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皇上的学生叫什么
    刘双喜想:她的孩子即使不温文而雅,不知书达理,但一定不能为祸一方。

    刘双喜道:“婆婆教训的是,媳妇定会做好份内之事。”

    说来说去也没说要把孩子给自己养,章太妃不开心。

    份内之事有多少?且不说定北王封地里的税收不归她管,就是定北王府的那几家入不敷出的铺子她都懒得管,那点事儿能绊住刘双喜吗?说到底,孩子还是不给她养是吧?

    章太妃觉得这个儿媳妇真不贴心,把着孙子不放,就不理解她这颗想要含饴弄孙的心吧?那些与她年岁相差不多的夫人们哪个不是儿孙绕膝?只有她现在只有一个孙子,还跟她不很亲,看来真是要给儿子云珞纳两个妾才行。

    比起这个没眼力的媳妇,只要她想要把妾生的孩子养在身边,妾还不得感恩戴德?

    只是显然儿子不喜欢解卉兰那种柔柔弱弱的,想必之前她很看好的栾玉也不会看得上吧?

    章太妃盯着刘双喜看了几眼,除了长得好,真没看出哪点值得他儿子看得上眼,难道儿子也是肤浅的男人?只要长得好就行?

    章太妃暗下主意,刘双喜虽说长得不是那么端庄,但比她长得还不端庄的女人多了,不就是长得好吗?只要说是定北王要纳妾,不知多少女人要削尖了脑袋往前钻。

    只要找个能入得了儿子眼的,还怕刘双喜把持着儿子的心跟她做对吗?

    章太妃想得好,看刘双喜的目光就带着轻视,摆了摆手:“昨日我夜里没睡好,待会儿补个眠,你带着明泽回去吧。”

    刘双喜欣然告退,给乐乐穿严实了出门,乐乐还不时回头冲着太妃伸手,嘴里念着:“祖……祖……”

    章太妃心里那个软啊,可想到这个孙子再贴心,他的娘也就会同自己做对,章太妃愣是硬着心肠假装没听到。

    刘双喜抱着乐乐回到前院,刚进屋玩了一会儿,刘四喜从外面跑进来,一进门就嚷道:“刘双喜,大事……出大事了!”

    刘双喜不解地看向刘四喜,刘四喜先是对屋里的丫鬟道:“你们都出去!”

    丫鬟便鱼贯而出,这几个丫鬟都是太妃带来的,刘双喜也信不过她们,等她们都出了门才问道:“说说,到底出了什么大事?”

    刘四喜道:“刚刚我同姐夫去了趟县衙门,那位县令大人同姐夫说,初二那日就接到京里的快报,说是皇上驾崩了,新皇登基。你猜新皇是谁?”

    刘双喜道:“是六殿下吗?”

    刘四喜嘿嘿笑道:“刘双喜,常听人说帝师帝师,能做皇帝的老师是多么大的荣光,我虽然没做成帝师,却成了皇帝的学生,往后同你说起来,我该怎么说?”

    刘双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瞧把你得瑟的,没准人家皇上登基之后压根就忘了你是谁呢。”

    刘四喜哼了声:“刘双喜,你这是嫉妒,前几日姐夫还说皇上提起我了,还说要接我进京,皇上定是记得我这个学生的。”

    刘双喜悄声道:“后来我问了你姐夫,他说那是他为了唬老太太编的,皇上压根就没提过你一句。”

    刘四喜歪着头,“你说真的?真没提过我?”

    刘双喜‘呵呵’两声,“你又不是国之栋梁,又没立下过不世功勋,皇上凭啥要提你?难道提你一盘菜卖给同窗多少银子?没准皇上还以有你这种挖空心思就知道赚钱的学生为耻呢。”

    刘四喜整个人都不好了,嘴里嘟囔道:“他这人怎么这样?好歹吃了我们家那么久的饭,怎么一点旧情都不念呢?”

    刘双喜道:“你当被皇上惦记着是好事儿吗?不知朝中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又有你姐夫的关系,若你被皇上另眼相看了,知道的是皇上念着师生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是因为你姐夫才会对你不同,将来就是你凭着自己的本事做出一番做为,别人也会以为你就会靠着姐夫呢,你愿意那样吗?”

    刘四喜把胸膛一挺,“要做我就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能够裙带关系?往后我绝不对人说我是定北王的小舅子,刘双喜,你也低调点,别让人以为咱们刘家是靠卖女儿发迹的。”

    ‘啪’,刘双喜在刘四喜的头上拍了一巴掌,倒是没用太大的力气,“什么卖女儿?你说话不会过过脑子?”

    刘四喜嘿嘿地笑道:“对,不是卖女儿,是靠买女婿发迹的。”

    刘双喜白了他一眼,这小子瞧着念了两年书稳重不少,可实质呢?还是那个口没遮拦的熊孩子,这性子若是真进了官场,不知要惹出多少是非,所以啊,最好还是守着家里那一亩三分地好好地过日子得了。

    想到过日子,刘双喜就想到临县的双喜快餐,想到章太妃若是真不让她回临县,她也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再跟章太妃对着干,大不了先回华阳城,待安顿好了再回临县也不迟。

    不过她离开的久了,双喜快餐一直由郑三娘照顾着,若是刘四喜回去,说让他多看顾着点儿,反正他的青山学堂不太远,过去看郑三娘的时候也能顺便照应一下,不然郑三娘一个女人支撑着那么两间店,该多辛苦?

    往后她若是在华阳城里站住脚了,那间铺子就送刘四喜了,若是站不住脚,那间铺子也是个退路。

    刘双喜一说,刘四喜便欣然应允,就是之前刘双喜离开后,他也时常去郑三娘那里,比回梅西镇的时候还多,看顾铺子也是顺便而为。

    至于说铺子给他这件事,刘四喜犹豫着道:“刘双喜,你不会还想着要跑吧?我看姐夫对你挺好的。”

    刘双喜‘切’的一声道:“你叫姐夫叫得倒是挺顺口的,难道不知道我是你姐吗?”

    刘四喜讪讪地挠了挠头,“我这不是喊习惯了,改不过口了。”

    刘双喜哼了声不理他,刘四喜挠了半天头,张嘴道:“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