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会被嘲笑的
    彩月却不为所动,信心十足地道:“谢太妃好意,既然王妃能把王爷等回来,奴婢就相信奴婢也能把他等回来。”

    章太妃好笑:“王爷那是谁都能比的吗?”

    彩月不解地看着章太妃,“可他是和王爷一起走的,王爷回来了,他一定也会很快回来。”

    “他是王爷的手下?”章太妃怔了下,觉得若是云珞的手下也没什么不好,那也算是定北王府的人,将来也能找借口把彩月安排到厨房做事。

    彩月却摇头,“他和王爷称兄道弟,是不是手下奴婢也不知道。”

    “你这丫头做梦呢吧?”章太妃斜着眼看彩月,和云珞称兄道弟的总共也没几个,可个个都身份不凡,能娶个丫鬟进门?就是做妾这身份也太低了点儿,那可是比云珞娶刘双喜还不配呢。

    彩月的嘴撅的更高了,是杜先生先喜欢的她,又不是她强求的,看章太妃这眼神,好像自己在说谎一样,她怎么了就不能嫁得好一些?小姐都说了她和彩云都是家里的宝,将来要嫁也要嫁个好男人。

    上次云珞说起六殿下身份时,彩月已经跑出去了,彩云和刘双喜知道她和六殿下有感情这件事,却又不知该不该现在告诉她六殿下就是杜乐生,可怜的彩云还被蒙在鼓里,一心替她未来的男人抱不平呢。

    章太妃看彩月撅着嘴,一脸不高兴,不但没觉得这丫头放肆,反而看着这丫头没有什么心机挺合心意的,或许是之前看走了眼,把解卉兰那种心机女当成善良的白莲花,章太妃如今对那些看起来柔柔弱弱,说话不大声,却让人连重话都不敢说一声的姑娘彻底怕了。

    倒是彩月这种逗起来虽然会生气,却不会嘴一扁就哭的有些喜欢,逗逗她心情也好了。

    章太妃突然就眼前一亮,“彩月,太妃看你甚是投缘,不如认你做义女如何?”

    虽然不能把彩月嫁给身边的管事,可认了义女她就能光明正大地把彩月留在身边,到时想吃什么让义女做可是名正言顺的啊。

    虽说认义女的初衷也是章太妃真挺喜欢彩月,但稍稍得点好处不为过吧?若是刘双喜真像彩月说的那么好,能让彩月一步登高的机会,她一定不会阻拦,这也算是试探刘双喜这人是否心口如一。

    彩月听了却呆住了,“太妃要认奴婢做义女?这恐怕不妥吧,奴婢出身低微,太妃若是认了奴婢为义女,会被人嘲笑的。”

    嘴上说着,彩月心里却叫起了苦,谁知章太妃又想出什么对付小姐的主意,想用一个管事把她留在身边不成,难道就要用义女的身份?

    虽然太妃的义女听起来好听,可要离开小姐,离开四喜少爷,离开小少爷,离开彩云,她真舍不得,只能搬出身份这件事来让章太妃打消念头。

    章太妃却傲然撇了撇嘴角,“我认义女哪个敢嘲笑?”

    彩月还想劝,章太妃却对一旁装柱子的丫鬟道:“你们去把王妃请来,就说太妃有话要同她商量。”

    丫鬟答应着退下,不多时就把刘双喜喊了过来,刘双喜过来时怀里抱着乐乐。她已经听来传话的丫鬟说了太妃要认彩月做义女这件事,整个人先是一愣,之后就是忍不住的惊喜。

    本来听云珞杜乐生就是六殿下时,她就开始替彩月担心,他们的身份相关悬殊,将来就是杜乐生想要好好对彩月,朝中大臣也会有意见,但若是章太妃认下彩月做义女,彩月的身份可就不一样了,定北王的义妹,这个身份到哪里都拿得出手。

    虽说刘双喜还是难免替彩月担心,云珞和六殿下谋划了这么久,可不是白费工夫,既然他说过了年就会公布一切,那么刘双喜觉得,云珞和六殿下这次回京,可能谋划的就是皇位,那么,会不会年后就传出六殿下登基为帝的消息?就彩月那单纯的性子,若是被六殿下忘到脑后还好,若是想起来弄进宫,斗不了一个回合就得败下来。

    可这话她也不能劝彩月,全都得看彩月的意思,最多她就是给彩月讲一讲后宅里女人们勾心斗角的惨烈,可若是彩月还要一门心思跟着六殿下,她也不可能拆了人家的姻缘。

    但能成为章太妃的义女,不管章太妃抱着怎样的心思,这个身份也够彩月受用不尽了。

    刘双喜一进门就给章太妃见了礼,又让小乐乐也学着给章太妃见礼,听乐乐嘴里嫩声嫩气地叫着祖母,章太妃的心都跟着软了,看刘双喜也不那么碍眼。

    章太妃伸着手对乐乐笑道:“来,到祖母这里来。”

    乐乐先往刘双喜的怀里缩了缩,再看章太妃不像第一天见面时板着个脸,脸上的笑容看起来也很和蔼,应该是喜欢乐乐的吧?

    刘双喜推了推乐乐,“祖母让你过去,你过去让祖母抱抱。”

    乐乐原本并不怕生,只是那日被章太妃严肃的脸吓到,才不愿被她抱,这两日见了几次面,也算是熟悉了,此时章太妃又对他伸着手,乐乐便迈着笨拙的步伐向章太妃走去。

    走了一半,乐乐身子歪了下,吓得章太妃赶紧伸手要扶,乐乐却又站稳了,可见章太妃脸担忧,乐乐竟然觉得好玩,故意假装要摔倒,每次看到章太妃一脸惊恐,乐乐都‘咯咯’地笑,倒是让章太妃哭笑不得,无形中对这个顽皮的小孙子更喜爱了几分。

    直到乐乐走到章太妃身边,章太妃一把将他抱起来,在脸上亲了一口,笑着骂了声:“小捣蛋,可把祖母的心都吓的要跳出来了。”

    乐乐笑得更欢了,章太妃又在乐乐的脸上亲了几口,转过头看刘双喜时脸色也难得带了笑,“王妃坐吧,让人将你请过来,是有事要与你商量。”

    刘双喜道:“婆婆有事吩咐就是,媳妇照做就是。”

    章太妃嘴角抽了抽,看了刚派出去传话的丫鬟一眼,她可不信刘双喜会是那种婆婆说什么,她就做什么的媳妇,八成是这丫头把她叫刘双喜过来的目的和刘双喜说了。

    虽然心里有那么点不痛快,毕竟才把王妃认了几日,丫鬟就都向着王妃了,把她这个太妃放在何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