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杀气凛然
    结果刘双喜的态度成功地让何府的这个下人头儿怂了,看看刘双喜身后抱着孩子的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普通人,那气势就是县令老爷都比不上,莫非这刘喜是攀上高枝了?

    “你等着,我们老爷不会放过你!”下人头儿扔下一句狠话,让人半扶着晕倒的何财主往回跑。

    刘双喜不高兴地看着他们的背景,心里这个不痛快,除了刚到义安镇时,拿着斧头把敢跳她墙的人追出几条街,这么久了她一直低调得让人误以为她是个面团儿,好不容易今天有人撑腰,想要好好出一口气,结果这些人竟然怂了。

    刘双喜回头瞪了云珞一眼,云珞被瞪得习惯了,也不知为什么被瞪,只能无辜地看着刘双喜,顺手从刘双喜的手里把篮子接过来,大步地朝刘双喜住的小院走去。

    刘双喜在后面一路小跑地跟着,路上遇到人就打招呼,被问起就大大方方地说云珞是她男人。

    不多时整个义安镇的人都知道了,半年前搬来的小媳妇刘喜家的男人回来了,还一回来就把何财主给揍了,估计用不到天黑衙门里的人就得来拿人了。

    于是,很多人家都不回了,都围在刘双喜家的四周,等着看衙门里的人过来抓人。

    可等来等去,一直等到天黑也没等到人,有人就想衙门或许想要夜里来拿人,那时候人的戒备差,没准儿还能从被窝里逮到。

    而此时的云珞和刘双喜、乐乐一家三口已经钻进被窝里,因家里多了个人,又会陪自己玩,乐乐高兴得怎么也不肯睡,白天倒是睡了一会儿,可都睡得时间不长,起来就到处找云珞。

    云珞教他喊‘爹’,乐乐学得也快,一会儿功夫就会叫了,虽然叫得不那么标准,还是把云珞高兴的怎么看儿子怎么喜欢。

    可到了晚上,眼看灯都熄了,小家伙却挤在爹娘当间怎么也不肯睡,心头腾腾起火的云珞看小家伙就头疼了。

    这都素了快两年了,他还指望着今晚好好开开荤,可小家伙就是不睡怎么办?

    好不容易把小家伙哄睡了,刚给他挪到床里头又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嘴里一边咯咯笑着一边不停地喊爹,让云珞真是又爱又恨却连碰都舍不得碰一根手指头。

    好不容易把儿子哄睡着了,一回头刘双喜已经在床的外侧睡得跟死猪似的,云珞不死心地扒拉了几下,刘双喜愣是怎么扒拉怎么动就是不醒。

    知道刘双喜哄孩子累,云珞愣是没舍得折腾她,想着明天白天一定不让乐乐睡,晚上就能睡得早,到时他可不能再放过刘双喜。

    当第二天天亮,刘喜家的大门打开,路过的人就能看到刘喜的男人,那个好看的不像话的男人,正穿着一身薄薄的短打衣服,在院子里一斧一斧地劈着柴,一下一下跟砍仇人似的。

    一斧头下去,海碗口粗的木桩子就被一劈两半,不但斧头沉,力气也大,难怪人家说是从战场上刚回来的。

    当云珞侧目看向门外时,那不经意间的目光能让人心都跟着颤几颤,男人眼中如实质般的杀气,仿佛那高高举起的斧头下面砍的不是木头,而是一颗颗人头。

    李婶子拎着一篮子鸡蛋过来,到了门前也被云珞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吓了一跳,好在云珞看到李婶子,总算是把斧头放下,冷冷地看着李婶子,昨晚的**都浪费了,云珞现在看什么都带着火,于是就想起来这个女人给刘双喜说媒这件事来着。

    李婶子拍了拍心口,“喜儿她男人,一看你就真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这砍个柴都跟杀敌似的。”

    云珞不置可否地看着李婶子,李婶子被他看的有些心慌,踮着脚往里看,“喜儿呢?没在家吗?”

    云珞上前一步挡住李婶子的目光,道:“昨儿乐乐睡得晚,她陪到半夜才睡,有事吗?”

    李婶子见云珞一副没事快走的模样,只好把装鸡蛋的篮子递过来,“鸡蛋是喜儿前几日和我定的,刚好凑够了数,我就给送来了,一共五十文钱。”

    云珞接过鸡蛋,在身上摸了摸,发现没穿外袍,便让李婶子等着,他进去拿钱。

    李婶子便趁机跟着,“喜儿她男人,你在军中不是一般的小兵吧?瞧这气度就不像。”

    云珞‘嗯’了声,李婶子又问:“那是做啥的?”

    云珞淡淡地道:“带兵的!”

    李婶子微张了张嘴,惊讶地问道:“那就是将军了?”

    云珞觉得他这个王爷也不能算是将军,便诚实地摇了摇头,李婶子吁了口气,心说将军哪是那么好当的,没准就是个小队的队长,瞧把他给牛哄哄的。

    不过这人长得真好,想到王大姑娘昨晚来家里和她说的话,李婶子又笑道:“不是将军那也是很厉害了吧?瞧你这身气派就不是一般人。昨儿你在街上那么一走,不知招了多少小姑娘的惦记了,回头和喜儿说说,若有相中的姑娘你就和婶子说,婶子保准给你说成了。”

    云珞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李婶子,看的李婶子一阵发毛,颤声问:“你咋这么看婶子?”

    云珞哼了声,“我家双喜脾气不咋好,你这话最好不要让她听着。”

    李婶子讪讪地‘哎’了声,心里却嘀咕,她认识刘双喜都半年多了,除了有人跳墙被她追着砍,还没见过她脾气不好,估计是这男人自个儿脾气不好吧?

    到了屋门前李婶子还要跟云珞一起进屋,门却贴着她的鼻尖关上,吓得李婶子往后跳了两步,刚想发作,就看一旁大黄正叨着一大块肉啃得正香。

    李婶子不由得酸道:“不年不节的我家里都舍不得吃块肉,这畜生比人吃得都好。不过就是个傻大兵,真当自己是财主了?”

    屋子里传来刘双喜和云珞的对话声,刘双喜问云珞:“你哪儿来的鸡蛋?”

    云珞道:“邻居送来的,说是你跟她定的,五十文。”

    刘双喜道:“两个鸡蛋一文钱,这些最多也就五十个,哪值五十文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