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又一朵小白花
    “我儿子长得像你姐夫?你不会是以为我们家乐乐是我和你姐夫生的吧?”刘双喜顿时炸了毛,虽然她没见过姑娘的姐夫,但她绝不相信姑娘的姐夫会是云珞,事关孩子她才不会退让。

    姑娘忙道:“我也和姐姐说了,可姐姐就是认定姐夫是因为你才不回家,我也没有办法,只能依着姐姐,想要卖身进双喜快餐,若姐夫真是因刘掌柜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儿,我在这里没准就能逮个正着。若只是误会一场,也让姐姐能放心。”

    刘双喜冷笑道:“你还真疼你姐,卖身这种事都能答应,你就不怕我把你买下来,转手再卖了?你卖身契在我手里,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姑娘也一脸无奈,“可那是我姐,我能怎么着?”

    刘双喜问:“你姐夫是怎样个人?平日在哪里高就?”

    刘双喜觉得姑娘之前说过她姐夫与人提到双喜快餐,若不是凑巧来临县时在自家吃过饭,就有可能是有所图谋,而最近这些日子刘双喜可以说是风声鹤唳,稍有一点可能都不会放过,谁知这姑娘的姐夫是不是要害她的呢。

    姑娘笑道:“刘掌柜且放心,我家真不是什么坏人,我家姐夫在定北王府做事,我姐平日就在家里带孩子,若不是姐夫最近时常不归家,我和姐姐也不会怀疑他在外面养外室。如今见了刘掌柜,想来定是误会,回去我就同姐姐说。”

    “若你姐夫真是定北王府的人,或许你没找错人。”刘双喜一听定北王府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若是别的人或许真是误会,但定北王府出来的人还真未必是误会呢,那人若真来了临县,没准就是奔着她来的,只是不知他是谁的人。

    姑娘一听便愣住了,怎么看刘双喜这模样也和自家姐夫不配,可刘双喜都说不是误会,姑娘顿时便像看敌人一样盯着刘双喜,好在记着刘双喜说的扇耳光,没敢大声叫。甚至在看到刘双喜脸色不对时,怕刘双喜恼羞成怒对她下手,想要安抚刘双喜,“刘掌柜说笑了,掌柜这等相貌岂能看上我姐夫,想必就是误会!”

    刘双喜呵呵笑了两声:“我就是同你说笑,我还真与定北王府有生意往来,暂时天热,生意往来少些,去年冬一直到今年春,我与定北王府合伙卖海鲜,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不过你姐夫叫什么?我看看是不是认得的。”

    姑娘道:“我姐夫叫花期,原本是跟着表小姐到了定北王府,后来因表小姐总在内院,用得着姐夫的时候少,他便跟着定北王做事,哦对了,我姐夫脸上有一道刀疤,据说还是当年表小姐出门时遇到山贼,姐夫为了救表小姐留下的,为此表小姐还赏了姐夫不少银子呢。”

    刘双喜越听脸上的笑容越灿烂,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位脸上有刀疤的花期就是替表小姐到临县办事的人,至于办的事儿……自然是想要她的命。

    甚至想到刘三石当时说他也是受制于人才要害她和她的儿子,没准威胁刘三石的人就是这个疤脸花期。

    刘双喜问姑娘,“你说的这个花期我倒是没听过,不过若是他真到临县来,我看到了托人给你和你姐姐传个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知要把信带给谁,总不好说花期的妻妹吧?”

    姑娘看刘双喜就像看好人一样,“我姓栾,叫栾玉,别人都叫我栾二娘,在华阳府你打听栾二姑娘,大多人都知道。”

    刘双喜惊奇地看着栾二姑娘,“想不到栾二姑娘竟如此有名,真是失敬了。”

    栾玉略得意地笑了笑,“倒也不是我的名气大,只是当初章太妃见过我,曾夸过我几句,甚至有意让王爷将我收进王府做妾,是以才让很多人知道了我。”

    刘双喜就觉得章太妃的眼光真不怎么样,喜欢的都是这类看起来娇柔的类型,难道她喜欢看儿子的后院整日哭哭啼啼,你欺负了我不说,我就是要用眼神控诉你这样的?

    想到栾玉和表小姐两个人面对面比谁哭得更我见犹怜,刘双喜没忍住笑了出来,笑得栾玉一脸受到伤害地望着刘双喜,刘双喜摆手,“别误会,我不是笑你,只是想到一些别的事情。”

    栾玉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掩饰住,“刘姐姐,既然误会都解开了,你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好吗?”

    刘双喜点头,一边给栾玉解绳子一边道:“不过你说章太妃相中了你,可据我听来送海鲜的定北王府人说太妃更属意她的亲外甥女,而且,全府上下无人不知那位表小姐一直是以未来王妃自居的。你不怕她会出手对付你吗?”

    栾玉闻言眼中现出一丝愤恨,随即垂下头,直到刘双喜将她身上的绳子都解开,她才幽幽怨怨地道:“栾玉自知出身低贱,不敢与表小姐争抢,虽说表小姐与祈世子定过亲,可毕竟祈世子已然不在,表小姐如花似玉的年纪,也不能为他守一辈子,就算天下人都说她配不上王爷,但她毕竟是王爷的表姐,栾玉并不想与表小姐争什么,只要能陪在王爷身边,栾玉便知足了。”

    刘双喜不禁暗挑大拇指,这柔弱的小白花,真不是谁都能装得了,若不是看到栾玉眼中的不甘和她话里话外都在说表小姐和祈世子定过亲,如今又盯上王爷不要脸,她都可能会把她的话当真。

    不过,表小姐、栾玉?真想看看她们为个男人斗得死去活来呢。

    刘双喜随口安慰栾玉几句,又对栾玉道:“你和你姐太冲动了,不管你姐夫在外面是否养了外室,你们这样不管不顾地来找,可是大大地折了他的面子,万一他真恼了你和你姐,原本不想养外室,结果就真养了如何是好?或者说他只是想养个外室,恼了后直接把外室带回家里,你姐又该如何?”

    栾玉听了觉得刘双喜的担忧大有可能,有些急了,“那刘姐姐认为我们该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