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你不说我笨了吗?
    章太妃看得丫鬟不敢抬头,好在章太妃没有发作,只是对刘双喜道:“我甚是喜欢彩月这丫头,想认她为义女,不知王妃意下如何?”

    刘双喜笑,“婆婆能看上彩月,是她的福分,媳妇都听婆婆吩咐。”

    章太妃微酸地道:“你倒是个听话的,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从今日起,彩月就是我的义女,晚上你让常氏他们多做些好菜,算是庆贺本太妃认义女,待回华阳城再摆宴席,你往后可不能再当彩月是丫鬟了。”

    刘双喜点头,“这是自然,往后彩月妹妹留在婆婆身边,还能照料婆婆的饮食,媳妇求之不得。”

    刘双喜这句话说到章太妃的内心深处,看刘双喜的目光也柔和了几分,怀里抱着乐乐道:“既然如此,王妃就去忙吧,乐乐和彩月就留在我身边,陪陪我这个老太太。”

    刘双喜为难地看向乐乐,章太妃把脸一沉,“你还怕我照顾不好乐乐吗?”

    刘双喜摇头,“媳妇并无此意,只是乐乐打小就一直跟在媳妇身边,媳妇怕他闹起来吵到婆婆。”

    章太妃摆手,“无妨,小孩子就是这样,多陪陪他也就好了。”

    刘双喜也不好太强硬地把乐乐带走,只好对乐乐道:“乐乐,你在祖母这里先玩着,娘还有事情,等乐乐睡醒了娘再来接乐乐好不好?”

    乐乐已经能听得懂很多话,听娘说要把他留在祖母这里,小脸可怜兮兮地望着娘亲。刘双喜在他的小脸上摸了摸,转身往外走,心里还想着若是乐乐哭闹,她就是拼着让章太妃不高兴,也要把孩子带走,可一直走到门前,也没听到乐乐哭,回头就看到章太妃手里拿着个成人拳头大的绣球正逗着乐乐。乐乐虽是满脸不高兴,却也没闹。

    刘双喜觉着,或许这就是血缘吧,毕竟是孩子的亲奶奶,只要不是想要把孩子从她的身边抢走,让孩子在奶奶身边多陪陪老人也没什么不好。

    何况还有彩月留在这里,这丫头虽说不够细心,但对乐乐也是真心疼爱,有她在刘双喜也不会太担心。

    至于那两个章太妃带来的奶娘,她已经在慢慢地给乐乐增加主食,奶已经不是乐乐最重要的食物,她也不担心乐乐会吃别人的奶而忘了她这个亲娘。

    回到前院,云珞正收拾着要出门,见刘双喜独自回来不免担心,“娘把乐乐留下了?”

    刘双喜道:“婆婆喜欢乐乐,留他在身边陪伴。”

    云珞道:“你若是不喜,待会儿我就让人把乐乐接回来,娘那里我去说。”

    刘双喜笑:“看你说的,做奶奶的喜欢自己的孙子,留在身边陪陪也没什么,你没必要弄得那么紧张,婆婆又不是不把乐乐还回来了。”

    云珞笑:“往后就是回了王府,府里也没旁的人,你能与娘好好相处最好,不过娘的脾气我也了解,若是她为难你,你大可不必理会。”

    “你也说了,府里也没旁人,往后我与婆婆还不是要整日相对?没得弄得仇人似的,其实婆婆的心肠很好,只要我投其所好,婆婆也不会太为难于我的。你只管忙着公务就好。再说,往后我或许还会开更多的食铺酒楼,乐乐给别人带着我也不放心,婆婆能帮我分忧,我还求之不得呢?”

    云珞认真地看刘双喜,见她说得完全是发自内心,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刘双喜一定要与章太妃闹起来,若真是那样他夹在中间才叫为难。

    如今是为了让刘双喜在章太妃面前能直起腰杆,他才会更加偏心刘双喜一些,可过日子他也不想弄得婆媳像斗鸡一样,刘双喜这样深明大义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云珞道:“娘要认彩月做义女,往后你再开酒楼食铺怕是要少个得力的帮手了。”

    刘双喜‘嘿嘿’地笑,“我也没想再开临县那样的快餐,那样的菜式多琢磨琢磨也就会了,我要做的是更赚钱也更省事的酒楼,到时只要把配料掌握住了,其余的事情都交给别人做就好了。何况,相公,你不认为若是我们把婆婆也发动起来一起赚钱,娘忙起来是不是就没心思再想后院的那些事情了?”

    云珞愣了下,随即笑着在刘双喜的脸蛋上捏了下,“你满脑子都是这些古灵精怪的东西。”

    刘双喜揉着被捏疼的脸蛋,无辜地看着云珞,“你不说我笨了吗?”

    云珞有些遗憾刘双喜如今瘦的脸上没有多少肉,捏起来也不像从前一样手感十足,目光向下,看了看刘双喜唯一比从前看着肉更多了些的山峰,想着晚上怎么说动刘双喜把乐乐留在章太妃那里睡。

    刘双喜开始还没注意云珞看的哪里,当看明白他眼中的热意,伸手将胸口挡住,“看什么呢?看什么呢?你这脑袋里整天都想的什么?”

    “想你!”眼看刘双喜要变脸,云珞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动作迅速地跑出门,刘双喜假装举着的小拳拳慢慢放下,嘴角含着笑,觉得云珞就是有眼光,知道自己得到了个宝,整天都要粘着她。

    云珞刚出去,彩云从外面进来,走到刘双喜身边,悄声问:“小姐,太妃真要认彩月做义女吗?”

    刘双喜坐下,倒了一碗茶慢慢地喝了一口才道:“太妃已经和我商量了,说是先认下,待回了华阳城再大办。你与彩月也姐妹一场,这件事你怎么看?”

    彩云不无担忧地道:“正是与彩月姐妹一场,奴婢更是担忧。之前彩月与奴婢一样身份低微,六殿下虽与彩月有约,但毕竟身份悬殊,最后或许就不了了之了,可一旦太妃认下彩月做义女,定北王义妹的身份可就非同凡响,到时若是六殿下定要迎娶彩月……以彩月那么单纯的心思,奴婢不知是福还是祸了。”

    刘双喜叹了声,“话是这么说,可彩月那丫头心眼实,有些事情她认准了未必听得进别人的劝,我只盼着定北王义妹这个身份能给她带来庇护,让那些想打她主意或是陷害她的人能有所收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