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王府是个大坑货
    刘双喜一愣,见刘四喜双眼闪着明亮的光,样子要多诚恳就多诚恳,不像她想的那样叫声姐有多为难,还真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正感动着,云珞从外面进来,先在外屋脱去外袍,才掀开帘子进来,独自坐在地毯上玩儿的乐乐一见爹回来了,爬起来就扑了过去,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喊着:“爹……爹……爹……”

    云珞觉得,就冲着乐乐这几个‘爹’喊的,再苦再累都值得了。

    新皇登基,朝中局势瞬息万变,之前那些太子党的人被贬得贬、罢的罢,最后朝中剩下的除了六皇子的人,就是那些中立派和保皇派。

    虽然先皇之死让很多人心中生疑,可如今高高坐在龙椅上的是曾经被迫害的心灰意冷,离京埋名的六殿下。

    消息灵通、位高权重者早已知晓太子通敌的罪证,而这些年在太子的迫害下,先皇其余的皇子不是被迫害就是身败名裂,也就这位早早离京的六殿下还颇有贤名,不由他做这个皇位,还能由谁来做?

    唯一让人忧心的便是通敌的太子逃了,如今下落不明,若不是为了追捕他,云珞也不至于耽搁了这么久才回来。

    晚上,把乐乐哄睡了,躺在床上刘双喜不无担忧地道:“这么说,你们如今也没找到那个废太子?”

    云珞点头,“虽未找到,但他的党羽却大多落网,与他一同逃出的,只有十几人,也成不了气候,慢慢再找就是。”

    刘双喜却忧心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总觉着不那么踏实。”

    云珞忍不住笑,“娘子还知道斩草除根呢?我还怕你会心软呢。”

    刘双喜撇了撇嘴道:“我虽没经历过你们那些阴谋阳谋,可也知道政局不是那么好玩儿的,谁知哪一步棋差一招,就可能满盘皆输,这事儿可马虎不得。”

    云珞若有所思,最后点头,“娘子所言极是,如此,我再多派些人手查找废太子及其党羽的下落,绝不会给他们翻身的机会。”

    刘双喜摆了摆手,“那是你们男人的事儿,我可不想插手,不过今儿婆婆和我说起等回了定北王府,要我接手府里的事务,不知咱们府里的事儿多吗?”

    云珞皱了皱眉,“府里能有什么事儿?府中原本就我与娘两个主子,如今多了你和乐乐,算上彩月也才几个人?下人们做事都有规矩,若是事事都要劳烦主子,要那些管事做什么?”

    刘双喜摇头,“你咋就没懂呢?我问的是咱们府里的产业,我看婆婆说起来的时候意兴阑珊,不想多谈的样子,莫不是怕我去了与她争家产?”

    云珞闻言‘噗’一声笑了,“咱们家能有什么家产?就那么几间铺子每月赔的比赚的多,府里一应开支都是靠封地上的税收支撑着,就那几间倒贴钱的铺子,若不是祖上留下的,娘早就想卖了。你若是愿意接手,娘还乐不得呢。”

    刘双喜听后眼珠就转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往后这些铺子都归我管了?”

    云珞道:“娘是恨不得越早甩出去越好,你若是愿意接手自然最好不过了。”

    刘双喜一翻身上半身支在云珞的身上,“反正也睡不着,你和我说说那些铺子都是做啥营生的?我也好先了解一下,回头想想对策,过去了就能接手。”

    云珞一边想一边道:“有两间酒楼,一间茶楼,一间布庄,一间酒坊,好像还有一间当铺,其余的我也记不清了,这些平常都是娘身边的徐嬷嬷管着,回去你若是要接手就同徐嬷嬷说,她也会帮持着你。”

    刘双喜算着,“两间酒楼倒是不错,直接就可以改卖吃食的,茶楼改成卖甜点的,你不知道吧,我前年就琢磨出用甜高粱做糖的法子了,做出的糖比麦芽糖还好,到时保准生意兴隆,酒坊的酒不知如何,我倒是知道几个做酒的方子,或许也能酿出好酒,至于说当铺和布庄这些我就不懂了,若是实在不赚钱,干脆都关了改酒楼,我听彩月说了去年底那几个月就是卖火锅赚的比什么都好,那几间生意不好就改卖火锅,保准生意红火。”

    说着刘双喜道:“往后生意好了,你也不必再拿封地的税收来贴补家用,能多用在百姓身上就多用在百姓身上吧。”

    云珞苦笑,“其实这些年税收贴补也没贴补多少家用,毕竟封地税收连年不足,除了天灾,打仗也要填进去不少,我也不瞒你说,也就前年你给出了卖海鲜的主意之后,库房里的银子才刚刚够用,从前还欠着不少外债,这两年陆续还了一些,想必再还个十年八年也该能还清了。”

    刘双喜听得一愣一愣,她一直以为能够成为王爷,还是个有封地的王爷,定是风光无限,财大气粗,可谁能想到她选的这个王爷竟然还是个外有欠债的,听着欠债还不少,不知她现在反悔不跟他回华阳城还来不来得及?

    云珞又道:“不怕你笑话,那时你让我走,给我的五千两银子,回头我就填了窟窿,最穷的时候我真是见了银子眼珠子都是红的。”

    刘双喜差点哭了,“王爷,你跟我说句实话,我也不想知道咱们有什么了,我只想知道你外面到底还欠多少外债。”

    云珞苦苦一笑,虽然说出来有点丢人,却也不想隐瞒刘双喜:“具体的还要对过账本才能知晓,但粗略估算二三百万两总是有的。”

    刘双喜的脸顿时就黑了,算了算她又是开双喜快餐,又是跟着王爷卖海鲜,辛苦了一年多也才赚了几十万两,王爷可好,一张嘴就欠了二三百万两。

    二三百万两啊,那可不是二三百两,这要还到何年何月?

    “王爷,同你打个商量,反正知道你娶妻生子的也没几个,要不我带着乐乐先躲起来呗,你总不能看着你儿子还没享几天福就背这么一大堆外债吧?乖乖,这二三百万两,你们定北王府几辈子能欠这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