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你怎么打人?
    说完,刘双喜看了眼和王大姑娘牵着手站在一旁、打扮得像朵花儿似的姑娘,刘双喜笑道:“我男人,赚钱当然是要给我花,我若不花难道还要留给外面的什么女人花吗?至于我家丫鬟安不安分这事儿还真不劳冯姑娘操心,就算再不安分,还能不安分过非要给人做妾的吗?”

    见刘双喜意有所指地扫了自己一眼,王大姑娘自然明白刘双喜说的是她,可她就是忘不了云珞那模样,哪怕那日云珞狠狠地削了她的面子,她也还忘不掉。

    初夏扶着刘双喜上了车,云珞抱着孩子随后跟上,等刘四喜再跳上马车,影二驾着马车便冲出了人群,大黄拴在马车后面迈着碎步跟着。

    留下来收拾东西的初夏冷冷地看了眼还愤愤不平的王大姑娘和冯姑娘,迈着优雅的步子到到二人面前,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有的人就是嘴太欠了,不给点教训我这手就痒。”

    “你……你……你……要做什么?”王大姑娘和冯姑娘被她突然迸发出来的气势吓得小脸都有些白了。

    初夏‘呵呵’两声,“做什么?你们还不明白吗?”

    随着话音刚落,‘啪啪啪啪’四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王大姑娘和冯姑娘一人挨了两下,本来还算清秀可人的小脸,顿时就肿成了猪头,血丝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你怎么打人?”

    就是一旁看热闹的人也都被初夏的气势震住了,谁能想到这个看起来伶俐可人的小姑娘说动手就动手,打完人了还一脸不屑地盯着被打的人,娇声道:“打你怎么了?若是换了从前,敢惹姑奶奶的人,姑奶奶早就赏他一刀了,你们最好祈求夫人不会因为你们的歪话对我有芥蒂,否则……哼!”

    否则怎样没说,可联想到初夏所说的赏他一刀,王大姑娘和冯姑娘吓得腿都软了,不说出来更恐怖。

    看着初夏转身进院的背影,总觉得她们似乎惹到不该惹的人,可一个做上门女婿的男人,从哪里弄来这么霸道的丫鬟,那两耳光打得真疼,满嘴的牙都有些松动了。

    初夏收拾着刘双喜屋子里的东西,影三影四就收拾屋外的东西和之前备下的年货。刘双喜以为很多的这些东西,三个人很快就都收拾好了,马车来回拉了三趟也就拉完了,统统运到挂了刘府匾额的宅子里,直到大门关上,跟过来看热闹的才意犹未尽地缩回抻长了的脖子。

    可大家还在议论大出风头的丫鬟初夏,那霸道的气势,哪里像是个做丫鬟的,倒像是个杀人的魔头。

    还有之前接走刘喜一家人的男人,以及搬家的男人,哪个瞧着都不像一般的家丁下人,难道刘喜的男人身份不凡?

    还是有聪明的人脑子一转,“你们说那个丫鬟会不会是刘喜他男人在战场上带回来的?”

    一句话得到大家的认可,若是上过战场打过仗的女人,还真有这个可能。因东楚男人越来越少,便出现了一些例如红缨军、娘子营之类的女子军队,带兵的主将也都是女子,虽说战力与男子军还在差距,但不能不说这些女子军队在战场上也曾立下汗马功劳。

    若初夏是从军中出来的,杀人这种事情还真不稀奇,可问题是……刘喜的男人不是普通大兵吗?可就瞧家里这几个下人也不像啊。

    被打了的王大姑娘和冯姑娘,回家就闹了起来,不但没得到家里人的怜惜,反而又挨了两巴掌。

    王大姑娘的爹指着王大姑娘,“你这到处惹是生非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一个在军中当兵的,回来就能置办下一处大宅子,身边别的下人不说了,就一个丫鬟都能如此强悍,就敢随便出手打人,你也不想想她哪来的底气?你竟然还不知死活地凑上去招惹,回头惹出了事儿再连累家里。”

    王大姑娘心里不服,却又不敢和她爹顶嘴,只能小声道:“那我这两个巴掌就白挨了?回头别人说起来,就是我们王家怕了个外来的,爹的脸上就有光了。”

    “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王老爹叹口气,却又不能不承认这次真认怂了,回头王家在镇上就没有威信了,尤其是这个女儿,本来名声就不大好,出了这种事家里又不给她撑腰,往后恐怕就要嫁不出去了。

    王老爹想来想去,突然‘咦’了声:“之前不是说何财主要娶刘喜过门嘛,这两天怎么没声儿了?”

    王大姑娘道:“听说前几日在街上刘喜的男人把何财主打了,当时人就昏了过去,莫不是还没养好?”

    王老爹摇头,“不像,若真伤得那么重,何家还不打上门了?这些日子都没动静,说不得有蹊跷,何财主的妹婿可是县令,这口气他们何家能吞下去吗?行了,你先消停两天,回头我去听打听,看看情形再说。”

    王大姑娘甜甜地应了声,又给王老爹揉肩又是捏胳膊的,侍候的王老爹心里直叹气:这个女儿啊,心里只有那个男人。

    冯姑娘站在家里的布庄门前,盯着隔壁的刘府大门直咬牙,她当着义安镇的百姓被个丫鬟给打了,而打了人的丫鬟府上竟都在装糊涂,她真咽不下这口气,可要闹上门去她一个姑娘家也不好看,难道这个巴掌就要白挨了?

    冯姑娘的牙越咬越紧,看了眼两家紧挨着的院墙,重重地哼了声,这个仇她记在心上了,搬到她家隔壁还敢扇她的耳光,那就等着她报复好了。

    年三十,刘双喜起了个大早,带着彩云彩月为年夜饭做准备,昨日炖了一整天,从刘府飘出去的香味不时吸引了人在门前徘徊,炖出的各种熟食也装了好几桶。

    初夏也想过来帮忙,可她长这么大就没做过饭,真是越帮越忙,最后刘双喜给了她一根木杵,让她用石臼将一块牛肉捣成肉糜,这样捣出的肉糜做牛肉丸子最有弹劲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