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扎心
    而最影三不好启齿的是,刘双喜这次出走是带着景礼一起走的,虽然到最后也将景礼打发走了,可在刘双喜的心里定北王府的人不如景礼可信,也就相当于刘双喜信任景礼而不信任王爷……

    云珞将信揉成一团,脸已经黑得能滴出墨,看来他还是小瞧了他那个表姐啊,这女人真是蛇蝎一样的心肠,竟然还想要害他的妻儿,是谁给她的胆子?

    影二只剪了她一头秀发真是便宜了她,怎么没连她的头一同剪了?真是可恨!

    看来他在这边的行动还是要再加紧一些才行!

    连着写了几封信,一封让人送给六殿下,一封让人送给陈奇瑞,一封让人送给影一影二,再有一封让人送给章太妃。

    当章太妃接到云珞的信时,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还有什么比儿子平安无事更让她欣慰的?

    只是看了信上的内容,章太妃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可在看完之后,她也只是叹了口气,早就知道云珞对解卉兰无意,都是她强求了。

    而云珞说得也没错,解卉兰已经二十多岁了,这个年纪再不嫁人就真晚了,罢了罢了,既然儿子死活都不愿意娶,与其耽误了解卉兰的青春,还不如按云珞信上所说的把她嫁了。

    只是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竟然把她的儿子整颗心都勾走了,虽然云珞信里没有指责的话,可句句都扎心。

    她是孩子的亲奶,就算再不喜刘双喜,也不会对孩子下手啊。虽然外甥女是她的,可解卉兰做的事怎么可以怪在她的头上?她只是想把孩子接回来养,再打压一下刘双喜,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乖乖地做个妾啊!

    章太妃做主,半个月后,解卉兰哭哭啼啼地上了花轿,嫁给云珞指的婆家。

    一时间有人唏嘘,有人感叹,有人幸灾乐祸,更有人猜测,这么多年解卉兰都在等王爷,如今王爷不在府中,她却出嫁了,难道王爷这回真是不在了吗?

    不管怎么猜测,解卉兰还是风风光光地嫁了,嫁妆比起一般人家的小姐也算得上丰厚,还是让人羡慕不已。

    解卉兰坐在花轿中,眼睛都哭成了桃子,她等了盼了这么多年,最终也没坐上她想要的位置。姨母为了补偿她,给她陪嫁了不少,可相比正经王府嫁女还是差了不知多少,果然不是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平日说得再好也就是说得好听。

    尤其是给她嫁的这是什么人家?一个经商的,连官的毛都摸不着。人呢说得好听是成熟稳重,说不好听就是个半老头子。四十多岁了还是刚死了媳妇的人,底下妾室众多不说,儿女也有一堆。

    她好歹也是太妃的外甥女,竟然嫁给这么个人家,往后她还怎么见人?

    唯一的好处据说就是家里有钱,嫁过去就能做当家主母,银钱可着劲儿地花。可比起做商人妇,她更想做定北王妃啊。

    可想到章太妃那失望又痛惜的眼神,解卉兰一句话都不敢说,谁能想到她做的事情都被摆在章太妃的面前了?想狡辩都没机会。

    抬头抚了抚一头假发,解卉兰恨得牙根痒痒,敢剪了她的一头秀发,总有一天她要报复回来。

    刘双喜在义安镇落脚了,开始时就在家里带着乐乐,只有家中需要添置东西才会上街,可架不住左邻右舍热情,总有邻居的七大姑、八大姨登门找刘双喜说话,刘双喜又是喜动不喜静的性子,慢慢的与这些邻居也就熟识了,偶尔也相约一起逛街。

    转眼在义安镇住了几个月,眼看夏去秋来,秋去冬来,一辆辆装着海鲜的车也从海边运来,刘双喜不时买些回来解解馋,也会教一些简单好吃的方法给大家,渐渐的与邻里的关系相处得很不错。

    去年华阳城运了海鲜到各地去卖,眼看赚了不少银子,一些邻海的地方也打起了海鲜的主意,今年到处卖海鲜的可就不只有华阳城了。

    而因为云珞一直下落不明,华阳城最近一段时间甚是低调,今年往外运送的海鲜也仅限于定北王的封地里。

    而没有强大的水军做为后盾,别处捞来的海鲜自然是不能与华阳城的相比,尤其是一些深些海域的海鲜就完全看不到,刘双喜就难免觉得缺了些什么,而邻居们有了刘双喜教的海鲜制作方法,倒是吃得心满意足。

    只是海鲜的价相比海鲜要高一些,义安镇本来就穷,大家也就是尝个鲜,销量并不会很高。

    刘双喜手里有银子,也没想高调地做什么生意,只安安稳稳地过她的小日子。

    转眼就到了腊根,乐乐眼看就要满一生日了,虽然每天还会喂他吃两顿奶,每天却还是以辅食为主。

    看小乐乐在屋子里踉踉跄跄地跑着叫娘,刘双喜觉得再苦再累也值得了,何况他们现在的日子完全和苦搭不上边儿。

    刚喂乐乐吃了一碗面条,递给乐乐一只小茶碗到一边去玩沙子,沙子是之前刘双喜从外面挖的,放在一个大的木框里,还有几只小木铲和小木勺,是乐乐最爱玩的娱乐。

    刘双喜端着碗到厨房去洗,就听外面大黄‘汪汪’地叫了起来,紧接听门外李婶子喊:“喜儿,乐乐睡没?”

    刘双喜哭笑不得,大黄在外面这么一叫,她再在这么一喊,乐乐就是睡了也要被吵醒了。

    乐乐听到李婶子的声音,指着院门对刘双喜呀呀地叫,不时还会蹦出一个‘奶’‘奶’,刘双喜拍了拍乐乐的小手,“你乖乖在屋里待着,娘去看看。”

    乐乐拉着刘双喜的衣角不肯松手,刘双喜没办法只能扯了一床薄被把乐乐包严实了,抱着出来,将门打开,看到外面拎着一块羊肉的李婶了,“婶子快进屋里,外面冷。”

    李婶子答应着进门,顺便把门从里面又给插上,进了屋见刘双喜把乐乐放到床上,这才把拎的肉递给刘双喜,“家里刚杀了头羊,给你和乐乐送一块肉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