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地皮都要铲掉一层
    当然若只是单纯的吃,二十桌五只羊再加些配菜怎么也够了,可这些人真是不单单吃啊,那些边吃边往怀里装的刘府的人都看在眼里,本来他们嚷着不够吃时还又给他们端一些上桌,可这种行为却怎么都无法容忍。

    章太妃已经做一次冤大头了,他们再纵容,别人可不会说他们一句好。而且,闹哄哄的真是让人心烦,刘双喜甚至已经想让人说接下来的席不开了。

    可羊也炖了,人也请了,这时候不开席那岂不是逗着人玩儿?

    刘双喜让府里的下人不必再管,没有吃的这些人自然会走,若是他们还不依不饶说怪话,暗地里收拾就是。

    初夏得了令悄然退下,影一二三四也默默闪了。那些人见刘府真不给上肉了,便骂骂咧咧地说些怪话,然后不太甘心地往外走,正如刘双喜所料,这些人嘴里说着怪话,都是刘府请人吃饭还不给吃饱、如此小气还不如不装大方之类的。

    刘府的门被打开,后面的人还没进来,躲在暗处的初夏趁机扔了两颗雪球,走在后面的两个人便扑了出去,把前面的人也推倒了,这一倒便像是叠了罗汉,好几十人滚成一堆。

    大家你推我、我抓你,羊肉滚了一地,等人爬起来时,除了被油浸透的衣襟,很多人的身上沾的都是油,还有些人的头发里都卷了不少羊肉,外面的人便哄然大笑。

    摔倒在地的人丢了人,可这么多人滚在一起,也说不好谁压着谁,那些没被殃及者赶紧捂着肚子跑了,摔倒的也爬起来捂着脸跑。

    刘双喜和云珞站在门前笑呵呵地迎客,听人说了才知道,第一批挤进来的这些人都是镇子里和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爱占便宜,平日里嘴也不好,大家都不愿意招惹他们,自然也不愿意与他们抢谁吃头一席。

    将第二席的客人请进院子里,大家一边向刘双喜和云珞道谢,一边将自家带来的贺礼递给旁边的初夏,与第一批的大葱鸡蛋相比,这些人就朴实得多,虽然也有送鸡蛋的,可最少也是拿了二十只鸡蛋,还有些人送的是布料,虽然花样有些土,却是上好的棉布,给小孩子做里面的衣服最好了。

    大家送的礼物虽然都不贵重,却都代表着一份心意,刘双喜心里舒坦了,这才像个做客的样子,果然像头一席那些极品并不是多数,更多的人还是质朴的。

    大家热热闹闹的吃着羊肉锅,虽说吃得都很快,却没像头一席那样顾不得烫就往怀里装的。而且,吃了自家的东西,客人们还会称赞道谢,刘双喜便在席间照顾着,这一席二十桌用了差不多五只羊,大家都吃得甚是满意。

    接下来的客人都差不多如此,很快放礼物的屋子就堆满了。因天冷,大家都加快吃饭的速度,羊肉锅子又是要趁热吃的,每一席吃完也就一刻钟左右,一个多时辰过去,就来了两千多客人,其中大多数都是拖家带口,刘双喜都笑脸相迎。

    等开到第十五席,再看外面还有不少人,刘双喜觉得,今日来的客人真不仅仅是义安镇的百姓,也幸好她让人把羊都宰了,不然还真不够吃。

    眼看外面的客人还有两席就能招待完,刘双喜刚松了口气,就听门前迎客的初夏道:“嗯?你不是来吃过了?怎么又来了?”

    “小丫头,你认错人了吧?我这是才轮到。”那人翻着白眼,若不是他和身后那些人前襟的油渍不那么明显,倒有些说服力,可看看他们衣襟上的油,明明就是刚刚滚成一堆时弄的,这都不换件衣服再来,真当刘府是冤大头了吗?

    初夏堵着门不让进,那人便嚷道:“刘府势利眼,别人都能进去吃热羊肉锅子,为何我们不让进?瞧不起我们怎么的?”

    初夏道:“你们刚刚又吃又拿,还糟尽了不少,真当我们刘府的人没长眼睛吗?”

    那人往门前一堵,“你凭啥说是我们?不拿出证据就是你们刘府仗势欺人。”

    初夏冷笑两声,眼神凛冽:“你见过什么叫仗势欺人吗?”

    那人被初夏的眼神骇到,想到镇子里的传闻,初夏一个小丫头打了隔壁冯家几十个男人,立时就有些怕了。

    旁的人还在起哄,“疤瘌三,你不是横吗?怎么连个小姑娘都怕?”

    疤瘌三回头瞪了那些人一眼,心知这些人就是想看他被初夏打,可他疤瘌三爷也是长眼色的,就一个丫头都能如此横,这刘家定非寻常人家,不光是财大气粗啊,没准还有什么势力,他可不想为了一顿羊肉惹上不该惹的,立时就退了几步,刚想对初夏说几句场面话,就听身后有人道:“让开让开,县令大人到!”

    话音刚落,又听到一个带笑和气的声音道:“低调低调,不要惊扰了百姓。”

    说着话,从闪开的人群外面进来一行人,头前走的正是那位被称为周一铲的周县令,据说这位县令十分贪财,他做过官的地方就是地皮都要被他搜刮的比别处薄上一层。

    镇上谁不知道周一铲是那位被刘喜男人教训了何财主的妹婿,难道此时周一铲过来是给刘府找茬的?

    那些没吃的不敢再上前,吃过的赶紧跑到远处往这边张望,很怕错过了热闹。疤瘌三正站在门前,不敢挡周一铲的路,往旁让了让,周一铲满面春风地走了过来,看了疤瘌三一眼,疤瘌三赶紧道:“周大人,三子给您请安了。”

    周一铲笑呵呵道:“是三疤瘌啊,你在这儿堵着是要闹事吗?”

    疤瘌三忙笑道:“哪儿能呢,这不是刘府请客,小的带着屋里的和家里几个孩子过来吃请,周大人过来也是吃请的?”

    周一铲笑得越发开怀,“可不正是。”

    疤瘌三凑近周一铲低声道:“大人,小的是奉了何老爷之命来的。”

    周一铲微怔,看疤瘌三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也低声道:“你小子惹事可别乱攀咬,小心板子侍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