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喝完了那个费劲!
    正月初九,乐乐一周岁生辰,一早刘府就忙了起来,虽然没请客人,自家还是把该准备的都准备起来。

    刘双喜也换了一身新衣,章太妃也满脸喜气,桌上摆了不少笔、墨、纸、砚、算盘、钱币、帐册、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这些东西,云珞把自己的王印摆在桌上,章太妃也拿了把小匕首放在乐乐伸手就能够着的地方,刘双喜怕乐乐把匕首拿出来伤了自己,眼珠都不敢错一下。

    眼看就要午时了,彩月去厨房准备长寿面,刘双喜在旁逗着乐乐,“乐乐,看你喜欢什么?”

    乐乐挨个看了半天,就听章太妃有些着急地道:“乖孙,拿印章,将来官居高品,拿短刀,带兵守家卫国。”

    乐乐挨个东西看,却不知道章太妃说的那两个是啥,瞧着一桌子的东西眼花缭乱,挨个拿起来看,每拿起一样,众人的心就跟着跳一跳,可小家伙拿完后看了看又都没有兴趣地放下,直到拿起算盘,算盘珠子发出哗哗的脆响,小家伙觉得有趣,抓在手里用力地挥着,说什么都不肯放下。

    刘双喜倒不介意儿子抓什么,又不是抓了什么将来真就要做什么,只要儿子健健康康比什么都好。

    章太妃却有些不高兴了,抿着嘴角,看看乐乐,看看刘双喜,“看来明泽这孩子是随了他娘了。”

    说完,一甩袖子走了。刘双喜心里怪不是滋味,她凭自己本事赚钱,没饿着自己,也没饿着儿子,随了她怎么了?

    云珞也有些不悦,却又不好当着刘双喜的面说章太妃的不是,只是将乐乐从刘双喜的怀里接过来,高高地举起,一脸高兴地道:“乐乐抓了算盘,往后可是要赚大钱,比你爹有出息。”

    章太妃刚走到门外,听到云珞的话脚下一顿,想说士农工商,商人是最下品,嘴刚张了张,彩月道:“义母,昨日镇上的铺子就都开张了,我听人说不远那儿开了个羊肉锅子店,瞧这时辰还早,不如过去尝尝?”

    章太妃知道彩月是不想她把话说出来惹得大家都不高兴,可儿子是他的,孙子也是他的,一个两个都跟她不亲,每次看到云珞事事都以刘双喜为先她心里就嫉妒,偏偏别人都说刘双喜好,连她的丫鬟都向着刘双喜。若刘双喜真像大家说的那么憨厚率直,会让儿子孙子都和她离心?

    要说解卉兰是假柔弱真心机,刘双喜就是彻头彻尾的伪善,一切手段最后的目的就是要孤立她这个婆婆。

    章太妃越想越气,却被彩月扶着出了府,朝刚刚说起的羊肉锅子店走去。

    羊肉锅是年前开的,开店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妻,人称张哥张嫂,一个小的羊肉锅十五文钱,加些萝卜白菜的就是十文钱,价不贵、味还好,生意甚是红火。

    昨日正月初八头一天重新开业,来吃锅子的人却已经坐满了。

    章太妃站在门前看着就不太想往里进,她一向吃东西讲究,哪能跟别人挤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有一桌客人吃完结账走了,张嫂赶紧去将桌子收拾干净,回头就看到彩月陪着章太妃在门前往里望,在她们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和几个侍卫。

    张嫂前些日子也去冯家布庄门前看舞狮,往常镇上的人都知道冯家出手大方,想要看看今年冯家能赏几个钱,结果就被章太妃的大手笔给惊呆了。

    一百多两银子?张哥张嫂的生意好,一年也不一定能赚上一百两,人家这老太太一出手就是一百多两,如果不是财大气粗,就是人傻钱多。

    反正不管怎样,在张嫂眼里,这老太太的手都松,若是侍候好了,没准就能多赏几个。

    于是,张嫂一张脸笑得像开了花一样,朝着章太妃就迎了上来,“哎呦,老夫人来吃饭吗?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快快里面请,刚好炉子边上刚空出一桌,那儿暖和,老夫人快坐下取取暖,我再把搬个火盆儿过来。”

    章太妃朝张嫂点了点头,觉得这女人虽然瞧着势利,人倒是很有眼力见儿,比家里那个只会气她的媳妇强多了。

    跟着张嫂来到刚收拾出来的那桌,张嫂又拿了个白毛巾,把桌子椅子都擦得锃亮锃亮的,章太妃满意地坐下,张嫂又去拿了一壶绿茶,殷勤地给章太妃倒上,“夫人,您想吃些什么?我们店里的羊肉锅最出名了,有辣的、不辣的,加菜的还有纯肉的,保准您吃一回想第二回。”

    章太妃闻着店里微微的膻味,觉得这个味道还真不错,平常在华阳城时,她每年入冬后也要吃几回羊肉锅子,可羊肉锅子吃不好了燥热,常常吃的她嘴角起泡,上厕所都费劲。

    不过,今年入冬后她还没怎么吃过羊肉锅子,偶尔吃一回倒也不错,而且,这锅子的味道闻着确实比她在华阳城吃的好。

    瞧着旁边那张桌子上摆的红通通的锅子,章太妃觉得应该能好吃,便对张嫂道:“给我来两个那样的锅子,再来两个你这里最出名的,嗯,再给他们也找个地方,每人来一个肉锅,一个菜锅。”

    张嫂答应着去厨房里传菜,章太妃端着张嫂刚给上的茶水就要喝,被彩月拦下,“义母,吃羊肉锅不宜喝茶,尤其这个绿茶,喝完了会遭罪。”

    见彩月说得甚是诚恳,可两只眼睛眨啊眨,显然这个遭罪还有别的意思,章太妃相信彩月,便将茶水放下。

    不多时,张嫂端着章太妃刚点的锅子上来,见章太妃没有喝茶,问道:“夫人怎么不喝茶?难道是小店的茶不好?”

    章太妃摇头,彩月道:“吃羊肉不宜喝茶,喝完了……那个费劲。”

    见彩月说着脸就红了,章太妃恍然明白彩月说的遭罪是说会便秘,可毕竟是在饭桌前,那两个字不好说出口。

    张嫂笑,“我们家的店虽然开得时间不长,可这锅子的秘方也是祖上传下来的,还是头回听人说起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