顿时就心头火起,压根忘了刘双喜除了说她长得一般,刚刚还打了她一巴掌。

    可面对刘双喜那张娇艳如花的脸蛋时,姑娘又泄了气,以刘双喜的姿色,说她一般已经算是抬举她了,站在刘双喜的身边,她这模样真没半分可比性。

    刘双喜打击完姑娘又问:“说说你在我家门外到底想要看什么?”

    姑娘眼珠子转来转去,结果在看到刘双喜又抬起的巴掌老实了,“我和姐姐是从华阳城来的。”

    “华阳城来的?”

    刘双喜的眉头紧皱,她现在最怕就是听到谁说是从华阳城来的,尤其是从华阳城的定北王府来的,这姑娘一张嘴就说她是华阳城来的,是觉得她不敢动她了?还是觉得华阳城来的就多长了几颗脑袋?

    刘双喜甚至已经在想要不要先把这姑娘和她那个姐姐都灭口得了,不然谁知她们会不会传什么消息回去。

    见刘双喜听她说是从华阳城来的后,眼中立刻有杀意一闪而过,姑娘忙道:“你先别急,我不是来害你的。只是想要向你打听一些事情。”

    刘双喜‘呵呵’冷笑两声:“打听事情有你这样又是卖身,又是大半夜偷偷摸摸的?你觉着我会信吗?”

    姑娘摇了摇头,确实是她们的做法让人很难相信,可她真是来打听事情的,这样做也是怕刘双喜不肯说,所以才想要靠她们自己的努力暗中调查。

    “刘掌柜,我真没有恶意,要不你听我把话说完如何?”

    刘双喜的巴掌还举着,朝姑娘扬了扬下巴:“说!”

    姑娘道:“我自幼父母双亡,随着姐姐嫁到了姐夫家里,姐姐和姐夫一直相敬如宾,日子也过得和美,姐夫也不像别的男人那样娶妾,姐姐这些年替姐夫生了两子一女,加上我六口人过得很不错。”

    刘双喜道:“你家过得好不好关我屁事?若你是来炫耀的,大可不必,我虽没有男人,但我有儿子、有弟弟,还有朋友和忠心的丫鬟,我并不羡慕别人。”

    姑娘摇头,“不是的,我并无炫耀之心,只是前些时候开始,姐夫就时常十天半个月地不回家,开始姐姐也没有多想,但总是如此,姐姐再信任姐夫也难免要起疑了。前些时候无意中姐夫与人说他要来临县。结果一走就是快一个月了,一直没有消息,我和姐姐都不放心,便到临县来看看,若是姐夫真在临县,就想看看他在临县到底做什么。”

    “我又不认识你姐夫,你来找我也没用啊?”

    姑娘叹口气,“可我当时真听姐夫与人说起双喜快餐,这不是实在没办法,才病急乱投医,想着没准姐夫就在双喜快餐,尤其是看到掌柜你的美貌,又独自带个孩子,我姐姐看了几次就觉得你的儿子长得像我姐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