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要用气势压倒他
    刘双喜默默地想着:再找个男人试试?没准有了新目标就能忘了他,若真睡出个孩子,乐乐也能有个伴儿,不过嫁人这种事,就看章太妃那张晚娘脸,还是想都不要想了。

    刘双喜想的开心,屋顶上的人却一个面沉似水,一个胆颤心惊。

    直到刘双喜搂着乐乐睡午觉了,二人才从房顶轻飘飘地下来,悄无声息地进到旁边的厢房,影二头都不敢抬,“王爷,那个何财主就住在镇南头,虽然他一直不放弃,但王妃一直都没对他有过任何心思。”

    云珞冷冷地瞥了影二一眼,意思很明显,刘双喜不动心是刘双喜的事,但刘双喜被人觊觎了就是影一影二办事不利。

    只这一眼就让影二整个人都跟被冰冻过似的哆嗦了两下,原本奈何不了武功高强的景礼已经让王爷不满了,如今又闹出个何财主,若是被王爷知道义安镇上还有不少男人的目光都‘欻欻’地盯着王妃,他不死也得褪层皮了。

    突然羡慕起今早完成任务回去睡觉的影一,早知王爷今儿会突然过来,他就是赖皮也要让影一再替他多守一天,不半天也成,总之不面对王爷的怒火,过后让他守上三天三夜他也愿意。

    吓完了影二,云珞心情倒还是不错,只因为刘双喜对李婶子说的那句‘我就是忘不掉我那男人’让他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只要刘双喜忘不掉他,别的男人都是浮云。

    那个在刘双喜身边守了一年多,却也没能走进刘双喜心里的景礼完全不是威胁。

    若说过来之前他磨刀霍霍地想要收拾景礼,如今心情不错的云珞就决定看情况放景礼一马,怎么说景礼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也算尽心竭力地保护过刘双喜,虽然动机不纯,但被刘双喜明确拒绝过之后,也算是个手下败将,云珞自认他还是很大度的。

    冬日里本就夜长日短,刘双喜醒来时,外面已经有些黑了,睡了这么久刘双喜竟然发现本该因添柴而冰冷的地龙竟还是热的,刘双喜便心生警觉,给乐乐掖了掖踢开的被子,穿好衣服下地。

    到与地龙口相连的厨房,发现厨房的大锅盖着锅盖,掀开锅盖就看到里面的一碗饭和两个菜,锅下的灶里还有些余火,饭菜都热腾腾的,看起来应该还算可口。

    可瞧着锅里面多出来的饭菜,刘双喜却怎么都笑不起来,什么时候家里来了人她都不知道,难道大黄是纯摆设吗?

    大黄?刘双喜心下一惊,冲到院子里,就看到大黄正在院子里冲它摇着尾巴,在它面前的食盆里竟是满满的一盆肉骨头。

    这是被收买了?刘双喜满头黑线地想着。

    可到底是什么人收买了大黄却不是为了偷东西,反而给他们母子俩做了一顿饭?

    刘双喜隐隐有些猜测,却不敢真往那方面去想,就怕万一结果不如她意,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听到屋子里乐乐的哭声,刘双喜知道乐乐醒了看不到她害怕了,赶紧收起心里那点患得患失,跑进屋子里,先抱着乐乐拍了拍,直到小家伙彻底醒过来,才哄着他坐到尿盆上,心思却又飘得远了。

    乐乐尿完了尿,见娘亲只顾着发呆,都不知道抱着他起来,拍了拍刘双喜的手背,把刘双喜成功地唤醒了。

    白天睡得多了,娘俩个都不困,吃过饭后就坐在床上玩刘双喜找木匠做的积木,小家伙聪明极了,已经能把积木堆得高高的,每次堆完了都会看着刘双喜拍着小手,其实是想让刘双喜夸奖他,并对他的小建筑鼓掌。

    一直等到夜很深了,小家伙又困得睁不开眼,刘双喜才哄着乐乐睡觉,本以为白天睡多了,又有心事,自己会很难入眠,结果听着小家伙均匀的呼吸,刘双喜很快也睡沉了。

    夜里似乎感觉到身边的床下陷了一些,但睡得很沉的刘双喜并没有醒过来,甚至在感觉到有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但那熟悉的感觉和温度也只是让她翻了个身,似乎挨进了一个味道熟的怀里。

    早起,闻着粥的香味醒过来,乐乐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里玩儿呢,刘双喜一惊,翻身坐起,捏着乐乐已经穿好的衣服,心里顿生警觉,暗骂自己真是猪,就这样被人吃干净了都不知道。

    低头看了看半敞的里衣,里面的肚兜已经拧得没法看了,后面的带子也松开了,显然不是睡觉能睡出的模样。

    但那熟悉的感觉和气息让刘双喜没有多大惊慌,只是心里涌上浓浓的怒火和……委屈?

    刘双喜深吸几口气,让自己的模样正常许多,既然是要找人算账,委屈什么的绝对不能有,她要用绝对的气势压倒对方!

    刘双喜在乐乐身上裹了床薄被,才抱着出门。厨房里并没有她想像中的身影,刘双喜难免失落,可一想到这人找上门了居然还躲着她,怒火更盛了。

    其实刘双喜也没想过她的行踪能够真正瞒得过云珞,影一影二的身手都是极好的,定北王府的权势也比她想像的大,真以为跑出定北王管辖的地方就能瞒得过云珞的眼线?那才是异想天开。

    可她满肚子的委屈却不是假的,凭什么云珞他娘就想当然地想要打压她?认为是她千方百计爬上云珞的床,想要得到王妃的位置?天知道,当初她和云珞在一起时,真的只是想要个孩子啊。

    而解卉兰的加害更让刘双喜心里不满,说得好听自己没有别的女人,只有她一个,可表小姐是怎么回事儿?若不是云珞自己不处理干净,给了解卉兰希望,她会觉得干掉别的女人就能独占云珞?

    说到底就是云珞的错,哪怕他如今找来了,刘双喜也不会轻易就饶过他。

    至于说云珞会不会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一想到他那张除了在她面前不时有些笑容的脸和能把人冻死的眼神,刘双喜觉得别的女人还真未必适应得了,也就是她内心强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