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还是嫩了些
    从城门不远的小巷里转出两个女人,望着载着刘双喜母子的马车越走越远,先是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其中年长些的女人咬了咬牙,“玉儿,我们把她们这样诳走,若是将来王爷知道了,会不会怪罪我们?”

    栾玉微微垂下脸,“姐,你不是更该担心表小姐知道我们没有把刘双喜弄死,过后来找我们的麻烦吗?”

    果然,栾香的脸色更难看几分,她一向没多少心眼,虽然看似她照顾着小妹,实则姐妹中出主意的一向就是栾玉。

    想到表小姐把她们派出来时说的话,栾香打了个寒颤,“那怎么办?表小姐的手段狠着呢,若是被她知道我们没有完成任务,一定不会给我们好果子吃。”

    栾玉呵呵笑了两声,“姐,你难道忘了,华阳城一向都是王爷的封地,王府什么时候轮到姓解的做主了?你我都是王府的老人,她姓解的凭什么能命令到我们?”

    栾香还是担忧地看着栾玉,“可是,妹妹,你不是一直想要嫁给王爷做妾?如今得罪了表小姐,她将来真与王爷成亲,容不下你该怎么办?”

    栾玉脸色微沉,“不得罪她,她就能容得下我吗?与其将来不知怎么被她害死,我倒宁愿一搏,这个刘双喜虽然看着很强势,可论起手段比姓解的差得远了,应该是很好拿捏的,如今我们虽然是将她诳走,却也是救了他们母子一命,将来她定会感激于我。而王爷心里也只有她,她若能成为王妃,于我的好处会更多。”

    栾香一向脑子就不那么好使,听栾玉说完也觉得有道理,反正妹子这么聪明,听妹子的没错,不然她凭什么手段能把男人治得服服贴贴不敢纳妾?还不是靠着妹子给出的主意?

    想到这些,栾香便一门心思觉得栾玉所做的一切都有道理。

    直到刘双喜所坐的马车完全看不到了,栾香、栾玉才打算转身往回走,可一转身,就看到身后站着一个男子,虽然男子的嘴角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却让栾香和栾玉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出。

    男子道:“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竟敢暗中算计王妃,就不怕王爷怪罪下来?”

    栾香吓得跪在地上磕头,栾玉却抖着身子嘴硬道:“奴婢也是为了王妃好,如今王爷没有消息传来,表小姐又一心想要害王妃,奴婢实在无奈才出此下策,为的就是能够保全王妃和世子。”

    男子呵呵笑道:“听你这话倒是好心了。”

    栾玉正色道:“奴婢的一片忠心,天地可鉴。”

    男子一声冷哼:“天地可鉴?好啊,那就等着看王爷信不信你的忠心了!”

    望着男子远去的背影,栾玉咬紧嘴唇,栾香更是拉着栾玉的袖子低声哭道:“完了,完了,妹妹,王爷会不会要我们的命?”

    栾玉的嘴唇已经咬出了血,却冷硬地对栾香道:“姐,你要记住,我们都是为了王妃好,即使到了王爷面前也要这么说!”

    栾香喃喃道:“那表小姐那里……”

    栾玉断喝道:“姐,我们就是不忍见她加害王妃和世子,才会赶过来救王妃和世子,往后无论谁问起都这么说知道吗?”

    栾香愣愣地点头,却早已吓得六神无主了。刚刚那个人显然是王爷派到王妃身边保护的,她们是多蠢才会以为王爷没有安排?

    但显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些的表小姐还是派了她们来,除了想要她们害刘双喜,难道不是抱着要让王爷彻底恼了栾玉的心思吗?果然同表里不一的表小姐比起来,她们姐妹俩还是嫩了些。

    而赶着马车,带着刘双喜母子出了城的景礼似有所感地回头又望了一眼越来越远,几乎要看不到的临县城墙。

    不管那两个女人的目的是什么,但她们的出现也算帮了他的忙,只要能带着刘双喜离开这些纷纷扰扰,他不介意她们使的那些小手段。

    太阳升起来后天就越来越热,马车里更是热得像个蒸笼,刘双喜让乐乐独自坐在被褥上,她自己就热得难受,更是心疼乐乐受苦,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

    刘双喜掀开车帘对景礼道:“景大哥,天太热了,我们找个地方歇歇,待凉快些再赶路吧。”

    景礼瞧了瞧正当午时的太阳,他这个习武之人都热得有些不耐,更别说身娇肉嫩的母子俩了,“好,前面不远有个镇子,我们去那里找间客栈歇着好了。”

    刘双喜想了想摇头,“客栈里也闷热的难受,不如就找个树林里还能凉快一些。反正我还带了些吃的,不吃怕要坏掉。”

    景礼想了想也是,真进了镇子行踪也容易被人发现,他是想要带刘双喜母子到一个云珞找不到的地方,最好是避着人走。

    此时也才走了几十里路,常去临县的人几乎都认得刘双喜和他,景礼觉得去树林里歇着正好。

    在树林里吃了些刘双喜带的干粮,天太热食物容易腐坏,她也不敢吃太久,又拢了火烧了些水晾凉了给乐乐喂了些,又煮了两个鸡蛋喂乐乐吃了,之后又拿了两根自己烤的手指饼干给乐乐磨牙,小家伙开始长牙了,不给他饼干磨牙他就要咬人,别看孩子不大,刚冒头的小牙咬一下就是一个血豆子,还挺疼的,在脸上被啃出几个牙印之后,刘双喜就给他弄了这种小饼干,乐乐还挺喜欢的。

    景礼和刘双喜商量,“最近天太热了,白天不适合赶路,不如我们就傍晚赶路,天亮歇息,估计走个十几天就能到了。”

    刘双喜想了想觉得也只能这样,不然整天在蒸笼一样的车里,孩子都要热坏了。

    商量好后,又吃过饭,景礼就到一旁的树下歇着,昨晚他也一晚没睡,又赶了半天路,功夫再高也累了。

    刘双喜也把被褥从车里搬出来铺到草地上,让乐乐坐在上面玩儿。

    乐乐正是爱动的年纪,只要刘双喜一松手他就到处爬,但只要不出被褥的范围,刘双喜就不管他,心里想着晚上到前面城镇再买两床被褥和席子,就是不到城里也能铺在地上给乐乐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