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太妃不开心
    章太妃等了很久,也不见派出去的丫鬟回来,心里恼了丫鬟办事不利,却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再派人出去打听,却没人找得到丫鬟的影子。

    章太妃这回真慌了,难道她的心思被云珞发觉了,把丫鬟悄悄处置了,来给她一个警告?

    可再一想,她就是让丫鬟去请刘双喜过来,也没对刘双喜做什么,云珞也不能断定她要折磨刘双喜。再说婆婆和媳妇立规矩也是古来有之,云珞还能把她这个做娘的怎样?

    可心里难免不安,再听着外面稀稀拉拉的鞭炮声,章太妃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起身吩咐人给她梳妆一番,她要去前面好好看看她的‘好’儿媳,也顺便看看他们的态度,是否那个丫鬟把她给卖了。

    章太妃来到前院,屋子里只剩下刘双喜和云珞带着乐乐,影三听到脚步声,从屋顶向下看了一眼,见是章太妃便又卧了回去。

    章太妃让人去拍门,刘双喜刚哄了乐乐睡下,和云珞挨着坐在桌边,桌上摆着一桌酒菜,他们要边吃菜边守岁。

    菜刚吃了两口,云珞伸手出臂刚要搭上刘双喜的腰,拍门声响起,云珞眉头微锁,他已经吩咐人不许进来,门前都没留人守卫,是谁这么没眼色地打搅他们夫妻俩?

    云珞脾气本就不好,被搅了便不耐地道:“什么人?”

    拍门的丫鬟就胆怯了,回头看了眼章太妃,章太妃道:“是娘,想着今儿是年三十,难得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不如弄些吃喝一起守岁。”

    云珞无声地叹口气,他可以在章太妃面前护着刘双喜,但那也是他亲娘,只要章太妃不太过分,他也不能太扫章太妃的面子。

    刘双喜虽然不大乐意章太妃来打扰,可那是云珞的娘,刚刚派个丫鬟过来不知要喊自己过去做什么,这回又亲自过来不知又要使什么坏,还不如把人放进来再静观其变。

    “是婆婆啊,媳妇这就给您开门。”刘双喜应了一声起身,将门打开笑脸盈人地道:“婆婆快进来,外面冷的很,刚好我们让人准备了一桌酒菜,还没吃呢,婆婆进来喝杯热酒。”

    章太妃看刘双喜哪哪都不顺眼,本来一番好意她愣是觉得刘双喜是在嘲讽她没吃过好东西,眼见云珞在屋中看不到,她狠狠地剜了刘双喜一眼才由丫鬟扶着进门。

    刘双喜无辜地撇撇嘴,这个婆婆啊,除了在儿子面前还装点慈爱,在她面前完全是没想遮掩对她的不喜了。

    反正她不喜欢自己,自己也不喜欢她,半斤对八两,往后云珞有得愁了。

    将门关上,刘双喜扶着章太妃另一边,“婆婆,外面冷,快进里屋坐。”

    章太妃想要将手从刘双喜的手中抽出,可还是同吃饭前一样不敌刘双喜的力气大,被刘双喜硬扯着来到桌边。

    云珞瞧出章太妃的不自在,也看出刘双喜这是硬架着章太妃,可明知道章太妃要为难刘双喜,倒也没替章太妃解围,而是对扶着章太妃另一边的丫鬟道:“今日我们一家人喝酒,你不必在此服侍,这盘菜赏给你下去吃吧!”

    云珞随手拿起一盘菜,丫鬟看向章太妃,章太妃此时不好驳云珞面子,毕竟他是王爷,何况就是没有丫鬟在,云珞还能把她吃了?怎么着也是亲娘不是?

    对着丫鬟点了下头,丫鬟接过那盘菜,谢了云珞的赏,这才朝门外走去,出了门长吁一口气,能出来最好。别以为她没看到王妃和太妃之间那些小动作,这位王妃虽然出身不高,却不是忍气吞声的人,万一待会儿太妃和王妃掐起来,她一个小丫鬟在里面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丫鬟出去了,太妃也坐到席上,刚要说两句,刘双喜已经跑到床边,刚刚睡下的乐乐被声音吵得睡不安稳,两只小手无措地伸着,刘双喜轻轻在他的身上拍着,又哼了几声乐乐熟悉的调调,乐乐才又重新睡好。

    刘双喜哄好了乐乐,才走到桌边,章太妃不悦地道:“怎么说你也是定北王承认的王妃,哪有自己带孩子,让下人闲着的道理?依本太妃之意,那两个奶娘就留下,往后你把明泽交给她们来带,你也好好学学该如何做王妃。”

    不待刘双喜开口,云珞道:“娘,这道清蒸鲈鱼甚是美味,蒸鱼汁也是王妃亲手熬制,您尝尝可还合胃口。”

    知道云珞不想她再说此事,章太妃气儿子不向着她,瞪了刘双喜一眼,才对云珞道:“上次娘去威远侯府赴宴,威远侯夫人的儿媳一直在身后侍候婆母用饭,她的孝顺让很多夫人都羡慕得很,就是不知娘有没有这个福分。”

    云珞看了刘双喜一眼,本想对章太妃说今晚是一家人吃团圆饭,没那么多规矩,刘双喜却会错了意,以为他让她去侍候章太妃用膳。

    想着这时代的女子地位是不高,尤其是媳妇在婆婆面前更要表现的有孝心,哪怕心里已经把章太妃当成老妖婆,刘双喜还是站起身,笑着走到章太妃身旁,“婆婆自然是福泽深厚,媳妇能侍候婆婆用膳也是求之不得的福分。”

    章太妃错愕地看着刘双喜,明明刘双喜一脸不作伪的笑容,章太妃的心里却没底呢?

    刘双喜看向云珞,想着自己这样的表现他该满意了吧?却从云珞的脸上看到了微微的疑惑和……担忧?

    刘双喜不高兴地想:还怕我会害你老娘怎么的?姐是那种心机女吗?

    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被云珞点了名的鲈鱼,认真地将刺剔掉才放到章太妃面前的小碟里,“娘,你尝尝,这道菜最是鲜嫩,王爷最爱吃了。”

    章太妃心惊肉跳地等着这块鱼肉会‘不小心’地跳到她的身上,或是飞到她的头上,结果这些担忧都没有发生,鱼肉好好地摆在面前,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章太妃反倒失望了,没有难为刘双喜的理由,不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