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恶婆婆来了
    初夏的力气虽不及刘双喜,却比彩云彩月大多了,得了这个任务刚好能发挥她的作用,一根大木杵上下翻飞,切成大块的牛肉就变成了肉糜,刘双喜再加些调味料进去,等把一盆牛肉捣好,捏出的牛肉丸子真是弹劲十足,掉到地上一颗竟弹起老高老高。

    影一影二也帮了不少忙,他们在双喜快餐干了差不多快一年时间,一些事情看得久了也都看熟了,不用刘双喜开口,就把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也算是在刘双喜面前好好表现,争取宽大处理。

    眼看要到午时,刘双喜带着彩云彩月和初夏在厨房里忙着,外面有人敲门,刘双喜笑道:“不知是谁大过年的还来串门?”

    初夏道:“我去瞧瞧。”

    说完就跑了出去,直到初夏跑出去,彩云才担忧地道:“小姐,你说好好的姑爷为啥让咱们来义安镇过年?而不是带您回王府呢?”

    彩月也道:“小姐,您心眼实,可这时候要替自己多想一想,万一姑爷他对您不是真心,不想带您回去,您也别傻傻的什么都信他的。”

    刘双喜愣了下,笑道:“或许姑爷有他的道理,我们且看看,若他不是真心的,我就带着你们走。”

    彩云彩月连声答应,可看刘双喜时的目光还是带着担心。

    初夏去了很久也没回来,刘双喜觉得奇怪,彩月提出要去看看时便应允了,结果彩月去了不多时又气冲冲地回来了,彩云问:“是谁惹你了?”

    彩月气愤道:“是章太妃来了,姑爷正和她在前面争执,听意思章太妃在怪姑爷不回去过年,姑爷说他有不回的理由。章太妃就让姑爷过完年就回,还不让带小姐一同回去。”

    刘双喜想到那个很不友好的老太太,也忍不住叹口气,她对云珞是有感情,可这份感情真不足以让她有勇气面对不讲理的恶婆婆,显然这位太妃不但不讲理,还对她意见很大。人家太妃就这么一个儿子了,她也没本事拐走,往后可要怎么相处呢?

    原本年夜饭准备做两大桌,刘双喜、云珞、刘四喜和乐乐一桌,彩云彩月和影一二三四,以及初夏一桌。

    可章太妃来了,还带来了不少人,两桌肯定是不够,但来了那么多人,章太妃却完全没有让人过来帮忙的意思,厨房里只有刘双喜带着彩云彩月再忙,就是出去看情况的初夏都被章太妃给留下了。

    未来的王妃在忙,下人们却围在一起闲话赌钱,哪还有半分未来王妃的样子?显然章太妃是要给刘双喜一个下马威。

    彩云彩月愤愤不平,刘四喜也愤愤不平,一进厨房就道:“刘双喜,你那婆婆真不是东西,乐乐那么小她竟然不让乐乐午睡。还带了两个什么奶娘,说往后乐乐就让她们照顾,这是要把乐乐留在她身边。”

    “什么?要抢走我的乐乐?我跟她拼了!”刘双喜当时就怒了,别的她都能忍,她的底线就是乐乐,如今章太妃要抢她的儿子,就算是云珞的亲娘,也不能饶恕。

    见刘双喜要出去拼命,刘四喜赶紧拦住,“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老太婆说要把乐乐留在身边,你男人没答应,还说乐乐打小跟在你身边,不习惯别人照顾,那两个奶娘都没要。”

    刘双喜松了口气,好在云珞这件事上没向着章太妃,不然这个男人她真不能要了。

    既然章太妃一来就没安好心,刘双喜干脆就假装不知道章太妃来了,还是按着原本的计划做了两桌菜,做好后就让彩云彩月等会儿端出来。她自己则先朝着摆席的暖阁走去。

    见到院里院外的人时还面露惊诧,神色要多真就有多真地问道:“你们是哪儿来的?大过年的到别人家里做客吗?”

    被刘双喜问到的丫鬟知道章太妃拗不过王爷,这位肯定是王妃了,倒不敢当面给刘双喜难堪,弯着身子先给刘双喜见了礼,口中道:“王妃有所不知,我们是太妃身边的丫鬟,因王爷久未回府,太妃思儿心切,便不远千里过来与王爷过年。”

    刘双喜仿若受到惊吓地退了两步,嘴里喃喃道:“太妃来了?怎么没人来和我说一声?我只准备了两桌酒菜,怕是不好招待太妃。”

    “呃?”丫鬟怔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刘双喜的话,她不能说章太妃是有意不让人通知刘双喜,也就自然而然地把她当成厨娘用而不让人帮忙。

    可闻了一下午的香味,这是没有他们份儿的意思吗?

    云珞和章太妃都听到刘双喜在院子里和丫鬟说话,章太妃的脸色变得难看,云珞却轻轻勾了勾唇,并不在意刘双喜耍点小心思。

    见刘双喜只顾着同丫鬟说话不进来,云珞将怀里抱着的乐乐交给旁边的初夏,起身走到门前,对刘双喜道:“王妃,娘来了,你进来给娘见个礼。”

    没像往常一样叫刘双喜名字,而是叫了王妃,刘双喜明白他是想要在下人面前摆明她的身份。

    刘双喜‘哦’了声,走到云珞身边,被云珞拉住手带进暖阁。一进门就看到章太妃沉着脸坐在上座,云珞道:“娘,您儿媳来给您请安了。”

    给刘双喜一个鼓励的眼神,刘双喜便上前两步,跪在地上,口中道:“媳妇见过婆婆。”

    章太妃心里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她就是看不上刘双喜的出身,凭什么这样的女人就能做她的儿媳?

    尤其是刘双喜刚刚在外面和丫鬟说的话也让她很不满,真当她不知道刘双喜的丫鬟出来打听过?真当她不知道刘双喜的弟弟去厨房里传话了?假装不知道她来了而没准备年夜饭?这是在反抗她吗?

    章太妃心里不高兴,就没让刘双喜起来,云珞却恍然般地道:“是我的疏忽了,双喜与我成亲这么久了,该给娘敬杯茶,来人,还不备茶来。”

    见云珞给刘双喜解围,章太妃心里更是不悦,丫鬟很快将茶端到刘双喜手边,刘双喜接过茶碗,双手举过头顶,“婆婆请用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