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你男人害羞了
    一家三口出门,裹得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乐乐巴在云珞的怀里不肯出来,刘双喜看得心里发酸,儿子算是白养了。

    刘双喜在义安镇住了半年,镇上的人都认得这个带着孩子的独身女人,打她主意的也不少,突然见到刘双喜身边跟着个气度长相均是不凡的男人,不免都犯起嘀咕:难怪她看不上何财主,原来是嫌何财主年纪大了又不俏。

    本来有人请了媒人来和刘双喜提亲,被拒绝后就心里不满,如今看到刘双喜身后的云珞难免想冒两句酸话,可一看云珞不怒自威,让人看一眼就不敢上前的眼神,就都没敢上前,只在背后议论纷纷。

    刘双喜都充耳不闻,倒是云珞一手抱着乐乐,一手搭在刘双喜的肩上,把独占的姿态做得足足的,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的关系。

    虽然大多数人都碍于云珞冷淡的神情不敢上前,可也有胆子大的过来与刘双喜打招呼,“喜姐姐,这位是……”

    刘双喜看着面前一脸娇羞,两只眼睛却直往云珞身上瞄的女人,认得是前街一户姓王人家的姑娘,听说是定了亲,只是还没过门男人就没了,如今也十八岁了,正在物色婆家。只是因为风评不怎么好,一时没找到合心意的。

    刘双喜回头瞪了云珞一眼,果然是个祸害,走到哪里都招人,就这王大姑娘的名声,被她相中了,不死也得脱成皮。

    云珞无辜地抱着乐乐,长得好又不是他的错,这不也说明刘双喜的眼光好吗?可姑娘的眼神实在太炽热,瞧着又是与刘双喜相熟的,云珞便自己介绍道:“我是喜儿的男人,刚打仗回来。”

    “当兵的好啊,当兵的都壮实!”王大姑娘的眼神更是肆无忌惮地往云珞身上瞄来瞄去,人也朝云珞靠了靠,眼看一双手就要攀上云珞的胸膛上,云珞怕她挤着乐乐,朝后退了一步,王大姑娘捂着嘴‘咯咯’笑,“喜姐姐,你男人害羞了。”

    刘双喜干巴巴地冷笑两声,“呵呵,他这人爱干净!”

    王大姑娘一怔,才反应过来刘双喜是骂她脏,登时就变了脸色,“刘喜,你说的这是啥意思?”

    刘双喜扬着高傲的下巴走人,云珞抱着乐乐亦步亦趋地跟上,王大姑娘脸气得铁青铁青的。

    刘双喜买了几条青鱼,二斤大虾,五香薰鱼和油焖大虾最好吃了。又割了一条五花肉打算回去炖酸菜。看见路边有卖新鲜的大草鱼,二十文钱买了一大条,又称了一斤豆芽,大冷的天吃个又香又辣的水煮鱼最好了。

    算着家里还有几个鸡蛋,给乐乐蒸个水蛋,剥两只虾提味儿,乐乐一顿就能吃一小碗。

    刘双喜正盘算着,迎面走来一个男人,面色不善地挡在刘双喜的面前,刘双喜看也没看地往旁让了两步,男人却也迎了两步,再次拦在刘双喜面前。

    刘双喜不悦地抬头,就看到何财主鼓着腮帮子瞪着眼,正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刘双喜撇了撇嘴,真不知这位何财主又抽哪门子的疯,这半年来隔个几日就让媒人来说亲,刘双喜也真是烦了他了。

    何财主见刘双喜不开口,闷声闷气地道:“刘喜,你不知道我看中你了吗?”

    刘双喜好笑地道:“何老爷,我也让人和你说了,我对你没想法。”

    何财主有些激动地想要拉刘双喜的手,被刘双喜躲开,向后一躲就躲到云珞的身后,云珞微眯着眼,“这位是……”

    何财主不理云珞,还想伸手去抓刘双喜,云珞没有抱着乐乐的手便伸了出来,将何财主伸出的手腕擒住,稍稍用力,何财主就疼的脑瓜顶上见汗。

    虽然手腕疼的像要碎掉,何财主竟硬气的咬着牙一声没吭,之后就听一阵骨头错开的声音,何财主眼一翻,人就疼晕过去了。

    云珞手一松何财主身子一软就倒在地上,后面跟来的下人赶紧上前扶起何财主,其中一个穿得最体面的,一看就是这些下人的头儿的男人指着云珞骂:“小子,你好大的胆子,敢对我们家老爷动手,你知道我们老爷是谁吗?”

    刘双喜也低声道:“你怎么把人手给捏断了?”

    云珞无辜地看着刘双喜,他自认只用了三成力,没想到何财主这么不顶事,若是换了刘双喜,估计何财主的手都能给捏下来。

    见云珞这样看着自己,刘双喜也很无语,但人都晕了,再多说别的也没用,刘双喜对下人头儿道:“天太冷了,你们先扶你们老爷回去,可别着凉了,至于这件事我们过后会登门道歉。”

    云珞不乐意了,“道歉?他对你动手动脚,我还没治他的罪!”

    “啥?治罪?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老爷可是县太爷的大舅子,你敢对我们老爷动手,活腻歪了是不?”

    见云珞举着拳头还要动手,刘双喜白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先歇会儿。”

    云珞还不知刘双喜心里是不是已经原谅他了,怕惹怒了刘双喜不同他回去,只能听话地闭嘴,刘双喜上前两步,“这位小哥……”

    下人头儿叉着腰道:“别别,你可别跟我套近乎,谁是你哥?”

    刘双喜皱了皱眉,“那你想怎样?”

    下人头儿眼珠一转,不怀好意道:“你跟我回府,等老爷醒了再发落你。”

    刘双喜冷笑,“给你脸不要,我就不跟你回去,你待怎样?”

    若在云珞没来之前,刘双喜和孩子为了过安宁的日子,断不会这样说话,受了气多半也是忍了。

    但云珞来了,虽说她对云珞还有怨气,也没成心想着仗势欺人,但有云珞在她就觉得底气足,对这个下人的不怀好意自然是不会忍着。

    在她看来,虽说不在定北王的封地,但谁还敢对王爷动手?就何府这几个下人,别说云珞不放在眼里,就是她自己也都能给收拾了,真惹怒了她,刚好把对云珞的气发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