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没大没小的
    眼看着腊月底了,刘双喜一直等着云珞说回华阳城的事儿,就算不回华阳城,她也想回去临县和梅西镇看看。原本只想着躲开表小姐的迫害,如今云珞都回来了,听说表小姐也被嫁了,她还怕谁?

    放刘四喜一个人应付整个刘家,还有临县的生意,她甚不放心!

    可云珞一直不开这个口,好似在义安县住得甚是惬意,打算在这里扎根儿了似的。

    刘双喜心里不免犯合计,难道是她想多了?云珞压根就没有想把她公开的意思?还是说云珞外面的那些事儿还没摆弄明白?

    而云珞不提,她也不好问,好像她迫不及待要做定北王妃似的。

    就这样,就到了年根底下,因这里卖的年货种类不很丰富,数量也不充足,刘双喜每天都起早去买年货,既然云珞不说走,都这时候了,想必就是要留下来过年的意思,该准备的总是要准备,就算云珞最后不想承认她是他的妻,过了这个年再好好谈谈,大不了就好聚好散。

    可看云珞整天除了围着她和孩子转,剩下的时候就是躺在床上养伤,毕竟身上的伤不少,估计是伤了元气,刘双喜给他补了这些日子,那小脸还透着苍白,这也是刘双喜为何一直不同他把话摊开了讲的原因,终究是心疼他那一身伤。

    何况他的伤还没好就急巴巴来找自己和孩子,又难得放下身段,想来他是在意他们母子的。

    过年的年货都是刘双喜自己在准备,云珞每天只管躺在床上歇着,再陪乐乐玩就成。

    比如劈柴这种活也不用他再动手,毕竟就算云珞没伤的时候一身力气也比不上刘双喜,这种小事儿刘双喜做得还很得心应手。

    而自从李婶子和王大姑娘把云珞是上门女婿的消息传出去,打云珞主意的人真少了很多,谁让上门女婿在家里没地位,全都得听女人的,她们真嫁过去估计被欺负了云珞也不敢帮她们,被折磨死了都是白死。

    加之云珞又很少出门,最后一些女人也都打消了念头,只是每次刘双喜上街总是要受到许多满含恶意的目光,纵使刘双喜不在意,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腊月二十八,刘双喜起早一开门,就看到裹得像球一样的刘四喜朝自己伸着两条胳膊飞扑进刘双喜的怀里,“刘双喜,我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再看看后面跟着的影三影四,刘双喜知道是云珞让他们把刘四喜接过来过年。同刘四喜一同过来的还有彩云彩月、小侍书和小喜悦。见到刘双喜,除刘四喜之外一个个都眼泪汪汪的叫小姐。

    刘双喜把刘四喜从身上扒下来,觉得这小子半年没见不但长高了不少,也重了不少,看来她不在身边看着,这小子吃起东西肯定没有节制,虽然高兴看到他们,还是沉着脸对刘四喜道:“你看你,我才半年没管你,你又要胖成球了。”

    刘四喜大喊冤枉,举起胳膊给刘双喜看,“刘双喜,你就冤枉人,我哪胖了?我这是结实了,一身都是肌肉。”

    刘双喜在他的上臂上捏了捏,疼的刘四喜‘哇哇’大叫:“轻点儿轻点儿,你这手跟钳子似的。”

    人到了自然不能一直站在门外,就这一会儿工夫已经有不少人朝这边看过来,并指指点点的猜测刘双喜家又来了什么人,看那两辆车像是装了不少东西的样子。

    家里就一间正房,两间厢房,厢房又当成仓房和柴房用了,根本就待不下这么多人,刘双喜便让影三影四带着彩云等人去前面的客栈安顿。

    等几人离开了,刘双喜拉着刘四喜往屋子里进,刘四喜激动地道:“半年没看着乐乐了,可把我想坏了,也不知他还记不记得我这个舅舅。”

    刘双喜幸灾乐祸地道:“那么小的孩子哪能记得,你待会儿别吓着他。”

    “我就那么吓人吗?”刘四喜不满地瞪了刘双喜一眼,扭头就看到院子里拴着的大黄,正咧着嘴,朝自己摇尾巴,“刘双喜,你养的狗也不行啊,家里来人了都不知道叫。”

    刘双喜也觉得奇怪,这大黄平日家里来个生人都没命地咬,刘四喜和云珞来怎么一声都没有?

    不过听人说狗不咬自家人,大概这狗虽然没见过刘四喜,却能感觉到他是自家人吧?

    刚进了外屋,刘四喜就激动地喊:“乐乐,乐乐,想舅舅没?”

    坐在地上铺的厚毯子上和云珞搭积木的乐乐就抬起头好奇地看着兴冲冲进来的刘四喜,云珞不满地道:“把外袍脱了再进来!”

    刘四喜便乖乖地去脱外袍,脱完了扔到外屋,才想到他来之前可是打算好要给云珞一点脸色看,敢招惹了女人来害他姐,不给他点颜色让他知道厉害,往后刘双喜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好过。

    可怎么被他冷冷地看一眼自己就怂了呢?刘四喜暗暗给自己打气:这回是怕寒气冲了乐乐,待会儿可不能轻易放过他,不给他保证从今往后不让刘双喜受一点欺负,他就不认他这个姐夫。

    刘四喜进到屋子里,把手放在怀里捂得热热的才朝乐乐伸手,“好乐乐,让舅舅抱抱,这半年可把舅舅想坏了。”

    乐乐眼巴巴地看着刘四喜,突然咧着嘴露出上下两排小牙,并伸出一双小短手:“抱!”

    把刘四喜喜得眼睛都要笑没了,抱起乐乐就要转圈,被刘双喜阻止了,“你当心着点儿。”

    刘四喜在乐乐的脸蛋上亲了两口,“看吧,别看半年没见,乐乐还认得他舅,总算没白疼他。”

    云珞已面沉似水,“刘四喜,不会叫人了吗?”

    刘四喜掏了掏耳朵:说的啥?没听到。

    云珞暗暗在心底咬牙,等他把刘双喜哄回去再收拾这没大没小的臭小子,现在吗?还是别招惹刘四喜的好。

    刘四喜抱着乐乐对刘双喜道:“刘双喜,我昨晚都在赶路,早饭还没吃,家里有啥吃的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