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梦话里都是赚钱
    云珞却把脸一沉,“晚了!我回来时乐生已颁下圣旨,想必不几日圣旨就能到华阳城,你这个王妃可就是明正言顺的了。”

    刘双喜也不是真为了这些债务就想抛弃云珞,不过是发发牢骚,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她能用一年赚几十万两,过不了多久手里就能有定北王府的几间铺子,手底下更是不缺人,随随便便从军队里找些人也足够忠心。

    如今天下太平,仗也不打了,百姓渐渐也会富裕起来,二三百万两的欠债不过是小意思,王爷都不急她急什么?最多就是夫妻同心,一同还债就是了。

    只是与从前赚钱都有些漫不经心不同,这一次,刘双喜真是下定决心要大赚一笔了。

    而她会的最多的就是美食,别的先不说,除了定北王府那几间铺子,她将来还要买进一些。当然,这些铺子是要做为她的私有财产。

    她可以帮着云珞还债,却不能让别人觉得她这么做是理所应当的。

    刘双喜下定决心后,满脑子想的都是做什么能赚得更多。

    冬天火锅,夏天烧烤,这些都是料做好了就可以交给别人来打理的,反正身为定北王信任的人能找出一大堆,生意也不用她操心,她只管出秘方就好。

    春秋还能搞个特色游,比如临县城外的那座尼姑庵,为啥能那么火?还不是庵里有特色?到时她也找一座山或庄子,建些有特色的旅游项目,除了住好,来的客人还能吃好,可不比尼姑庵更有钱途?

    嗯,华阳城临海,王爷又有强大的水军做后盾,海鲜餐饮也要搞起来。

    之前因离海远,冬天又不是螃蟹最肥美的时节,而她怀着身子也不敢吃螃蟹,刘双喜可是馋螃蟹馋了很久,这回离得近了,有机会吃了,她不但要把螃蟹吃够,还要把螃蟹的最大卖点都发挥出来。

    为了迎合一些贵人们装x的喜好,蟹八件也是不错的选择。

    刘双喜想得两眼神彩熠熠,云珞看得移不开眼。昨晚就因乐乐在章太妃那里哭闹,破坏了他的好事儿,今儿下午乐乐没怎么睡,此时睡得别提多香了,照以往的经验,这一觉就能到快天亮,待刘双喜回过神时,不知怎的身上的衣服已经没了。

    “别闹!我想事儿呢。”刘双喜气得一巴掌拍在云珞的肩上,云珞疼的一咧嘴,刘双喜知道自己手劲儿大,虽说这下感觉没用多大力气,可看云珞这模样疼的不轻,刘双喜不敢再动手,想了想柔声道:“有没有怎样?我也不是有意要打你!”

    云珞不吭声,心里却乐开了花,手上也没闲着,等刘双喜反应过来被骗,自己力气大伤了云珞,不敢把人推开,嘴上却不闲着:“你这人真是越来越无赖,往后可不能让咱们乐乐和你学……”

    云珞张嘴咬住刘双喜喋喋不休的嘴,屋内终于安静了,只剩下两人越来越急的喘息声。

    云珞起早给乐乐把了尿,又让常氏做了一小碗虾仁面条,喂乐乐吃下,虽然常氏做的面条不如刘双喜和彩月做的好,但好在孩子不挑食,又是爹亲手喂的,乐乐很给面子。

    喂完之后,云珞又抱着乐乐在屋子里玩了一会儿,悄声告诉儿子不许吵着娘亲睡觉,不管乐乐听不听得懂,再把儿子放到床的里侧。

    想到夜里刘双喜梦话里都在说赚钱,云珞心疼她跟着自己受苦,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整理衣服依依不舍地出门。

    因刘双喜住在义安镇,跟着王爷的一些手下也都在义安镇不远处驻留,原本当地的县令得了消息还甚是忐忑,不知这位定北王如今是朝中良臣,还是叛臣,偏偏朝中局势不明,谁也没告诉他该怎么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定北王让怎样就怎样,只是暗叫命苦,他这又穷又偏的县城,怎么就来了这么一尊大佛?还不能对外公布身份,一来就相当是夺了他的权,如今县衙里做主的人都是定北王的手下,他也只能听命行事。

    结果,当前几日新皇登基的文书一下来,他就知道自己赌对了,新皇与定北王的交情是举世皆知,如今新皇登基,定北王就是股肱之臣,跟着定北王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于是,得到县令的拥护,定北王云珞顺理成章就将县衙做为处理公务之所,每天大量的信件密函都从县衙里发出。

    云珞刚走,刘双喜就醒了,瞧着儿子乐呵呵的小脸,刘双喜觉得再苦再累都值了。

    起床后先带乐乐云给章太妃请安,因昨日被云珞折腾的够呛,刘双喜起得迟了,章太妃瞧着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

    一直在同章太妃说话的彩月一个劲儿给刘双喜使眼色,刘双喜看在眼里却完全没有表示,当初刚刚创业时,她事事亲历亲为,每天早早起、晚晚睡,那不也是逼的?如今日子好过了,还不许人家赖会儿床?再说,赖床是谁害的?

    刘双喜不觉得她赖个床有什么错,若是道歉了,往后章太妃再抓着她的错就会盯着不放,虽说这样的想法有那么一点儿不把章太妃放眼里,可习惯就是这样养成的,慢慢习惯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反正她也看自己不顺眼,做再多也是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章太妃看刘双喜是越看越不如意,说了几句话就打发刘双喜出去,小乐乐抱着刘双喜的大腿,刘双喜便笑呵呵地道:“婆婆,媳妇先带乐乐下去了,免得他吵着婆婆。”

    不等章太妃开口,刘双喜抱着乐乐就跑了出去。

    彩月的小脸都要皱成一团儿了,不知道小姐这是怎么了,她使了那么多眼色都看不懂吗?真是急死人了。

    章太妃气得相倒仰,越发想要给云珞再纳两房妾室了,可思来想去,华阳城真没有她中意的女子,不说脾气秉性不得她的欢心,就是模样不如刘双喜好看,既然儿子喜欢长得好的,她就得投其所好,这样才能把儿子的心从刘双喜身上夺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