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走!
    刘双喜道:“依着我来看,你姐若是还想与你姐夫过下去,这件事最好就当做不知道,回去该怎样就怎样,莫要让你姐夫发觉了。”

    栾玉上下打量刘双喜,猜疑道:“刘姐姐,你真与我姐夫不熟吗?”

    刘双喜知道她这个建议让栾玉又怀疑她与花期的关系了,可她是真冤,别说她真没见过花期,就是见过,估计也不会喜欢上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还是表小姐的人。

    刘双喜承认她是个看脸的,当初买下云珞,虽说刚好是她想要个儿子,但也是被云珞的颜给打动了,若是换了别人,她还未必能生出买回来生儿子的想法呢。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云珞她就没动过让别的男人碰的心思。

    可为了打消栾玉的猜疑,刘双喜指了指外面,“刚刚抓你进来的人看到了吗?”

    栾玉摇头,她都不知道是谁抓的她就被打晕了,如何知道是被谁抓进来的,刘双喜道:“就是昨日与我们一同上街买东西的男人,你看到他的长相了吧?”

    若是栾玉说没记住,刘双喜都会把景礼喊进来给她瞧瞧,好在栾玉真想起来了,想到景礼那张帅气的脸庞,再想到她是被景礼打晕的,这岂不是说她和景礼有过肌肤之亲?于是栾玉的脸便羞红了,心跳也有些加速。

    刘双喜虽然不知道栾玉脸红什么,但只要想起来就好,刘双喜笑着问:“你觉得他长得如何?”

    栾玉很认真地点头,景礼的模样很是英俊,只要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刘双喜呵呵道:“其实他是我的相好,你说有这样的相好,我还会和你姐夫怎样吗?”

    栾玉惊讶地张了张嘴,虽然觉得这个结果有些出人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想到刚刚她才和景礼有过肌肤之亲,刘双喜就告诉她那是她的男人,栾玉看刘双喜的眼神里带着不满,让刘双喜摸不着头脑,但这种小白花的心思她也猜不到,只要能让她不怀疑她和她姐夫有一腿,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栾玉许久才平静下来,对刘双喜笑笑,“我相信刘姐姐,回去就会将刘姐姐的话告诉姐姐,劝她多多忍让。”

    刘双喜拉住栾玉,“也不必都对她说,毕竟我和他的这种关系不好对外人讲,我也是相信妹妹才对妹妹说,只要妹妹知道就好。再说妹妹也可以想,你姐夫未必是在外面有什么人了,或许只是表小姐有事让他去做呢?怎么说他之前也是一直跟着表小姐,替表小姐做些事情也有可能。”

    栾玉点头应允,虽然她相信刘双喜和花期没什么了,可一想到刘双喜和景礼心里就有些不舒服,那男子长得多好啊,看人也冷冰冰的,怎么就看上刘双喜了呢?

    这几日她们姐妹俩在临县也打听了,景礼的本事可大着呢,而且,除了景礼之外,据说刘双喜身边还有两个本事大的伙计,曾经有人用很高的价钱都没撬得动墙脚。

    刘双喜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本事如此大的伙计死心塌地呢?难道伙计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其实……都是她的相好?

    如此一想,栾玉看刘双喜的目光都变得又酸又诡异,也就是刘双喜心大才没在意。

    亲自送栾玉出了大门,刘双喜回屋子里就叹气,这算不算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看来表小姐一直没放弃算计她啊。这真是太操蛋了!

    她身边是有三个能保护她的人,可除了景礼,她信不过影一影二,万一到时保护她的人变在要她命的人,那就是防不胜防。

    而且,对方虽然只是定北王府的一个表小姐,可手底下有人,真豁出去要弄死她和乐乐,没准还得连累了景礼,但对方要对付的是她,只要她离开,所有人就都安全了。

    难道真要走了吗?若是一年多之前刘双喜绝对可以给刘四喜留点银子就拍拍屁股走人,可如今刘四喜也继承了刘府,刘四喜却突然舍不得这个嘴不怎么好,却把她放在心上的弟弟了。

    可不走的话或许就要连累刘四喜,刘双喜躺在床上翻了半夜,最终还是做了决定,那就是:走!

    大不了等过几年大家都遗忘了此事,她再回来看刘四喜好了。

    刘双喜将一早就收拾好的银票都拿了出来,用油纸包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好,又带了两身她换洗的衣服,之后再将乐乐的用品带了不少,瞧瞧也没什么好带的,毕竟抱着个孩子带再多的东西也不方便。

    最后又留了一张纸条,只写了几个字:有事找彩云!

    之后,刘双喜甚是不舍地出了门,趴在床顶上似乎早就猜到刘双喜要走的景礼从房顶跳下来,默不作声地打开后门,等刘双喜抱着乐乐走到门外,他再把门插好,从墙头跳了出去。

    刘双喜深深地看了看住了一年多的家,任谁被逼着离开心里也不会是滋味,可谁让她人单力孤,撑腰的人都没有,不想母子被害,只能先躲着了。

    天色还晚,离城门打开还有些时候,景礼没有直接带刘双喜母子去城门,而是直奔车马行走去,离着车马行还有段距离,让他们在一旁的小巷子里等着,他则去车马行砸门。

    等车马行的人打开门,景礼便快速地买了一辆带棚的马车,赶到小巷前,让刘双喜母子上了车,这才赶着奔向城门。

    此时离城门打开还有段时间,景礼让刘双喜先在马车里睡一睡,城门一开他们就可以出城。但刘双喜心里有事,哪里睡得着,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同景礼说话。

    一直到城门打开,景礼赶着马车朝城外走,刘双喜才打了个哈欠,挨着乐乐在马车里躺好。

    景礼买的这车马车里铺着厚厚的棉被,睡起来并不觉得硌人,马车一摇一晃就摇的人犯困,不多时刘双喜就睡熟了。至于说景礼会把她拉到哪里,刘双喜还真不太清楚,反正穿越到这里之后,她就在两个地方待过,除了梅西镇和临县,哪里都是一样的,既然相信景礼,她就只管跟着景礼走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