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分道扬镳
    当时离开的急,又没想到景礼会去买辆马车,很多东西都没带,刘双喜算着还有什么要买的,反正景礼买的这辆马车也足够大,一路上林林总总都要补些。

    只是,虽然她信任景礼,可这样与一个大男人跑出来也有些不妥,她也不想景礼这样一个男子,把往后的大好时光都浪费在她的身上。

    虽然有些对不住景礼,刘双喜还是觉得离分开的时候不远了。

    景礼不知刘双喜的心思,还在为刘双喜和乐乐的将来打算着。太阳渐渐偏西,虽然还带着余温却已经不那么炙热,景礼起来后帮着刘双喜把被褥都铺回马车上,等刘双喜抱着乐乐回到车上,又架着马车向前赶路。

    景礼从前在外闯荡多年,对这些道路都熟,在哪里住宿、在哪里吃饭闭着眼睛都不会错,只是因为不想刘双喜母子被人盯上,泄露了行踪,他还是选择一些人迹罕至的小路。

    天擦黑的时候路过一座小镇,离临县已经有近百里的路程,进到小镇后,让刘双喜母子坐在车里,景礼在镇上买了不少吃的用的和逗乐乐玩儿的玩具,同时也没忘记刘双喜所说的被褥和席子。

    这样平静地走了三天,眼看离着临县越来越远,再往前走上两日就能出了定北王封地,虽说定北王封地之外的地方也因受战乱波及算不上净土,但既然想要逃开表小姐的迫害,自然是远离定北王府封地更加稳妥。

    刘双喜哄着乐乐睡下后,与景礼并排坐在马车的车辕上,犹豫着道:“景大哥,这些日子感谢你对我和乐乐的照顾。”

    景礼侧过头看她,见刘双喜微垂着脸,虽然夜静如水,但借着明亮的月光,景礼还是很轻易看到刘双喜紧咬着嘴唇,似乎有什么话不好开口。

    景礼心头一跳,似有所觉,松开缰绳任马儿架着车信步向前,“掌柜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刘双喜转过头与景礼四目相对,一想到接下来过河拆桥的话,就有些说不出口,可她真不能说一辈子就这样耽误着景礼。

    曾经她信任过云珞,可最后却不得不带着孩子远走,哪怕云珞对她是真心的又如何?刘双喜不觉得自己的智商能够应付得了太妃的刁难以及表小姐的迫害。

    如今景礼心里有她,自然是她什么都好,等有一天这份感情淡了,剩下的就未必是美好了,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掐断这朵小桃花。

    可毕竟已经晚了,在她愿意同景礼一同离开时,就已经是利用了景礼的感情,如今再想撇开关系,确实卑鄙了些。

    给自己打了半天气,刘双喜对景礼笑道:“景大哥,你看我们如今已经从临县出来这么多天了,也是时候分开了。这一路上多谢景大哥的照顾,我这里有一点心意,还请景大哥能够收下。”

    说完,刘双喜从袖兜里将之前准备好的一沓银票拿了出来,一万两银票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是难得的大数目,但此时在刘双喜的手里却像个烫手的山芋,想到她要用这些银票买断景礼对她的感情,刘双喜自己都鄙视自己。

    景礼看着刘双喜手里的银票,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掌柜的意思我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行,这些银票我收着了,不过往后的路上掌柜也当心着点,这辆马车你就留着,毕竟带个孩子赶路也不方便。不过往后一个人带着孩子可不能再走夜路,等我把掌柜送到前面的县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刘双喜抬头看景礼,见他笑得甚是温和,几乎不敢相信他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原本刘双喜都做好承受景礼怒火的准备了。

    可不能不说景礼这样的态度让刘双喜轻松了不少,虽然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有些卑鄙,但她对景礼没有感情,再纠缠下去只会更痛苦,更不好开口。

    赶紧把银票都塞进景礼的手里,“景大哥,若是觉得外面日子不好过,你就回临县,铺子里只有彩云彩月她们我也不放心,有景大哥在也没人敢打她们的主意。”

    景礼点头,“成,掌柜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若是掌柜觉得我可以,我就回临县的铺子。”

    接下来的一路上,景礼难得的话变得多了,都是在嘱咐刘双喜路上要小心这、小心那,还有一些江湖的规矩也都说了,听得刘双喜心里怪堵的,可她对景礼没感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天微微亮的时候,马车进到一座县城,景礼带刘双喜和乐乐进城,买了不少路上能用到的东西,之后又赶着马车出了城,几次刘双喜想要和景礼道别,都被景礼把话给岔开,景礼道:“我今天送掌柜到前面,再找个客栈住下,明日一早掌柜再带乐乐赶路,我就不送了。”

    刘双喜微微点了点头,路上景礼又给刘双喜讲了许多要注意的事情,想到哪里讲到哪里,倒真让刘双喜开了眼界,想到往后只有她和乐乐两个人,她听得倒很认真。

    直到天黑,又进到一处县城,在离城门近的地方找了间客栈,景礼给刘双喜和乐乐要了一间上房,亲自送刘双喜和乐乐进门,刘双喜正在疑惑景礼为何没给自己要间房,景礼对刘双喜一抱拳,“送君千里终需一别,我就送掌柜到此,掌柜好好睡上一夜,明日也好起早赶路。”

    刘双喜一愣,不由脱口而出:“景大哥这就要走了?”

    “是啊,不走我怕自己会舍不得走!”景礼听了淡淡一笑,若不是知道刘双喜对他没感情,她还真以为刘双喜这是对他不舍呢,唉,他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呢?枉他陪了她这么久,又给她出谋划策逃跑,结果还是没有在她的心里留下些什么。

    第一次听景礼对自己说出这种看似抱怨又似自嘲的话,刘双喜下意识想要安慰,可实在不知怎么安慰人,又怕说多了让景礼误会,刘双喜干脆把头一低装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