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太妃要做媒
    彩月做好了菜没有出去,她还要给章太妃介绍这些菜的好处呢,于是便自觉地替代了章太妃身边丫鬟的位置。章太妃也是有心想要为难彩月,若是这几个菜不合她的胃口,她发作刘双喜,儿子不愿意,还发作不了一个丫鬟?

    章太妃打定主意,看彩月都是挑剔的眼光,彩月却完全不在意。云珞常说刘双喜没心没肺,比起刘双喜,彩月更是有过之无不及,对于别人的一些眼光和恶意,她向来都是选择性地接收,就像此时章太妃所散发出来的不善,彩月完全就没看到。

    夹了一块蒜蓉蒸丝瓜放到章太妃面前的蝶中,“太妃,今日奴婢特意找来一双银打的筷子侍候您用膳,这筷子有些沉重,试毒却是最好的,往后你再吃饭都不用担心有人在您的饭菜里动手脚了。对了,若是太妃觉着银筷子好,回头我和王妃说一说,让她给您也打两双。听我们王妃说,除了这银筷子能验毒,还有一种象牙雕的筷子也好用,太妃要不也让人寻一双来。”

    章太妃听着脸热,昨日也不知抽了什么风,竟然会觉得刘双喜有胆子在她的食物里下毒,这种事情刘双喜就是敢做,那也得等云珞不在时,也不会把毒下到她亲手做的菜里,她真是聪明了一辈子,老了老了倒糊涂起来。

    如今被彩月说了,她想发作也没有发作的理由,谁让人家彩月字字说的都是为了她好,那么体贴的话说出去也是她无理,她章太妃可是要脸的人,就是发作也得有能发作的理由不是?

    可听着彩月小嘴‘吧吧吧’地说,章太妃这脸真有点疼,沉着脸道:“食不言、寝不语,你们家王妃平日都是怎么教你们的?”

    关系到自家王妃的事不能含糊,彩月呵呵笑了两声,“这事儿真不能怪我们王妃,太妃也知道奴婢就是一个掌厨的,平日到店里吃饭的客人,好多都喜欢一边吃着,一边听我说一些抬他们身份的话,是奴婢想左了,太妃和那些装大户的不同,您是真大户,若是太妃不喜欢奴婢说话,奴婢不说就是。”

    见彩月真把嘴闭上了,章太妃又狠狠瞪了彩月两眼,彩月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

    章太妃便看出彩月就是个没多少心眼的,跟她生气气坏了自己不值得,要是换了刘双喜把她气坏了,她还能在云珞面前给她上上眼药。

    可低头瞧着碟子里的菜就不想吃,可要挑毛病总得尝过才能挑吧?章太妃夹起芙蓉蒸丝瓜,入口之前还是觉得她不会喜欢吃这种素得不能再素的菜。

    却不想一口咬下,先是蒜香开胃,紧接着就是浓鲜的味道以及不知什么汤调出的汤汁美味,章太妃顿时眼睛就亮了,里面居然还放了干贝,难怪如此鲜美,她从没想过这种素菜也能如此美味,两口就将一块蒜蓉蒸丝瓜吃下,想要再吃一口,却见彩月又夹了一筷豆腐丸子过来,对于彩月这种没有眼力见的行为,章太妃也只能干生气,但菜夹来了,她还得尝尝。

    虾蓉豆腐丸子入口软嫩香滑,章太妃竟然吃出是用虾肉和猪肉剁成的馅,想不到这道菜看起来不起眼,却是内有乾坤,章太妃心里的气便顺了几分,原来觉得是刘双喜故意让彩月做些素菜来为难她,结果却是人家真的用心做了。

    章太妃看彩月的目光柔和了几分,“这道菜也是王妃教你做的?”

    见彩月只点头不说话,章太妃知道这是之前她不让说话,吓到人家小姑娘了,章太妃看彩月的目光又带了几分怜意,“你叫彩月是吧?”

    彩月又点头,章太妃道:“在本太妃面前,你也不必太过拘礼,你是个心直口快的孩子,本太妃不会怪你。”

    彩月心里却犯起嘀咕,好好的突然就变得和蔼可亲,这里面绝对有古怪,没准太妃是想要从她嘴里套小姐的底,她又没有彩云的脑子,话更不能多说了,接下来无论章太妃再问什么,彩月就只剩下点头和摇头。

    章太妃不死心,神色更显得和蔼,“彩月,你今年多大了?”

    听着没问关于小姐的事儿,彩月谨慎地道:“回太妃的话,奴婢过了年十七了。”

    章太妃道:“十七可是大姑娘了,该找婆家了,你家王妃难道想要你给她赚一辈子钱,都没想过你的终身大事吗?”

    彩月听章太妃这是在责怪刘双喜见钱眼开,为人不厚道,她可不能让人觉得小姐不好,立马把下巴一扬,“不,这不能怪王妃,实在是奴婢答应了一个人,要等他来接我,这事儿小姐也知道了,还说将来要给我置办一套拿得出手的嫁妆呢。”

    章太妃听着摇头,“你还是个孩子,又能遇到几个人,看人的眼光未必好,若是信得过太妃,太妃让人替你寻一个好的人家,可不比嫁个平凡百姓好?”

    彩月有些不高兴了,章太妃虽然贵为太妃,可凭什么就说她选的男人不好了?杜先生才高八斗,又与王爷认得,人品自然也信得过,虽然她没问过杜先生出身,但他一身气度不凡,可是彩月高攀了呢,章太妃却把他比成平凡百姓,彩月倒宁愿他是个平凡百姓,往后他们一起赚钱养家,日子过得也轻松快乐,可不比当官做官太太好?

    见彩月撅着嘴不说话,章太妃知道她是不喜自己说她等的男人不好,可一个男人让女人等,有几个真能等回来的?章太妃觉得,若是把彩月说给定北王府的管事,往后彩月就可以留在王府,到时她再想吃什么就让彩月做,还可以让彩月做厨房的管事娘子,可不比一个不知在哪里的男人好?

    章太妃道:“彩月,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看不透,这男人让女人等,八成是等不回来的,就是回来了,带个妻妾回来,你也不知要做几房妾了,还不如抓着机会替自己打算,毕竟女人的青春又能有多少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