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儿子偏心,不开心!
    云珞见刘四喜放下筷子,道:“四喜带乐乐出去玩儿吧,前几日让人买了不少烟花,待会儿姐夫吃完了带你们去放鞭。”

    刘四喜答应着抱过乐乐,见乐乐张着小手让刘四喜抱,章太妃皱眉,之前她看着乐乐可爱,想要抱过来逗逗,偏偏乐乐一到她的怀里就哭,让她很没面子,可竟然和这个乡下小子如此亲近?

    章太妃道:“王爷,明泽是你的长子,理应有妥帖的人来照顾,莫要学得一身市侩之气。”

    正抱着乐乐往外走的刘四喜便停下脚步,回身怒视着章太妃,虽然她身份尊贵,可也不能随便说人市侩吧?

    他好歹也是青山学堂的学生,哪里就市侩了?

    云珞对刘四喜摆了摆手,刘四喜忍着怒气又瞪了章太妃两眼,就是刘双喜也停下筷子,似笑非笑地望着云珞和章太妃。

    云珞道:“四喜,这次我从京城回来,六殿下让我给你带句话,他很想你。”

    刘四喜疑惑地看向云珞,不记得他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大一尊神,云珞道:“六殿下就是乐生,你的恩师,他说过了年就派人接你去京城,要与你师生二人好好叙叙旧。若是可以,还要把你留在身边教养,希望你将来能成为国之栋梁。”

    刘四喜几乎被云珞的话震惊了,虽然想过杜乐生和云珞很熟,想必也是出身不凡,却怎么也没想到人家竟然是皇子,而他是皇子的得意门生,怎么就市侩了?

    章太妃也没想到刘四喜会是六皇子的学生,看刘四喜的目光就有些尴尬,见刘四喜乐呵呵地答应了就抱着乐乐往外走,章太妃竟然庆幸刘四喜没说打她脸的话,心想:这孩子倒有几分厚道。

    但儿子明显偏心,不开心!

    而出了门的刘四喜想的却是:老太婆,若不是当着你儿子的面,不想让刘双喜为难,看不怼死你!

    有了那样身份高贵的老师,刘四喜觉得自己走起路都脚下生风了,这和做定北王小舅子的感觉还不一样。

    因为知道云珞的立场,章太妃接下来也没为难刘双喜,吃过饭后就带着丫鬟到后院刚整理出来的屋子休息。回味着刘双喜的好厨艺,觉着有这样一个王妃似乎也不那么差。不过若是有这样一个厨子就更好了。

    丫鬟见章太妃眉头锁的有些紧,低声问道:“太妃,夜里还让王妃在您床前守岁吗?”

    章太妃想到来之前与丫鬟商议的计划是要趁让刘双喜为她守夜的机会折磨刘双喜,若是因一顿饭和儿子的态度就打消念头,定会让丫鬟认为太妃怕了王妃,便点头道:“你去她那里说一声。”

    丫鬟领命要出走,章太妃又将人喊住:“你看着点,等王爷带那小子去放鞭了再进去和王妃说。”

    丫鬟心领神会,太妃这是不想让王爷知道了阻拦,她在太妃身边也有几年了,做事一向最稳妥,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进去叫人。

    可到了前院,左等右等,王爷和刘双喜一直在屋子里腻腻歪歪的,侍候的人也都被赶到了外屋,她又不敢当着云珞的面把太妃的话传过去,就站在雪地里眼巴巴地望着。

    刘四喜带着乐乐在外面放烟花,开始听到别家稀稀拉拉的鞭炮声,小家伙还会哆嗦一下,后来竟然就不怕了,见刘四喜拿着小鞭放,响一声他就拍着手笑半天,尤其喜欢点燃了就会喷出火花的烟花。

    刘四喜也不敢让乐乐在外面待太久,玩了不到一刻钟就会带他回屋子里暖暖,这次刚回来就看到院子里站了个鬼鬼祟祟的丫鬟,仔细一看认出是章太妃身边的那个丫鬟,吃饭的时候没少看她与章太妃眉来眼去,一看就像在打坏主意。这大晚上她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要做什么?

    乐乐刚要喊爹娘,被刘四喜捂住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等刘四喜把手拿开后,小乐乐竟自己伸着戴了棉手套的小胖手把嘴捂上了。

    伴着外面不时响起的鞭炮声,丫鬟竟没发现院子里多了两个人。

    刘四喜从挂在腰间的口袋里摸出一串鞭,嘿嘿笑着点着了,对着丫鬟就扔了过去。丫鬟全副心思都放在刘双喜和云珞的屋子里,没防着有人朝她身上扔鞭炮,鞭炮一响就吓得不轻,‘嗷’的一声跳出很远,一脚踩在大黄的食盆上。

    原本害怕鞭炮声的大黄躲在窝里‘呜呜’地叫着,见有人踩了它的食盆,护食的天性让它从窝里窜出来对着丫鬟就是一通叫,本来被吓得不轻的丫鬟这回更是吓懵了,‘哇’的一声就哭开了。

    外面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刘双喜和云珞都听到了,云珞喊了声:“外面什么人?”

    影三不知从哪里跳到院中,鬼魅的身影又把丫鬟吓了一跳,影三看也不看丫鬟,回道:“是太妃身边的人。”

    云珞不悦道:“太妃就是这么教你规矩的?”

    丫鬟带着哭腔道:“王爷,是舅爷往奴婢身上扔炮仗,奴婢被吓着了才会失仪。”

    “四喜一向最是沉稳,又知书达理,岂会做这等顽劣之事?影三可看到了?”

    听云珞的话里明显的偏颇,以及语气中的怒意,丫鬟求助地看向影三,却不想影三想都不想地道:“四喜少爷带着世子刚从外面回来。倒是这丫鬟在王爷和王妃的房外徘徊了许久,属下怕她对王爷王妃不利,一直盯着,没见四喜少爷往她身上扔炮仗。”

    丫鬟这回傻眼了,不敢相信据说王爷身边一向最刚正不阿的影卫竟然也会说谎,可正因为传闻中的影卫一向刚正不阿又不会对王爷说谎,影三说的谎才更让人相信。

    云珞的声音冷了下来,“徘徊了许久?初夏,你去问问她有何企图,若是别人派来的奸细定不能留在太妃身边。”

    初夏应了声是,从屋中出来,看了眼已经吓傻了的丫鬟笑道:“这位姐姐,请随我来吧!”

    丫鬟跪到雪地里,“王爷,奴婢不是奸细,奴婢是替太妃传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