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怂恿掌柜跑路的本事哪儿去了?
    见冯开真是一文钱都没了,长相普通的男子又把这二十几文钱也收了,不满地道:“就这么点儿钱?还不够爷打壶酒喝。”

    冯开忙不迭地点头,“爷,小的是穷人,全部家当就这些,真没钱了。”

    长相普通的男子踹了冯开一脚,“真晦气,劫了这么个穷鬼。让他走吧,不然还能留下来吃肉不成?”

    俊朗男子哼了声,抬腿又把冯开踢出几丈远,冯开爬起来又呕了口血,却连停都不敢停,生怕没有钱这两个人会剜了他的肉吃。

    直到冯开跑远,长相普通的男子才幸灾乐祸地道:“景礼,被掌柜的赶走了,你也不能把气都撒在这么个人身上是不?前几日趁我和大哥不在时怂恿掌柜跑路的本事哪儿去了?”

    景礼却看也不看一眼,抬步朝着桐县走去,心里却想着:他才不是气刘双喜赶他走,而是气冯开管不住眼睛,几次偷看刘双喜,若不是不想让刘双喜知道他还跟着保护,他当时就想把冯开的眼珠子挖出来,只是踢了两脚,抢了他一点儿钱,真是便宜他了!

    影二自讨没趣,知道景礼不会对刘双喜发火,却能轻轻松松收拾了他,再不满也只能闭嘴,想的却是王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不然他们真要守不住王妃了。

    还有王爷那个阴险表姐,真后悔只剪了她大半的头发,那种女人就该剃光了游街!

    好在王妃对景礼没别的心思,让景礼空欢喜一场,不然等王爷回来他们才真得哭了。

    早起,刘双喜抱着乐乐在桐县逛了一圈,找了间车马行把马和车都卖了,反正她也不会赶,雇来的人也不放心,还不如卖了车自己走,这样目标小,走到哪里算哪里,就当是游山玩水了。

    不过,她一个女人抱着个孩子到处走也不安全,刘双喜在铁匠铺让人打造一把斧头,光斧头就有十几斤沉,连斧杆也都是用精铁打造,整只斧头足有二十几斤,铁匠不由得笑道:“夫人,您还要抱着孩子,这么沉的斧头拿得动吗?要不我帮您送家去?”

    刘双喜瞧了瞧斧头,“你拿块布条包了吧。”

    铁匠从旁边拿了一条破布,按着刘双喜的要求把斧头从头到柄都包严实了,刘双喜轻飘飘地把斧头拿在手里,不甚满意地拎着走了,比她预想的要轻得多,可再沉斧头就太大了,走到哪里拿着也不方便。

    铁匠瞧刘双喜拎着二十多斤的斧头跟拎个小铁锤似的,倒也没太上心,二十几斤的东西能拎得动的人很多。

    只是刘双喜一手抱着个娃,一手拎着斧头,倒是有把子力气。

    刘双喜回到客栈后,将随身带的东西打了个包,用斧子挑着扛在肩上,有斧子头挡着,也不怕包袱滑掉。

    结了账再抱着乐乐从客栈里出来,顺着之前逛街时看好的方向走去。

    那里有一间驿站,门前有往来各处的驿马车,每辆车都很大,多的能坐二十几人,小的能坐六人,钱给足了也能包车。

    刘双喜并没有包车,而是选择了一辆十人的马车,比起车马行的马车,驿站的马车虽然挤了些,但价低,坐车的人更多,她和乐乐只要低调一些不会被很多人注意到,为此刘双喜还特意将头发弄得乱糟糟的遮上大半张脸,看起来倒不似之前显眼。

    即使穿了一身男装也不像男人,注意到她身上的目光总算是少了很多,毕竟在这个时代里女人独自出门为了安全,着男装的也不少。

    驿马车出了桐县,一路朝着前面的县城飞奔而去,到了地方也才刚过午时,在车上颠簸了许久,乐乐倒是睡得舒服,刘双喜坐着马车却是连腰都是颠散了,赶紧找了间客栈住下,睡了一觉起来,在傍晚时分又坐着驿马车赶路。

    就这样走走停停,累了就在一个地方歇息两天,半个月后,刘双喜来到一处风景很是秀美的小镇,虽然镇上的百姓普遍都穷,但民风却很是淳朴,刘双喜决定,先在这里住上些时候,若是觉得不错,干脆就不走了。

    花了五两银子在镇中买了个独门独院的小宅子,只有一间正房和两间厢房,虽说不大却胜在清静,围墙也建得高高的,只要在院子里养条狗,就不怕有人敢翻墙进来。

    后面还有一块不大的园子,平日里种些小菜也足够吃了。

    唯一不足的就是院子里没井,无论是浇菜还是饮用都不太方便,刘双喜又花了十两银子请人在后院打了口井,井台砌得高高的,免得乐乐玩的时候不小心掉下去。

    做完这一切再安顿好,已经过去了十天,抱着乐乐坐在窗前,看着院子里撒欢地咬着自己尾巴的大黄狗,刘双喜竟觉得有些不真实。

    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错,为何就落得要带着孩子跑路的下场?果然在这个没有人权的时代,做人难,做女人更难!

    将来若是再也遇不上还好,若是再让她见到云珞,绝对要把那个祸水揍得他亲娘都认不出来。

    云珞接到六殿下辗转派人送来的书信时,兴冲冲地将信打开,好些时候没收到刘双喜母子的消息,不知道刘双喜有没有天天在想他,不知道他的宝贝儿子又胖了没有,可打开信,只看了几行,云珞的脸就黑了下来。

    信是影三写的,不但将前些日子章太妃带着解卉兰去临县的事情写的清清楚楚,还将花期如何要挟刘三石去害刘双喜母子,以及章太妃将影一影二带走盘问,无形中助了解卉兰一臂之力的事情也写得详详细细,而如今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花期已经被影三影四派人看管起来,只等着王爷回来审问。

    而刘双喜如今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为免被表小姐迫害,带着小世子远离临县,到了一个名为义安镇的地方暂时落脚。

    因为不信任定北王府之人,把影一影二也给支走了,虽然影一影二顺利地找到王妃,可为免让王妃不安,他们只能暗中保护,并不敢露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