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我家规矩就是我男人不许纳妾
    半晌没听到云珞的声音,李婶子刚把头贴近门,门就从里面被推开,把李婶子撞了个跟头,云珞拎着鸡蛋从里面出来,等李婶子从地上爬起来,将鸡蛋篮子往李婶子怀里一推,“鸡蛋数不对,不要!”

    李婶子尴尬地笑了两声,假装在篮子里数了数,‘哎呦’一声道:“瞧我这记性,不是五十文,是五十个鸡蛋,一共二十五文钱。”

    云珞却把门一关,进屋了,李婶子知道鸡蛋卖不出去,心里愤愤地,从前她卖刘双喜鸡蛋时偶尔也会少两个,刘双喜都只当不知道,如今这男人却比刘双喜还小气。

    还从战场上下来的呢?小气的都不像个男人了。

    李婶子出了门没回家,去前头的酒楼把五十个鸡蛋换了二十文钱,揣着二十文钱刚从酒楼出来,迎面就看到王大姑娘。

    王大姑娘拉着李婶子的袖子问道:“婶子,昨儿我托你的事儿办得怎样了?”

    想到云珞的态度,李婶子气得咬牙,“昨儿那男人看着还挺好说话的,不知咋的今儿就像换了个人,说话时眼睛都要长到头顶了。我看你也别惦记他了,那人就是个当兵的,手里也没几个钱,家里又没个营生,就是一张脸长得好,你嫁过去还打算养他们一家子不成?”

    王大姑娘却痴痴地道:“好婶子,你就替我说说嘛,我不怕他没钱,就是相中他那个人了,只要他愿意娶我进门,我就用嫁妆置办些产业,养他们一家也愿意,到时也少不了婶子的好处。”

    李婶子为难地嘬了半天牙花子,才不得不实话实说:“我刚去和他说了,可他说刘喜脾气不好,你琢磨这话是啥意思?”

    王大姑娘笑:“脾气不好能咋的?这女人最后还不得听男人的话?如今这男人哪个不三妻四妾的,她还能硬拦着男人不让娶?现在是她长得好,等再过十几二十年男人还是风华正茂,女人却是人老珠黄了,她拦得住吗?”

    李婶子一拍大腿,“还是姑娘说得在理,可那刘喜也是个犟的,之前那么多人来替何财主跟她提亲,她愣是没动心的,估计就是想着这个男人,既然这样,男人真铁了心就要娶妾,她想拦也拦不下。”

    王大姑娘满意地点头,“婶子,回头你再和他说,若是娶了我,不但我带着丰厚的嫁妆嫁过去,再陪送两个丫鬟,还不信他不动心。”

    李婶子点头,“猫儿哪有不偷腥的?这男人也都一样,既然你就看上他了,回头婶子一定好好给你说说。”

    王大姑娘对李婶子千恩万谢,李婶子也得意的好像已经把事情给办好了一样,一回头就看到刘双喜和抱着乐乐的云珞就站在身后。

    刘双喜笑嘻嘻地道:“婶子,好歹咱们也做了半年的邻居,你竟然这么不厚道,要给我男人找妾,问没问过我答应不答应?”

    李婶子本来见到刘双喜还有些心虚,结果被刘双喜这么一问,就想到何财主答应的谢媒钱飞了,还搭了一块羊肉。再想到刚刚就二十五文的鸡蛋钱刘双喜也同她计较,就觉得刘双喜真是可恶。

    “喜儿啊,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男人纳妾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再说王姑娘也说了,只要她过门,还会带不少的嫁妆,到时就是你和你儿子她都愿意养着,你还有啥不满意的?”

    刘双喜扬着下巴高傲地道:“没啥不满意的,但我家的规矩就是我男人不许纳妾!”

    李婶子不敢置信地看着刘双喜,再看旁边神色泰然自若的云珞,不敢置信地指着刘双喜问云珞:“喜儿她男人,你看喜儿说的是啥话?你也都由着她?”

    云珞看了王大姑娘一眼,用没抱乐乐的那只手拉住刘双喜的手,深情地道:“我是上门女婿,家里一切听双喜的。”

    “上门女婿?”

    “你不是骗人吧?”

    王大姑娘和李婶子同时发出惊呼,如今外面男人少女人多,嫁不出去的女人大有人在,还没听说哪个男人娶不到媳妇,何况云珞这模样的,真想娶妻纳妾,不知多少女人都上赶着,他竟然会选择做上门女婿?真让人大出意料。

    云珞却连看都懒得再看王大姑娘和李婶子,刚刚还怕刘双喜会再怪他招蜂引蝶,但刘双喜霸道的态度却让他乐在心里,只要刘双喜不是不在乎他,他就有信心把人带回去,最多让她出出气好了。

    “你看看你,一天到晚的让人不消停。”刘双喜瞪了云珞一眼,虽然知道这不怪云珞,可随便出个门就能遇到情敌,这酸爽的滋味可不怎么好。

    不过,同时也正说明她眼光好,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只剩下嫉妒了。

    被刘双喜瞪着瞪着就瞪习惯了,云珞很是怀念当初在双喜快餐时在他面前只会傻笑的刘双喜,果然身份位置不同了,女人的心态都变了。

    不过这样的刘双喜让他很高兴,这样才像亲亲热热的一家子嘛,当初实在太生分了。

    买了一堆吃的,刘双喜做了一大桌好菜,乐乐坐在桌边馋得直流口水,云珞就抱着他给他挑鱼肉吃,乐乐的粥熬得软软烂烂,拌上一小碟挑去鱼刺的肉,小乐乐吃的飞快。

    刘双喜把最后一盘辣炒花甲端上桌,去一边的水盆里洗了手坐到桌边,看乐乐吃完一碗饭还要吃,刘双喜制止道:“按顿喂他,每顿别由着他的性子吃。”

    云珞端着碗看了看扒着他的腿站在一边眼巴巴瞅着他的乐乐,还是决定听刘双喜的,把碗放到一边,乐乐瘪了瘪小嘴,眼圈里瞬间就蓄满了泪水,看得云珞好不心疼,果然这娘俩个就是他这辈子唯二的克星了,把他克得死死的。

    不给吃的就哭怎么办?云珞求救地看向刘双喜,刘双喜却只是看了一眼,“孩子不能惯着,不是什么事儿都由要着他的性子。”

    云珞知道刘双喜说的对,可就是不忍心看着孩子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最后干脆背过身子端起碗吃饭。

    乐乐瞧着爹无视自己可怜的小眼神,知道装可怜是没用的,转身去沙堆玩沙子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