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拦路抢劫
    景礼无声地叹口气,他就不该期盼刘双喜会突然良心过意不去,但都要离开了,努力了这么久真是不甘心啊。

    景礼伸手想要碰碰刘双喜的脸,却被反应过快的刘双喜退后一步躲开,见刘双喜眼中多了防备,景礼摇了摇头转身就走,果然,刘双喜心里是一点都没有他,可为何他就是放不下这个女人呢?

    直到景礼的背影消失,刘双喜才长出一口气,她还真怕景礼恼羞成怒做些什么,虽说这样的想法有些对不住景礼,但景礼对她伸出手时,她是真有些怕了。

    回到屋中将门都插好,刘双喜抱着乐乐躺在床上,解决了与景礼的感情纠葛,刘双喜心里的大石也落了下去。之前利用景礼带他们母子离开,让她良心大大受到谴责,可她就弄不明白景礼怎么就看上她了,若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多好啊。

    睡了一晚,天没亮刘双喜就精神百倍地从床上爬起来,喊伙计打来清水,刘双喜洗了把脸,又吃了点早饭,为免麻烦,刘双喜换了一身男装,虽然知道自己这模样怎么看都不像男人,但目前为止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盼着别人都眼瞎。

    刘双喜不会赶车,带着乐乐也不方便赶车,又让伙计去给自己雇了个会赶车的人来,这才带着乐乐坐到马车里。

    雇的人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冯开,个子不高,人看起来却精明的很,刘双喜同他讲好一百五十文钱送她到三百里外的雨庄镇,到时就不用他管了。

    冯开自然乐不得,三百里不过一天的路程,就能赚一百多文钱,就算过后他要坐驿马车回来也就十几文钱。

    冯开的车赶得很好,只是看刘双喜带着个孩子,话就有些多,被刘双喜瞪了两眼后就闭上嘴了,刘双喜倒不怕他有别的心思,她有一身力气,没事儿的时候也跟刘四喜一起练过几招,对付一个普通男人还不是问题。

    只是冯开的眼神让她有些不喜,想着到了地方就把他打发了,再找个合心意的人来赶车。

    冯开并不知道刘双喜的想法,只当她本来就不爱说话,可赶车的路上也确实无聊,冯开就时不时地想要和刘双喜搭话,刘双喜道:“冯大叔,要不你把车停了我自己赶?”

    冯开赶紧陪着笑,“别别,我这辈子就是管不住这张嘴,您别生气哦,我不说了,不说了总成了吧!”

    刘双喜哼了声,哄着乐乐坐在车厢里玩儿,虽然冯开还是会时不时回过头往车厢里看,刘双喜暂时也没办法,谁让她自己不会赶车又放心不下乐乐了。

    虽说等到把她送到地方就可以再换个人赶车,可换了的人也这么话多就烦人了。

    刘双喜苦恼地想了许久,觉得她这么疲于奔命到底是为了什么?如今离着临县已经好几日的路程了,或许可以带着乐乐安顿下来了呢。

    刘双喜突然就觉得自己笨得可以,反正也没有个目的地要去,这里也没人认得她,在哪里不能安身?

    刘双喜想通了,对冯开道:“冯大叔,前面可有大些的城?”

    冯开道:“离此五十里左右有个桐县,小姐是想要置办些东西吗?”

    刘双喜道:“看看再说吧,冯大叔先带我去桐县。”

    冯开咋舌道:“去桐县倒是可以,可去桐县还要绕道,今天怕是就到不了雨庄镇了……”

    言下之意本来一天的路程却要赶在两天,这工钱要怎么算?

    刘双喜道:“无论今天到不到得了雨庄镇,工钱都不会少了你的,到了晚上你就可以走了。”

    冯开听出刘双喜语气有些不高兴,便不再多说了,驾着马车奔桐县走去,不到中午就到了桐县。

    刘双喜让冯开将马车赶进桐县,找了间客栈住下,便结了冯开的工钱打发他走人。

    不过才半日时间就赚了一百五十文钱,冯开拿了钱就有些不想走,“小姐,你明日还要赶路不?要不还雇我吧!”

    刘双喜白了他一眼,“我不赶路了,要在桐县多住几日。”

    冯开一脸期待地看着刘双喜,可见刘双喜理都不想理他,只能不甘心地离开。

    刘双喜皱了皱眉,这个冯开别看年纪一大把了,却不像是个好人,尤其是路上刘双喜喂乐乐吃奶的时候,他几次都掀着车帘往里看,若不是刘双喜背对着车门喂乐乐,不知要被他看了几次了。

    冯开出了城,四下无人后便开始骂骂咧咧的,虽说半天就赚了一百五十文钱,但刘双喜高高在上的态度让他很不满意,一个女人带个娃,谁知是不是被厉害的大老婆赶出来的?长得就一副狐媚相还怕被他看?

    正骂着,突然面前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人,冯开一时没留神差点撞了上去,但紧接着就觉得脸上一疼,其中一人抬手给了他一个巴掌,冯开顿时就被打得倒飞出去好几丈。

    还没等冯开爬起来,另一个人抬起一脚又把他踢了出去,也幸好对方脚下留情,冯开在地上滚了几圈,吐了口血,见两人又朝他走来,冯开赶紧跪起来磕头:“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其中一个长相普通的男子撇了撇嘴,“想让爷饶你命还不乖乖的把钱都掏出来!”

    冯开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遇到劫道的了,可从来劫道的也要看人下菜碟不是?劫他一个穷赶车的能劫几个钱?摸了摸怀里还没焐热的一百五十文钱,一咬牙都掏了出来,“爷饶命,这是我今儿刚赚到的。”

    长相普通的男子伸手接过冯开手里的钱,对旁边长相俊朗的男子道:“虽说少了点,还不够喝顿小酒,可多了也没有,要不就算了?”

    长相俊朗的男子却寒着脸,“再掏!”

    冯开苦哈哈的一张脸,“爷,真没了!”

    俊朗男子脸一沉,冯开吓得一哆嗦,只能把手伸进腰带里,磨磨蹭蹭地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口袋,掏了半天又掏出二十几文,之后把钱袋倒过来控了控,看向俊朗男子的神色已经有些绝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