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一碗醒酒汤
    嘴里吃着被剔去鱼刺的鱼,果然如刘双喜所说的鲜嫩,眼看刘双喜又夹了别的菜放在她的碟子里,每一筷都能看出是这道菜里最肥美鲜嫩的部分,章太妃猜不透刘双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菜确实是好吃,云珞又趁机给章太妃倒了不少酒,就着酒,吃着美味,章太妃竟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云珞对刘双喜道:“我去外面叫人进来扶娘回去歇着。”

    刘双喜摆了摆手示意他快去快回,本来想和云珞好好吃个饭,结果这老太婆闹得,光侍候她一个人吃了,自己的肚子都咕咕叫了,等把她送走,赶紧吃点饭。

    真不明白那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鱼肉还要别人挑完了刺才吃,在刘双喜看来,鱼肉就要沾着鱼汤往嘴里送才最美味,剔完了刺,上面的鱼汤也没了,味道淡淡的有什么好吃的?

    云珞出去一趟,却没喊到人,章太妃这次带来的人本就不多,之前又让大家去吃年夜饭,一个两个都喝多了。

    就留了两个丫鬟和几个下人在身边,一个丫鬟被初夏带走了,一个刚刚他给了一盘菜,不知跑哪儿吃去了,剩下的都是男人,也不能让他们扶着太妃回去。

    云珞就想亲自扶章太妃回去歇着,却被章太妃一把推开,“不用你,让王妃来。”

    刘双喜看了眼有些凉了的菜,还是善解人意地道:“好好,我来。”

    刘双喜将章太妃的一只手臂绕过自己的脖子,想要架着她走,章太妃却不肯配合,身子打着晃,嘴里说着醉话,“你这个坏女人,勾走了我的儿子,你说你不就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哪来的那么多手段?”

    云珞听着知道章太妃真的醉了,“双喜,你去哄乐乐吧,我送娘回去。”

    刘双喜却一推,“别,婆婆让我送,我就送送能怎么着?你在屋子里看着乐乐,当心别让他蹬被啊。”

    说着,也不等云珞再说什么,打横就把章太妃抱了起来,突然离地章太妃吓的惊叫一声,赶紧抱住刘双喜的脖子,刘双喜大步朝着屋外走去。

    云珞一脸担忧地看着,总担心以刘双喜的脾气,章太妃这样口不择言会不会有危险,可想着刘双喜也是有分寸的,便没跟着出去。

    看了看桌上已经凉了的菜,云珞去厨房拿了个食盒,一盘盘装了进去,拎到厨房,亲自生火把菜下到锅里热一热,待会儿等刘双喜回来,他们再好好吃几口。

    刘双喜抱着章太妃到了后院,耳边还有章太妃不停地咒骂,虽然不像泼妇一样脏话连篇,可心里真是不爽,弄得好像是她使了什么手段迷惑了云珞一样。

    就她那儿子还用迷惑?赶都赶不走,不知多乐意跟她睡呢。

    感觉到章太妃身子止不住的抖,却不是被冻的,刘双喜知道,虽然她嘴上骂着,可在这身边没个能护着她的人时,又突然发现刘双喜这么大力,不怕才怪呢。

    甚至刘双喜若是愿意,脚下绊一下,或是手上不稳,章太妃摔了都白摔。

    好在刘双喜也不是那小肚鸡肠的人,抱着章太妃平安无事地回到她住的房间,将人放到床上,又好好地给她掖了被子,耳边听到章太妃不小心吁了口气的声音。

    刘双喜撇了撇嘴,果然醉得不那么严重。

    转身去厨房,虽然章太妃一直想要难为她,可怎么也是云珞的亲娘,云珞为了不让章太妃为难她,给章太妃灌了不少酒,虽说她是一半醉一半装,但若不喝些醉酒汤,明早起来有得头疼。

    刘双喜一进厨房就看到云珞一脚踩在灶台边上热菜,刘双喜道:“你先别急着热,我给娘煮碗醒酒汤,等她喝了我们再吃不迟。”

    云珞起身,伸手将刘双喜微微有些凌乱的鬓发掖到耳后,“双喜,你是我的女人,无论是什么身份,我都希望你开开心心,娘那里,若是不高兴,不理会就是。”

    刘双喜笑:“娘也没有对我怎样,再说她怎么着也是你娘,我有分寸的。”

    云珞嗯了声,见刘双喜已经去架子上翻做醒酒汤的食材,跟上去道:“往后,你不必在侍候娘用膳,那些事情自有丫鬟去做。”

    刘双喜愣愣地看了云珞一会儿,“那你刚刚看我,不是想让我委屈求全吗?”

    云珞哭笑不得,在她的鼻子上捏了一把:“在你眼里,我就是让我的女人委屈求全的人吗?”

    刘双喜知道她误会了云珞的意思,突然就笑了,“相公,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只要你一直都对我这么好,往后就是娘为难我,我也不会太在意。”

    不会太在意,并不是不在意,刘双喜不想云珞夹在她和章太妃之间为难,但也不会让自己受委屈,反正章太妃和云珞告她的状,云珞也会偏心她。

    反正婆媳这种关系不是东风压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若是章太妃真想为难她,大不了自己讨公道好了。

    有了云珞的保证,刘双喜煮好醒酒汤乐呵呵地去见章太妃,怕醒酒汤热,还有意在外面多逗留了一会儿,把醒酒汤晾得温了才端进去。

    此时章太妃也是酒意上涌,昏昏沉沉地就睡了,刘双喜进来时见她睡的香,也不知该不该把她叫醒了,可想到不喝醒酒汤会头疼,刘双喜还是坐到床边,将章太妃扶了起来,将碗放到她的嘴边,轻轻地往她的嘴里灌,怕她呛着,还轻轻地托着她的下巴。

    章太妃正口渴,感觉到有液体到了嘴边,张嘴就喝了两口,立马就被醒酒汤酸爽的味道给冲着了,想要把脸移开,下巴却被刘双喜捏着,跟被钳子夹着似的,怎么也挪不开,直到把一小碗汤都喝了下去,刘双喜才松手,扶着她躺下。

    章太妃惊恐地看着刘双喜,“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刘双喜咧着嘴笑,“醒酒汤,婆婆喝了就好好睡一觉,明早起来不会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