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王爷也扛不住了
    丫鬟答应一声,又赏了五两银子,让舞狮队可以去别家了,舞狮这么多年,那位领队已经甚会察言观色,又说了几句吉祥话,便带着人向下一家舞去。

    因冯家紧闭店门,舞狮队领队也明白是因何原由,早上冯家带人到刘家门前叫骂,被刘家一个丫鬟打趴的事儿已经传遍了义安镇,若不是为了下冯家的脸面,刘家那位老夫人会如此大方地出手打赏?其实就是给冯家难堪。

    不过为了争一口气就赏了一百多两,这位老夫人也真是财大气粗,往后得多巴结巴结才行。

    不过既然冯家大门紧闭,他们舞再久也不会得到一文赏钱,便只在冯家布庄门前绕了一圈便到了下一家。

    不知是不是被章太妃的阔绰感染,接下来的赏钱都比往年多,这一趟下来他们的舞狮队比往年三年赚的还要多,分下来每人最少也能得个一二两,大家都念着章太妃的好,想着待上元节时再到刘府门前多舞几圈。

    刘双喜也看明白章太妃是为何来看舞狮了,虽然觉得她这视金钱如粪土的姿态真霸气,可一想到那一二百万两的债,刘双喜只能苦笑,但愿章太妃平日能节俭一些,不然她赚钱的速度恐怕都及不上这位的花。

    不知那一二百万两的债里有多少是被太妃败出去的呢?

    回到府里,章太妃回了后院,刘双喜抱着乐乐回屋,开始制定乐乐周岁宴的细节,虽然不请什么宾客,只有他们一家人和下人们吃吃喝喝,但该准备的却一点都不能落了。

    只是刘双喜也没办过周岁宴,不知道具体该怎样,除了菜单她能制定,其他细节还得与章太妃商议着来。

    刘双喜将菜单弄好后,就抱着乐乐到后院去见章太妃,章太妃听说是要给乐乐办周岁宴倒是来是兴致,尤其刘双喜问她的意见,显然是尊重她这个做婆婆的,想着或许就是刚刚在门前她下了冯家的面子,让刘双喜感动了,心里难免有些得意,说起话也都端着,就等着刘双喜道谢。

    结果一直等把乐乐抓周的细节都说完了,刘双喜拿着记下的单子,抱着乐乐告退,连一个谢字都没有,章太妃脸色就沉了下来,对身边的丫鬟道:“你们看看,她这是什么态度?本太妃刚替她出了口气,她就不知道说两声感谢的话?”

    丫鬟不敢说刘双喜的坏话,怕彩月转个身就给刘双喜传过去,也不敢不应章太妃的话,便只能苦笑,章太妃对这几个甚会见风使舵的丫鬟也很不满意,对彩月道:“你和她相处的久了,你说她会不会没看出义母的好心?”

    彩月犹豫了一下,诚实地道:“大嫂她该是看出来了,可我觉着她或许更心疼那些银子吧!”

    对于她这种打小侍候人的人下人,彩月并不很在意脸面,脸面又不能当饭吃,从前在刘府时,为了在刘大夫人那里讨得一些赏赐,她甚至可以把脸皮都撕下来扔地上踩几脚。

    刘双喜虽然是小姐,可这个小姐在府里过得也不如意,后来更是为了讨生活练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若是脸面与银子比起来,只要不触及她的底线,刘双喜定会觉得银子更重要。

    章太妃刚刚一出手就是一百多两银子,想也知道刘双喜是要心疼了。

    章太妃倒没想过刘双喜会为一百多两银子就心疼,心想: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一身小家子气!她在华阳城与那些夫人们聚个会、行个酒令,输的和打赏出去的也不只几百两了。

    还有刚刚拿来那张纸,上面写的是什么字儿?要风骨没风骨,要内涵没内涵,乱糟糟的一团,哪像个做王妃的人写出来的?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云珞回来时就看到刘四喜坐在地上陪乐乐玩儿,刘双喜则坐在桌边,一手托腮,一手拿着支笔,满脸的愁容。

    云珞喊了两声刘双喜才回过神,云珞问:“想什么呢?看你这愁眉不展的模样,莫不是遇到什么难心事儿了?”

    刘双喜苦笑着摇头,倒没说什么,只是将桌上刚刚写好的关于周岁宴的细节推给云珞看,云珞拿起边看边笑,“娘子,不过两年,你竟认得这许多字了,这字写得也能看了。”

    刘双喜白了他一眼,“看细节,你看我写的字做什么?我又不打算出去卖字儿。”

    云珞便笑着不再说话,将上面的内容都看完后,又提出几点自己的建议,最后两人便拍板了。

    刘双喜放下这件事就到厨房指点常氏做饭,彩月如今在后院陪着章太妃,她早日把常氏教会了,大家也能吃上一口合胃口的饭菜了。

    常氏原本做的菜味道就很不错,只是缺乏新意,太过中规中矩,被刘双喜指导几次后便开了窍,做出的菜虽与刘双喜想像的有些差距,味道却很不错。

    刘双喜出去后,云珞也到刘四喜身旁陪乐乐,貌似无意地问道:“四喜,你姐是否有什么烦心事儿?”

    刘四喜翻了个白眼,凑近云珞道:“亲家母出手真大方,刚刚不是到门外看舞狮嘛,亲家母打个赏就给了一百多两,我姐这是愁啊!我刚刚哄乐乐玩儿时听到她自言自语什么债,姐夫你跟我交个实底,你们王府是不是欠了很多债?”

    云珞听后也不免露出一个肉疼的表情,这些年他一直在外打仗,又怜惜章太妃孤寂,从未和她说过财政上的事情,银钱也由着她用,虽说章太妃嫁妆还有不少,可毕竟架不住她手头这么松,一年十几万两的开销,他真有些扛不住。

    之前他恨不得一两银子掰成十瓣花,章太妃却一出手就打赏一百多两,想想平日府里的管家时常同他抱怨太妃出门排场大,出手也阔绰,云珞觉得,既然刘双喜在为他欠的那些外债愁的头发都要白了,章太妃那里他也该同她说说封地上如今的情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