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要把无赖进行到底
    可再要找人算账也得找得到人才行吧?这占完便宜做完饭就找不到人算怎么回事儿?刘双喜默默地运了半天气,最后还是把饭吃了。

    云珞熬粥的手艺不错,米熬得软软烂烂,功夫足够了,加了肉糜后也香喷喷的,配上她做的小咸菜吃起来还不错,乐乐也吃了一小碗。

    刘双喜吃完了把碗一放,听到院外有声音就抱着乐乐出去看。

    一打开门,就看到院外正同邻居打招呼的云珞,虽然没有笑容满面,却难得的让人看着舒服。

    见刘双喜打开门,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李婶子道:“喜儿,你看看你,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你咋能说带着孩子走就走?若不是你男人找来,我们还真当你男人不在了呢。看你男人多好个人?往后可不许再闹脾气了。”

    “婶子,你也别怪喜儿了,都是我不好,不该惹喜儿生气。”

    喜儿你妹啊!听云珞一口一个喜儿,刘双喜忍不住翻着白眼,可他这副好男人的模样看在李婶子等人的眼里却都只剩下了然,难怪何财主那么大的诚心也打动不了人家,原来人家的男人还在啊,而且,瞧云珞这一身衣着虽不华丽,却也不便宜,尤其人家那气度那模样,若不是和颜悦色地同他们说话,他们都觉得压力巨大呢。一看就知道是个比何财主更牛的主儿。

    见云珞和李婶子等人相谈甚欢,一个劲儿地往自己身上揽错,反倒显得她小气了,被李婶子又说了几句,刘双喜对云珞咬牙,“你给我进来!”

    云珞愣了下,朝李婶子等人告辞后,颠颠地跟着刘双喜进门,刘双喜一手抱着乐乐,一手扯着云珞的手臂就进了屋,路过摇头晃尾的大黄时,更是狠狠地瞪了一眼。

    好歹她也养了半年,竟然被云珞一盆肉骨头就收买了,出来进去的竟然连叫都不叫一声,真是看错它了!

    一进门,刘双喜就咬牙切齿地道:“演啊,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挺会演的嘛?”

    云珞正色,原本还想说说刘双喜不该一生气就跟别人走了,这明显是不信任他,可瞧着对自己好奇打量的乐乐,整颗心都软了,他从来就没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么喜欢小孩子,果然谁和儿子谁不爱呢?

    看来这辈子是被这娘俩个给吃得死死的了。

    云珞伸手想摸摸乐乐的小脸,被刘双喜一巴掌拍开,力气用得有点大,云珞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这么久都没见了,刘双喜还是这么大的力气。

    乐乐见刘双喜打人却笑得咯咯的,小手拍得欢快,嘴里还不时蹦出一个‘打’字,那可爱的模样把云珞看得直眼馋,可刘双喜就是抱着乐乐不给他抱,云珞心里痒痒的也只能看着抱不着。

    刘双喜看云珞一脸眼馋的模样,心里得意了,却还是不给云珞好脸色,但这样一直不说话也不是办法。

    刘双喜抱着乐乐坐在床上,见云珞也要挨着她坐,抬起一脚把人踹了出去,见云珞一脸无辜地揉着被踹疼的腿,心里的小人叉着腰大笑,她早就想这么干了,可从前面对云珞的脸她就怂,难得云珞这回是抱着认错的态度来的,刘双喜觉得,她要好好出出这口恶气。

    云珞见床是没他坐的地方了,干脆搬了把椅子坐到刘双喜四尺远的地方,既保证了刘双喜抬腿踹不着他,也不会远得让他心慌。

    坐好后,态度很端正,做好一切刘双喜发飙后挨骂的准备,可刘双喜就是看着他半天不说话,也就是云珞性格沉稳,不然自己就得承受不住了。

    看了许久,刘双喜见云珞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反倒她像做错事儿的,心里又是不满,语气也就带了出来,“你还找来做什么?难道是怕我们娘俩不被人害死不甘心吗?”

    虽然这埋怨的语气自己听着都很不刘双喜,可话一出口,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哪里还顾得上之前设想的气势上压倒什么的,连眼泪都说来就来。

    云珞已经做好被刘双喜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的准备,可怎么也没想到刘双喜竟然说哭就哭,哭起来还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一向认为自己对刘双喜了解甚深的云珞都慌了手脚,哪里还坐得住?

    起身到床边想要把刘双喜搂怀里安慰,却被刘双喜一脚踹了出去,坐在地上看着刘双喜掉眼泪,云珞赶紧爬起来再过来哄。

    连着被刘双喜踹出去三回,云珞干脆坐在地上不起来了,无奈地看着刘双喜。

    乐乐还是第一回见着刘双喜哭,吓得不知所措,小手在刘双喜的脸上一个劲儿地抹眼泪,可眼泪却越抹越多,最后小家伙急得不行,咧着嘴和他娘一起哭了起来。

    刘双喜见吓到儿子了,也不敢再哭,又赶紧地哄儿子,好在乐乐也不是真想哭,只是被娘亲的眼泪吓到了,哄哄也就不哭了。

    小孩子的神经最敏感,知道从来没哭过的娘亲就是因为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才哭的,虽然见娘亲打他时会很开心,但因为这个人娘亲哭了,乐乐看云珞的眼神带着敌意。

    偏偏见儿子有本事能让刘双喜不哭,云珞觉得这个儿子真是贴心,对着乐乐就露出一个赞许的笑容,结果乐乐一扭身趴在刘双喜的肩上,留给云珞一个后脑勺。

    刘双喜哄好了乐乐,又哭了一场,心里也轻松了,本来她就是个心大的,哭过了也就算了,何况还踹了云珞那么几脚,这可是从前一直想做却没敢做的,竟隐隐还有几分小得意。

    再看云珞时目光也不那么幽怨了,但火气还在,“你来做什么?”

    云珞态度良好,“接你和儿子回家。”

    刘双喜‘嗤’的一声冷笑,“别叫的那么亲,当初我们可是签了协议,儿子是我一个人的,没你啥事儿。”

    云珞歪着头想了想,道:“什么协议?我不知道!”

    刘双喜怒,“你还想抵赖不成?”

    云珞无辜地看着刘双喜,意思很明显,就是抵赖你还能把我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