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苦肉计
    刘双喜气极,后悔刚刚那几脚怎么没奔着他这张迷死人的脸踹?把他的脸踹毁了,免得他在外面招蜂引蝶了。

    云珞蹬鼻子上脸地坐到刘双喜的身边,大概是怕吓到乐乐,刘双喜只是瞪了他两眼没再踹人,倒是乐乐见惹娘亲哭的坏蛋坐到娘亲身边,伸手就去推云珞,嘴里凶巴巴地道:“走……走……”

    刘双喜得意地朝云珞挑了挑眉:儿子自己没白养。

    云珞虽然心里眼气的够呛,还是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和蔼又慈祥,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小布老虎塞到乐乐的手里。

    有了新玩具的乐乐纠结都没纠结就从刘双喜的怀里挣扎了下去,带着他的小布老虎跑到床里面玩儿去了。

    刘双喜心里暗恨,这小没良心的,有了玩具就把亲娘给忘了,看她晚上还搂不搂着他睡了。

    云珞哄走了乐乐,觉得儿子真是太贴心了,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生怕刘双喜再恼羞成怒。

    从前,他觉得刘双喜挺没心没肺的,总幻想着刘双喜有一天也能有点女人味儿就更好了。可真当刘双喜在他面前像正常女人一样哭了,云珞的心却疼的跟被刀割一样,再也不敢想刘双喜有没有女人味儿这种事情。

    只要刘双喜能像从前一样快快乐乐,没心没肺,没有女人味儿又怎样?

    云珞趁机将刘双喜揽进怀里,刘双喜意思意思地挣扎了下,就乖乖地任他搂了,却把脸扭向一边,怎么都不肯看他。云珞心里大喜,知道刘双喜这是打算听他说的意思了,不然就刘双喜那一身蛮力,真和他动起手来,他也讨不到什么便宜,论力气更是拍马不及。

    云珞道:“喜儿……”

    刘双喜回头瞪了云珞一眼,“喜儿你妹!”

    云珞无辜地看着刘双喜,好像很不能理解媳妇怎么变成妹了。刘双喜觉得代沟什么的骂起来人来真没劲儿。

    见刘双喜终于肯回头看自己了,云珞很聪明地没有解释表小姐是怎么回事儿,而是诉说起自己这一年来对刘双喜的思念,甜言蜜语说的刘双喜心里的小窗口越开越大,当听云珞讲起他在京城时的凶险,刘双喜几次都露出心疼的表情,再把身上大大小小长好,没长好的的伤口给刘双喜看了,刘双喜哪里还记得要生他的气,忍不住埋怨:“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让人不省心?做事时就不会多想想自个儿?瞧你这身伤,若是真出个意外……”

    说得正激动时,云珞的脸在刘双喜面前扩大,吻住这张喋喋不休的小嘴,直接让刘双喜噤了声。乐乐手里拿着布老虎,一口一口地咬着,想要冲过去打走敢吃娘亲嘴嘴的坏人,可低头看了看布老虎,好喜欢这个新玩具,若是真冲过去打了人,布老虎会不会被抢走?最后还是很没骨气地转过身,看不着就当没看到吧。

    结束了长长的一吻,云珞扳着刘双喜的脸,让她不得不看向自己,“双喜,有好几次我陷入绝境时都会想要放弃,可一想到你和儿子还在家里等我回来,不管多苦多难,我都坚持下来了。我知道你受苦了,都是我做的不好,没能保护好你和儿子,你要打就打,要骂就骂,打完骂完就不要再生气了好吗?”

    看懂了云珞眼中的深情,刘双喜一时还真下不了手打人。伸手在云珞身上的伤口抚过,让以为刘双喜要动手揍人的云珞条件反射地哆嗦了下,刘双喜抬头瞪了他一眼,这一眼看得云珞心头腾腾地冒起了火,若不是儿子还在一旁看着,云珞真想把刘双喜给办了。

    刘双喜的手指在云珞的伤口上抚过,心却跟滴血似的,除了一些已经长好的伤口,更多的伤口一看就是刚刚伤的,有几处虽然看起来结了痂,可伤口之深之大,一看就知道当时的凶险。

    而云珞连养好伤的时间都等不及,带着一身伤就赶到她和儿子身边,她竟然还想要跟他闹脾气?想到刚刚踹了云珞那几脚,就在几处险些要命的伤口上,刘双喜心疼的哪里还顾得上气云珞。

    见一天云彩都散了,云珞长长地吁了口气,总算不枉他这次不等伤好就过来演的一出苦肉计了,果然刘双喜还是最在意他的。

    心里美滋滋的,趁刘双喜只顾着看伤时,对一旁偷偷看自己的儿子咧着嘴笑了下,结果直接就把本来就纠结要不要过来帮娘揍欺负娘亲的小乐乐吓哭了。

    刘双喜听到儿子哭,一回头就看到乐乐一边哭一边用没抱着布老虎的手指着云珞,嘴里还嘟囔着听不懂的话,而云珞脸上本来的笑容僵住了,那诡异又古怪的神色被刘双喜直接当成了恐吓,凶巴巴地对云珞嚷道:“好好地你吓他干嘛?”

    见听到自己被指责后,乐乐倒是不哭了,可小嘴嘟嘟囔囔地显然是在告状,云珞哭笑不得,他就是对儿子笑笑,怎么就成吓他了?收回刚刚还说他贴心的话。

    好在到底还是怜惜云珞这一身伤,刘双喜也没深究下去的意思,决定上街买些菜,好好给云珞补一补。

    本来刘双喜以为乐乐会缠着她一同上街,结果等刘双喜穿好外出的厚棉衣,又提上菜篮子,乐乐还在和云珞大眼瞪小眼,刘双喜过来抱乐乐,结果乐乐还不干了,指着云珞就是一通说,可惜没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见刘双喜要上街,为了宣示自己的主权,云珞当然要跟着,而小乐乐也不能留在家里,看天色正当午时,太阳也出来了,虽然还有些冷,抱乐乐出去转转也没什么,于是,云珞提议一家人一起上街。

    刘双喜自然而然地伸手抱乐乐,乐乐却一拧身子朝云珞伸出小手,看得刘双喜一阵气闷,真是白疼这小子了,一见了亲爹连娘都不要了。

    云珞也没敢得瑟,人还没哄回去万一得瑟大了刘双喜一气不下不跟他回去怎么办?这时候自然要装乖讨巧。

    不过儿子的要抱抱还是很得他心,虽然抱着不老实踢来踢去的儿子难免会碰到伤口,可这份痛却伴随着快乐,王爷表示能忍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