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热热闹闹吃大户
    章太妃老神在在地道:“五十只,有什么不对吗?我家孙儿过生辰,五十只羊宴客多吗?”

    丫鬟苦着脸,这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太妃一句话,全镇的人都请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王爷和王妃回话了。

    可按章太妃在华阳城里的花销,五十只羊真不贵,也就几十两银子的事儿,可真杀了五十只羊他们这个院子也不够摆那么多的桌,难道就让客人在寒风中端着碗站着吃?

    哦对了,刘府本来就是租的,没想长住,府里的盘碗也不多,可不够这样大摆宴席。

    可章太妃说完转身就走,丫鬟站在院中为难了一会儿,一跺脚就去敲了王爷和王妃的房门。

    刘双喜正在屋中和云珞陪乐乐玩儿,朝中局势已经明朗,他也该回华阳城主持大局,义安镇住不了几日了,等这边事情一了,他们就可以启程了。回到华阳城,云珞可就没多少轻闲的时光陪着儿子,他恨不得把所有的时间都挤出来腻在妻儿的身边。

    云珞挨着刘双喜坐在地毯上,刚要偷个香,丫鬟在外面敲响了门,云珞脸色就沉了下来,刘双喜好笑地道了声:“进!”

    丫鬟进门后先给王爷和王妃见礼,虽然看到王爷的脸色黑沉黑沉的,心先哆嗦了一下,可想到章太妃揽的事儿,她硬着头皮也得说。

    “王爷,王妃,奴婢有事回禀……”

    丫鬟战战兢兢地对刘双喜就把章太妃之前和彩月去吃羊肉锅子,结果锅子没吃成却揽了事儿回来说了一遍,最后道:“王妃,太妃说要请全镇的人来吃锅子,可羊没有,桌椅没有,碗盘也没有,奴婢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才来向王妃请示。”

    云珞的眉头皱啊皱,同时也庆幸这次周岁宴没在华阳城举行,不然就章太妃这撒钱的气势,没个几千两也下不来。

    也是定北王府好些年没办过喜事,他都忘了办喜事会烧钱。不过,王爷家的世子过生辰,收的礼也不只那些,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只出不进。

    幸好去年卖海鲜的银子让影三影四带走了,不然若是落在章太妃的手里,怕是也要败光了。

    刘双喜听后也有些为难,请全镇人吃羊肉锅可不比请几人几十人,这可是要从几日前就开始准备的,如今瞧着天儿都午时了,晚饭就要吃锅子,太妃一句话就不管了,这不是给她出难题吗?这也太任性了,若是办不起来,会不会又嫌她这个做王妃的没本事?

    见刘双喜脸色变来变去,云珞道:“王妃,若是为难就不必管,待会儿我带你去县城。”

    刘双喜听了‘扑哧’笑出声,云珞这是想要给章太妃撂挑子,让她自己善后,可想到毕竟是以乐乐做生辰的名义请的人,若她不管不顾地走了,将来让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丢的可是定北王府的人。

    虽然章太妃任性,她还真不能不管,想了想对那丫鬟道:“你让人去找镇上的牙人,问问哪里能租到桌椅和碗盘,让人立即送来,哪怕是加些钱也成。晚饭之前务必要送来。还有羊,多派些人去镇子里打听一下,尽量地买吧,再问问哪家有会杀羊的也都请来,那么多的羊,府里这几个人不够用。”

    丫鬟答应着下去,刘双喜出门去找彩月,结果一问才知道彩月带着彩云出去买调料了,说是也愁得小脸揪揪着了。

    刘双喜的心却放下来了,炖锅子的方法刘双喜已经教给彩月了,她去买调料不会出错,有彩云在又会开导彩月,不会让她钻牛角尖,再觉得这顿宴是她带着章太妃出去才惹回来的,把错都往自己身上揽。

    彩月不用担心,接下来就是砌灶借锅了,刘府虽然有厨房,可厨房里只有三个灶三口锅,那么多的羊也煮不下,至少还要再砌五口大锅,等羊买来了杀一只就得往锅里炖一只了。

    让影一影二影三影四几人在院子里砌灶,再派出几个下人到邻居家里借锅。大家都听人说了晚上刘府请吃羊肉锅,一个个都热情地借了锅,并表示晚上都会过来吃羊肉锅。

    下人回来把那些人的话带给刘双喜,刘双喜只是笑笑并让大家加紧速度,章太妃把话说出去了,还能不让人来?倒不是大家都想占便宜,而是来凑这个热闹,再沾沾喜气。

    乐乐一周岁了,若是可以刘双喜当然想要好好地办一办?如今章太妃将人请来了,虽然仓促了些,却也能热闹热闹,刘双喜真不介意。

    最先去买羊的已经牵了十几只羊回来,周围的邻居们会杀羊的也都拿着刀过来帮忙,院子里别提多热闹了。

    影一二三四杀羊更是不在话下,十几只羊转眼就都杀好了,彩月指挥着人把羊肉剁成大小不一的块儿,像羊腿羊排这些都是整的下锅,小块则要先用料炒过后再添汤炖。羊头和羊蹄放到火里烤去上面的毛再用丝瓜络擦去黑渍,又放到别的锅里炖,内脏自然也都收拾出来再放到一口锅里炖。

    把八口大锅都装满了,大家才松了口气,都在想太妃从前是任性了些,可也没这么任性,好家伙,她一句话,府里人都要忙断腿了。

    刘双喜在廊下朝彩月招手,彩月心虚地挪到刘双喜身边:“小姐……”

    “嗯?”刘双喜看了彩月一眼,彩月忙改口:“大嫂,我本意是把义母带走,谁想又闯祸了。”

    刘双喜在她的脸蛋上轻轻捏了捏,“这就不好意思了?今儿是乐乐周岁,该是要办的,这个客婆婆虽然请的仓促了些,却是好意。再说要心虚也不是你心虚,你这样就不敢来见我了?”

    见刘双喜没怪自己,彩月‘呵呵’地傻笑,刘双喜道:“我们相处也不短时日了,我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难道就因为身份变了,往后你就要与我生分了吗?”

    彩月瞪圆了眼睛,“不会不会,小……大嫂怎么会那么想?彩月的命是大嫂救的,彩月一辈子都感激大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