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一切为了吃!
    章太妃醒酒汤灌下去,已经有几分清醒了,见刘双喜说完端着碗就出去了,总觉得她未必会有那好心,于是,怀疑刘双喜给自己下毒的章太妃失眠了,直到天大亮了也没敢合眼。

    瞧着外面明亮的天色,章太妃还不太敢相信自己喝的真是醒酒汤,原因就是头没像刘双喜说的那样不疼,反而太阳穴跳着跳着地像被什么在脑袋里搅着。

    章太妃怀疑刘双喜给她喝的是慢性毒药,丫鬟过来侍候时她就让人去街上找个丈夫来看看。

    可丫鬟去找了一圈,大年初一都关门歇业,没有一家做生意的。

    等云珞带着刘双喜来给章太妃请安时,章太妃看刘双喜的眼神就像要杀人一样,让刘双喜一脸的不解。

    云珞见章太妃显然是不喜刘双喜,也不知章太妃又想作什么妖,请过安后就带着刘双喜回了前院。

    刘双喜也怪想不明白的,媳妇该做的她都做了,让布菜就给布菜,还抱着她回去睡觉,怕她睡醒了头疼还给她煮醒酒汤,自认做得已经不错了,怎么反而像是比昨儿关系还差了?

    这老太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是说她又憋着什么坏?

    不过因为章太妃头疼,一天就在床上躺着了,刘双喜这一日过得很是轻松,带着彩月去厨房指点厨娘做菜,小露一手后征服了许多吃货的心。

    王府的下人都不傻,王爷这么宠着王妃,往后王妃就是王府的主子,他们哪敢得罪啊?太妃不在眼前,他们自然是能怎么巴结就怎么巴结。

    被初夏带走的丫鬟被放了回去,章太妃看她就来气,罚到院子里跪着,天寒地冻的,跪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晕了过去。

    对比王妃的好相处,下人们心里的天秤都偏了。

    章太妃还不知道自己一夜之间就失去了所有人的心,吃着刘双喜亲手做的饭菜前还不忘拿银针试毒。

    当章太妃身边的丫鬟把这个消息悄悄透露给刘双喜后,刘双喜撇了撇嘴,竟然把她的一片好心当成驴肝肺了,不敢吃她还不做了呢。

    于是,晚上章太妃看着端上来的几道菜,总觉得不像白天吃得那么有食欲,尝了一口味道也差强人意,连吃了几顿刘双喜的好厨艺,章太妃竟然食不下咽了。

    刘双喜、云珞和刘四喜坐在一起吃晚饭,丫鬟来禀报说太妃吃不下饭,刘双喜暗暗好笑,云珞不着痕迹地看了刘双喜一眼,斥道:“厨房里的人都是吃闲饭的吗?太妃的口味都不知道了?让他们再做了太妃爱吃的饭菜送去,若是太妃还不满意,也别留着吃闲饭了。”

    丫鬟唯唯诺诺地退下,刘双喜和刘四喜姐弟俩对视一眼,捧着饭碗吃得香甜,云珞看了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知道章太妃是因何吃不下饭,但既然她怀疑刘双喜给她饭菜里下毒,他也不会让刘双喜受那份委屈。

    娘是亲娘,媳妇儿也不是后的,甚至说因儿时没在章太妃身边养大,在云珞心里刘双喜和乐乐才是他最亲近的人。

    若是章太妃实在真想吃刘双喜做的饭菜,那也得让她自己来说,还得看刘双喜有没有兴趣下厨,他娶的是媳妇,不是厨娘。

    章太妃眼巴巴地看丫鬟回来,急切地等着丫鬟回禀刚刚这一趟的结果,却见丫鬟对她摇了摇头,章太妃又无力地躺回床上。

    才吃了三顿刘双喜做的饭菜,再吃别的就都觉得无味了,可之前她拿银针试毒这样的行为也确实很让人不高兴,刘双喜不再给她做菜也情有可原。

    但想到刘双喜做的菜的滋味,章太妃真是想念得直吞口水,既然刘双喜不肯再给她做菜,她明日赶着过去与他们一起吃,难道还能被赶出来吗?

    早起,刘双喜和云珞抱着乐乐过来给章太妃请安,头一日章太妃起得晚,又因头疼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刘双喜和云珞过来请安也是匆匆来、匆匆去。

    今日过来后,章太妃手里端着茶碗就是不说让他们退下,眼看着用膳的时辰到了,章太妃道:“大过年的,就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娘也甚是喜爱明泽这孩子,不如今早就留在娘这里用膳吧。”

    刘双喜和云珞能说不行吗?于是,下人们很快就将早饭摆了上来。

    看着桌上与平日所吃没有什么差别的早膳,章太妃的脸立马就沉了下来,“这些是谁做的?”

    一旁的丫鬟回道:“是常氏做的。”

    章太妃便没了食欲,觉得没有可口的早饭,她为何要看刘双喜在这里与她儿子眉目传情?

    刘双喜和云珞都不挑食,只是章太妃不动筷,他们也不好先动,刘双喜试着问道:“婆婆可是要儿媳服侍?”

    “不必,这种事情让丫鬟来做就好!”章太妃没好气地看她一眼,觉得今早没有好吃的,一定是刘双喜不想做给她吃。

    丫鬟赶紧拿起筷子给章太妃布菜,章太妃喝了一口粥,觉得味道寡淡,吃一口包子,馅又不香,连平日吃着还不错的开胃小咸菜也难吃的只剩下咸味儿了。

    章太妃吃了几口就将碗筷放下,对吃得还算香甜的云珞和刘双喜道:“这常氏做的饭菜越来越难吃了,回头若是不能做出美味的饭菜,就打发她出府。”

    云珞恭谨地道:“全凭娘做主。”

    章太妃见刘双喜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还吃得很香,想不明白她自己明明能做出那么好吃的美食,为何能吃得下这些?难道就是为了不做饭给她,在她面前装的?

    章太妃看了刘双喜几眼,干脆一甩袖子回了里间,越看这个媳妇越不贴心,若是换了解卉兰,早就猜测着她的心思讨她的欢喜了。

    等章太妃进了屋,刘双喜赶紧将碗里的粥喝下,拉着云珞道:“娘是不是生气了?这样迁怒了别人如何是好?”

    云珞笑着安抚,“无妨,娘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不会真赶常氏出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